形神交融,贯穿《刺客聂隐娘》的境界(组图)

2015-09-01 03:00 作者: 涂翔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侠类型的电影,其实深具民族特色。(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侯孝贤拍电影,不按规则,似乎才在意料之中。但将《刺客聂隐娘》放置在武侠片脉络中做讨论,却依旧看得出其中不变与变化的奥妙。

背景落在唐代,“侠”的概念在文学上本就来自唐人传奇,已具追本溯源的指标意义。从故事来看,隐娘学成,受师命回故乡杀表兄田季安,亦完全符合武侠类型中“报恩仇”的叙事法则。

侯孝贤反其道而行,“以繁驭简”,将原本封闭、单纯,甚至带有自圆其说成份的武侠世界,带入小我面对大我、个人抗衡政治的高度,藉聂隐娘的行动,道出一个几经困难的心理抉择。

《刺客聂隐娘》中的形神交融

在武侠片里,“侠”的行动是独断而单一的,讲的是义理,亦即所谓的“快意恩仇”。侯孝贤的风格,总是不做过于一厢情愿的戏剧化思维,他的电影讲写实、重细节,这一点不只形式,亦指内容。聂隐娘看似旁观者,动静之间,其实所有事情的悲欢离合,都绕着她的念头而转。侯孝贤强调的不是她出手运用功夫技艺的快狠潇洒,而是起心动念之间,那胸中波涛汹涌的百转思忖。

开场黑白画面的戏,即点出聂隐娘的两难,师父命她杀大辽,她却于心不忍。她是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刺客,杀与不杀之间,并非只有绝对的黑白对错。面临到与自己曾有婚盟却又毁约的田季安,内心的复杂程度更是有口难言。

就像那场她夜闯田府的戏,透过丝质薄纱的风摇影晃,像是感同身分般在诉说着她的凄凉心境,一边她灼亮的眼神又像在面对如今人事已非的残酷。隐隐约约,忽而明晰、忽又模糊,这不就是形式与内容最妥贴的映照呈现?

如此这般的形神交融,几乎贯穿于全片所有环节。影像时而大块天地、时而暗香浮动;美术造型也有华丽霸气与低限幽微的差异;至于音乐,亦在锣鼓点节奏与磅礡乐曲的极端之间摆荡,无一不像在烘托隐娘纠结的心。

青鸾舞镜的意旨,贯穿全片

嘉诚公主讲的故事“青鸾舞镜”,是对孤独的极致诗意的表达,贯穿全片。当聂隐娘幽幽说出:“青鸾舞镜,娘娘就是青鸾”,似是走过一遭之后,夫子自道般的真切体悟,也预示了她最后选择的结果,既是解脱、亦是自由,更是最难达到的境界。

面对最富民族特色的武侠类型,加上复杂度更高的两岸合制环境,仍能毫不妥协拍出属于他所坚持的观点境界,侯孝贤自己何尝不像在青鸾舞镜?

《刺客聂隐娘》无处不是侯孝贤的风格手笔,甚至更见简练大器。他再度证明电影当然可以是艺术逸品,等待气定神闲的观众用心体会。

责任编辑:亦镶嵌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