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23年血泪吟(图)

2014-04-01 05:03 作者: 铁流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本文作者:铁流黄泽荣(晓枫)

【看中国2014年03月31日讯】(编者按:摘录本文中的一段,作为该篇的导语。)1957年7月19日,中共四川省委和成都市委在成都市总府街省府大礼堂召开上一千四百多人批判斗争我的大会,对我进行“极其隆重盛大”的“高规格”批判。第二天《成都日报》、《四川日报》均有批判我的整板文章。《成都日报》上不仅有我头像,还奉送三个版面。未向我收取“广告费”,我也没有要稿酬,大家両免。在斗争会结束前,主持会议的负责人张烈夫先生,叫我上台表态“认罪”,。我强项扬头说:“我不是右派,历史将会给我作出公正结论。”

少年轻狂不识真,误将恶魔作圣人;

二十三年长夜日,几个春来没泪痕?

1956年夏,全国文艺界不少名流批评49年以来的文学作品,存在着“公式化”、“概念化”的倾向,提倡“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揭示社会的阴暗面”。不久,《人民文学》先后发表了刘宾雁的《本报内部消息》,王蒙的《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我长期生活战斗在一线,发现我们的工作并不是那么美满,不少地方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有的甚至是错误,比如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人民利益漠不关心,工作上的浮夸风与形式主义,对地富的政策过左,在“粮食统购”上强征农民口粮等。于是,我就步其后尘写了一篇《给团省委的一封信》的小说,发表在四川省文联主办的月刊《草地》1956年10月号上。由于我的水平有限,这篇8860余字的作品根本没有什么艺术性可言,但由于是来源于现实生活,在全省以至全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被收录在四川优秀小说集《深山初雪》中。此后,我又写了两个续篇《向党反映》和《上北京》未发表,只作为内部讨论稿铅印出来,后来成为“反党反人民”的大毒草。我——晓枫就此成名了,右派铁帽也就戴定了。尽管在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整风运动”我未吐一言半语,更未在会上去“鸣放”,但仍是在劫难逃,被中共四川省委和成都市委定为“极右”,进而又被毛泽东钦点成为四川文艺界“七君子集团”中的“一君子”。这七人是石天河、流沙河、邱漾、茜子(又名陈谦)、储一天,遥攀和我。我们七人除流沙河一人外,其它六人均逮捕法办。记得《唐诗》有一句叫“一跌风波万里尘”,我辈均是共产党的忠实干部,被称为“四川文艺界有才华的青年作家”(《死水微澜》的老作家李劼人先生,为保护我们过关,在省人代大会上发言,为此他也险成右派,不知检讨多少次才过关),但仍难迯此厄运。

反右”斗争(七首)

序曲

一跌风波万里尘,弱冠年华负罪身。

伟人巧布阳谋计,入毂钻套尽书生。

尝够世间麻辣烫,饮遍尘环五味瓶。

今日活着能面世,全仗祖先阴德深。

答流沙河

1957年6月“反右”狂飙乍起,诗人流沙河经受不住批判斗争,远走西安避祸,行前给我一诗“今夕复何夕,亡命走关西。曲悲遭千指,心冷横双眉,狂风摧草木,暴雨打蝼蚁。逃死奔生去,焉敢料归期。”读后回赠,自今铭记。

霜重压百卉,狂风吹雁行。

淫雪不恤竹,刀剑岂怜英。

文章千古事,公正后人评。

无语云天望,长安有故人。

批斗

1957年7月19日,中共四川省委和成都市委在成都市总府街省府大礼堂召开上一千四百多人批判斗争我的大会,对我进行“极其隆重盛大”的“高规格”批判。第二天《成都日报》、《四川日报》均有批判我的整板文章。《成都日报》上不仅有我头像,还奉送三个版面。未向我收取“广告费”,我也没有要稿酬,大家両免。在斗争会结束前,主持会议的负责人张烈夫先生,叫我上台表态“认罪”。我强项扬头说:“我不是右派,历史将会给我作出公正结论。”

百家争鸣不是鸣,党同伐异才是真。

玲琅满目大字报,举国上下声讨文。

我辈吃若缘笃信,上当受骗在于诚。

斗争会上敢较劲,蜀中右派我有名。


(网络图片)

别家

1957年12月28日,成都日报社召开全体编采人员大会,宣布开除“右派分子黄泽荣(晓枫)公职,送劳动教养,强制改造。”接着,人事保卫科派出三个彪形大汉,把我押送到关押小偷、流氓、乞丐的成都市天祥寺收容站。行前,满头白发的继母和新婚不久妻子,含泪怀抱不足一岁女儿,踉踉跄跄尾随相送……

母伴征程妻送行,简装负荷步履轻。

无言胜有千万语,微笑却见泪水盈。

最是凄切情深处,怀里娇儿咿呀声。

强忍辛酸扬长去,隔街尤听叫我名。

收容站

成都市柀送“劳动教养”的近万名右派分子,分期分批先在天祥寺收容站集中,然后又分期分批送到各个劳教场所。我们这一批大约有200多名右派,均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收容站每日两餐麦麸皮,且不饱肚。自此方知人世间有饥饿二字,解便上厕要先喊报告。据说劳教不同于劳改“有公民权”,故大家互称“同学”。白天围席而坐,自我检查批判,臭骂自己“反党反人民”的罪行;夜卧旧庙泥地侧睡,小解不能外出,马桶就放在屋中。

牛鬼蛇神相聚会,谁人不是才气横?

