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图)

2015-01-12 01:18 作者: 耿静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网络图片)

三十年前,

也是这样一个傍晚,

我坐在石台边.

幼小的手,

托着凉凉的脸,

望着金红的太阳,

悬挂在大树梢间。

 

一片树叶,

飘落在脚尖,

一阵轻风,

把它渐渐吹远,

幼小的萌想,

也随着落叶,

缓缓弥漫。

 

天有多高?

地有多圆?

天地间这个我,

为何而出现?

我又从哪里带来,

那么多梦想和心愿。

妈妈说我会长大,

会远走高飞,

把天地踏遍。

爸爸说我会成年,

会历经沧桑,

尝尽人间一切,

苦辣酸甜。

 

他们说的,

有些可怕有些玄,

我不知怎樣去理会,

那些似乎都還很遥远。

有一天,

我要离开园,

这一次不是火车,

是七四七带着我,

飞向了天边。

从此,

家成了一个概念,

一个思念的归宿,

一个梦想的驿站.

随着岁月的拉长,

它变得模模糊糊,

却又沉沉甸甸.

慢慢地,

家已不再是家,

破镜再也无法重圆.

妈妈说: 人各有志.

爸爸说: 一切都是缘.

回不去啦,

老院儿已被拆迁.

只有奶奶拄着拐杖,

偶尔去看看:

“到处都是废墟,

只有那棵老树’

烈日下强撑着枝杆.”

老家来的消息,

越来越不频繁.

是人们太忙了?

还是音信的传递,

转换了概念?


百岁的奶奶,

有自己的判断:

“听说,

地球变成了一个村,

村里还有许多网站.”

 

奶奶再也没有精力,

去适应世界的转变,

也无法再承受,

白发送黑发的苦难.

在新世纪钟声敲响之际,

她,

撒手了人间.


失去亲人,

是人生最难耐的苦难:

父亲的一句话,

伴随了我多年.

“如果一棵树永远不死,

它的种子,

永远看不到蓝天.”

可是, 父亲,

我并不願看得太远,

只要您在身边,

我就活得自在安然.


然而,

有一个理由,

让我有些心安.

奶奶与父亲在一起,

他们从此都不再孤单.

 

无奈,

世界的身后,

藏着一张冷酷的臉,

对那些追寻梦想的人们,

时常摆出它真实的容颜.

 

无论多么艰难,

我从未放弃过,

真实的信念---

创造一个真实的家,

让梦想中的完美,

真实地呈现,

再把真实的自己,

放在里面.

经历了多少失败,

都没有改变,

这个真实的心愿;

经受了多少伤害,

心灵仍保有那份纯静,

心态则变得更加平淡.

 

也许是在天之灵,

在助我一臂之力,

也許是神的恩慈,

在扶我走过艰难,

并赐于我母亲的头衔.

 

幸福的降临,

使生活的节奏舒缓;

小生命的降生,

给人生拓出新的空间.

望着你可爱的小脸,

我觉得自己变作了蓝天,

给你无边的爱,

给你无暇的童年.

握着你的小手,

我觉得自己必须是大树,

成为你牢固的依靠,

和你坚实的根源.

 

于是,

我笑了,

这笑,

发自心底,

飞入蓝天.

 

是啊

所有挫折与困惑,

所有悲哀与苦难,

都是为了你的降生,

都是为了今天。

 

人生怎能无憾。

 

是啊!

家就是你,

家就是我;

家就是树,

家就是天。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