麦麸填肚装不饱,马桶冲鼻臭难闻。

同学相互自查罪,来去厕所先报名。

低眉垂头一囚犯,警威枪寒敢有声。

离蓉

1958年1月4日,我们在肩抬机关枪、手提冲锋枪的武装大兵押解下,分乘多辆篷布低垂的大货车,向四川省峨边县沙坪劳教农场进发。行前之夜多数人未眠,抱头长坐,默默不语……

整装待发去沙坪,抱被呆坐至五更。

张张苦脸愁百结,双双泪眼暗探问:

三餐能否填饱肚?有无书籍伴流阴?

何是归期桑梓路,一声喇叭离蓉城。

夜宿大渡河

奔雷咆哮百里闻,峰险崖陡日月昏。

俚语乡歌征客泪,风寒雪紧南冠魂。

回首蓉城云雾绕,前视彝寨黑沉沉。

最是伤离凄切处,几点暮鸦伴月琴。

农场岁月(两首)

四川省峨边县沙坪农场,位于大渡河畔,地处小凉山,为汉彝杂居之地,是个天造地设的自然监獄。1958年前为劳改农场,“整风反右”后改为专事“改造右派”的劳教农场。农场里有四个大队,十八个中队。我所在的中队叫白夹林中队,是个新建的中队,有200多名“右派”。劳动是开荒种地,每人每天开荒定额0.18亩。这里阴风怒号,气候恶劣,浊浪排空,寒流袭人,劳动强度大,粮食定量低,每人每月22斤苞谷粉,无任何副食品。由于长期饥饿,水肿病很快漫延。我的体重从132斤锐减到110斤,两腿木然,双腿一按一个窝。到1960年,沙坪农场非正常死亡率竟高达46%,一些队组死得光生生,据不完全统计,有五千多人自行“解教”,死后无一付棺木,上百上千埋在一起。苍天這是谁之罪啊!

泥糊茅棚树作床,取暖驱寒依火塘。

少粮缺油日月度,三餐全是菜汤汤。

赤膊挥锄大山里,虚汗淋淋空肚肠。

饥馑逞凶噬人命,肿病餓殍满农场。

《再生记》作者刘盛亚,和戏剧大师吴祖光先生,被誉为南北“神童”。他早年留学德国,思想进步,著有反法西斯小说《三K党》。49年后著有长篇小说《再生记》,1957年他被划为“右派”开除公职,送沙坪农场劳教。我们同在白夹林中队,他因年长不堪饥饿折磨,1960年和留美归国的西师大学讲师董时光先生,活活饿死在沙坪农场和“415”筑路支队。我没有饿死,跑了出去……

先生年长我年轻,先生有名我无名。

我读先生“再生记”,初涉文坛一后生。

今日相逢敢言笑,同是樊篱有罪人。

哀哉饥饿夺君命,一代文豪葬沙坪。

筑路难(七首)

1958年“伟人”意气风发,吹响“大跃进”号角,举国上下一片折腾。为了沟通大西南,中央决定修筑内江至昆明的铁路。四川省公安厅劳改局闻风而动,立即把分散在全省各劳教场所的青壮右派分子,集中在一起,组成了代号为“415”的四川省劳改局筑路支队(即4月15日成立)。我从四川峨边沙坪劳改农场去到了“415”筑路支队第十九中队,驻扎在云南省盐津县黄桶槽,一个临时搭建的工棚里。修铁路月定量为每人每月为53斤,还有16元人民币的工资。生命不再处于饥饿中,虽然逃过了沙坪农场大死亡的一劫,却逃不了“无产阶级专政”血腥的奢杀,险被枪毙。

一、望月

头顶乡月滇北居,陌地生人互不识。

初婚娇妻梦里见,彻夜不眠衾枕湿。

二、断魂

日出月落又一天,铁锤炮钎送华年;

伤心泪落横江冷,魂归望断筑路难。

三、赠友

披荆筑道步履艰,峰直崖陡半空悬;

只要英雄勤挥斧,心坚自能破石顽。

四、遗怀

两山相峙一线天,千里奔腾去不还。

为人应有大江志,笑洒清流破万关!

五、哭思贵

王思贵原为四川省灌县某国营厂技术员,在“整风运动”中向领导提了一点意见,被打成“反社会主义分子”。我们同队同组,相挨而眠,情同手足。他是小组技安员,一次放炮后去处理危石,不幸被“顶盘石”击中丧命,死时不足23岁,草掩荒山,无亲朋凭悼,真惨呵!

天愁地暗日月昏,千里阴风送归魂。

朝言春花(注一)相爱事,夜卧血泊作亡灵。

危石无情吞南冠(注二),酷吏有持屠贱民。

不信秋肃长浸骨,待等冰融告祭君。

注一:在他死的那天上午,我们両人在横江边搓洗衣服,他向我说:他相恋三年的表妹,正在赶绣嫁妆,盼他回去结婚。注二:南冠:《左传·成公九年》:“晋候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杜预注:“南冠,楚冠。”后因以南冠为囚犯的代称。骆宾王《在狱咏蝉》诗:“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六、惊闻猴子岩坍方

1959年夏,全国掀起“放卫星”的高潮。在“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口号蛊惑下,竟然“稻谷亩产十万斤”,“冬瓜长得比牛大”。這反科学的不实之词,共产党中央喉舌《人民日报》,公然大言不惭地刋登在报上,制造出宇宙顶级谎言。为了印证谎言,我们劳教人员也得跟上。支队大人们提出“奋战苦战加大干,打眼放炮不下班”的跃进口号。由于忽视安全,致使猴子岩工地大坍方,一个十六人的小班全被埋葬在巨石下,无一生还。悲乎!

天崩地坍势如雷,横水却步鬼神惊。

一山巨石截江断,多少男儿未畄声。

祸起吏卒强功利,缘为升官放卫星。

可怜滇北河边骨,尽是春闺梦里人!

七、空盼赦令

1959年10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10周年华诞,时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发布了“特赦令”。我辈狂喜至极,以为很快会特赦回家,谁知到了九月末,全支队近万名劳教右派,只有少数几人获得“改造”好的“摘帽解教”。按此时间推算,我们全中队200多名右派分子,大约要经过156年时间才能达到共产党“改造好”的标准。于是,大家只好远望家山,抱头而哭。

中天一纸传赦令,万千流徒笑开颜。

忘却苦难愁尽扫?越岭穿山梦先还。

解教摘帽此生盼,焉知希望化尘烟。

屈指新生百年后,灭种断宗无血缘。

转战喜德(两首)

一、路过家门

1960年7月,内江至昆明的铁路不知何故突然停修,“415”筑路支队转战西昌所辖的喜德县,修筑成昆鉄路。转战途中,路经成都市寄宿在成铁中学,但不准回家,四处岗哨,事事报告,挪动一步都不行。按“劳教”政策规定:劳教不是劳改,劳教人员享有公民权利,有通讯言论自由,见鬼!全是谎言,骗局啊骗局!

内昆停修走喜德,路过蓉城家不还。

岗哨林立处处卡,书信包裹任意翻。

公民权利遭剥夺,事实无情叹谎言。

谁敢有怒抗专政?刀斧锋锐颈上悬。

二、凉山悲情

喜德县是大小凉山的中心地带,居民全是彝胞,自古悲凉贫困,刀耕火种延于今。当时正值“自然灾害”最困难的时期,我们的粮食定量从原来的每月53市斤骤减为42市斤,但劳动强度并未减弱。且凉山地广人稀,无任何餐厅和商店,可怕的饥饿再次向我们袭来,不少人又出现水肿,队里开始有人突然死亡。饥饿,可怕的饥饿!

荒丘野岭六月寒,魂断天涯少炊烟。

马帮铜铃敲心碎,月琴咽泣自无欢;

定量骤减腹中饿,饥火迫肠无佐餐。

水肿绵绵追人命,几多同学葬荒山。

旺苍逆转(三首)

1961年夏初,不知何故成鉄路又中辍,“415”筑路支队再转赴川北旺苍县,修筑广元至旺苍的铁路。此时我们离家已近4年,“摘帽解教”不见踪影,大家十分愤懑,怨气中冲,开始有不尊言论出现:“毛泽东把我们整得太惨了!”“共产党霸道,叫我们整风提意见,却把我的打成右派,长期关押,这是哪家的王法?”“什么叫改造?就是要把我们饿死在劳改队。”但到了当年的7月,我们“右派”突然全部集中学习,人格待遇都有了很大的转变,管教干部讲话暗示,似乎1957年“反右”要“一风吹”,我们即将回到原来所在的机关,重操旧业。但不出一个月,毛泽东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指示”。我辈再度陷入更深重的阿鼻地狱。自此,“右派”开始走上了反抗的道路。不久,筑路支队出现了惊天大案,所谓“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右派反革命集团,被杀、被关达二三百人。我也卷入其中,所幸虎口余生,大难不死。

百斤重担肩上压,崎岖山道踽步行。

当年红军经此道,消灭剥削救穷人。

石刻标语动天下,至今目睹也传情。

南辕北辙革命路,谁是谬误谁是真?

阴霾重重曙光现,北京讨左欲纠偏。

整装待日阳光下,摘帽解教回机关。

喜音如烟顷刻散,乌云重重遮蓝天。

政治反复争斗烈,伟人狂志坚如磐。

摘帽解教纸上言,开山筑路人不还。

乡音泯灭归思断,打击频频批斗繁。

饥饿煎心负荷重,恶奴走狗更凶残!

我辈何罪遭荼毒?一腔愤懑问中南。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