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 北京没有共产党的实践(图)

2013-05-30 03:09 作者: 陈刚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共产党所有的努力,就是要人们“忘记”;而人民所有的挣扎,则是要努力“记住”!一年复一年,六四到眼前,许多年轻的一代对六四都茫然不知,而当年我所见的鲜血和尸体始终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今天许多国人都担心,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然而在首都北京,上千万的中国人已经早在1989年春、夏之交就实践了20天左右没有共产党的美好时光。

1989年5月13日,许多北京高校的大学生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了反对共产党官员腐败和争取更多的人权开始绝食。从这一天起,数十万大学生和数百万北京各界群众自发的涌向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最多时达到300万人。从这一天起,共产党渐渐失去对北京的控制,北京渐渐处于无政府状态。


六四天安门广场

我当时正上大学,也跟随我校师生去广场声援绝食的学生,当时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天安门附近,所有交通警察、治安警察、武警从岗位上撤掉了,交通岗亭、人民大会堂前都再看不见值勤警察的身影,完全靠大学生自己维持秩序。几百万人汇聚广场,但一点也没乱,而且秩序井然,靠的是人心、依赖的是自觉。我当时天天去广场,从没看到或听到打架或偷东西的事情。

首都各界送来慰问学生的食品、饮料在广场上堆积如山,应有尽有。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主动承担起各项责任,我和几个大学生正好处在了一个食品饮料堆旁边,就自动承担起分发食品的任务。我们负责分发的人并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享受,而是先分给其他人。而领取食品的人,只是按需索取,没人多拿多要。当时我很感慨,没想到共产主义的理想——“物质极大丰富,人们按需分配”却在没有党组织的天安门广场首先实现了。

天安门广场当时就像一个净化人们心灵的大熔炉,广场上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子们。当时我正值青春年少,还没女朋友,在广场找个志同道合的女朋友应有很多机会。但我在广场上一点私念都不想动,觉得要是动了私念就是对这伟大的爱国运动的亵渎,所以从始至终不曾问过那些与我并肩站在一起抗议的女孩们姓字名谁,来自何方。

当时北京城秩序井然,上千万老百姓安居乐业,但中共党中央一小撮当权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以“恢复正常秩序”的借口实行戒严,派几十万解放军进城,准备镇压学生。但各路开进的解放军被自发的几十万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以血肉之躯拦阻在进城的道路上。从这天起北京基本完全摆脱了共产党的控制。

5月21日我来到离家最近的石景山区古城大街,只见长长的军车队被老百姓拦截在马路上。当时老百姓除了拦在军车前,并没有对军人采取任何过激行为。那些当兵的荷枪实弹,都是一脸茫然,被上面欺骗:“北京发生了动乱,前来恢复秩序”。许多老百姓围住军人,给他们讲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北京秩序井然,不需要解放军来维护。我一是觉得那些当兵的也是被共产党欺骗的,觉得挺可怜的,另外想让军人理解,我们对他们没有敌意,只是希望他们别对无辜的学生和市民开枪。于是和几个同学一起,在现场群众中募集了一些钱,为当兵的买了些饮料和食品送给他们。至今还记得一位北京中年妇女感慨道:“怎么联合国不派维持和平部队来北京保护我们呢!?”北京市民在各个进城要道赤手空拳的以和平方式没有让军车前进一步。

北京城区和近郊看不见了警察、武警、军人,摆脱了共产党的控制,许多单位基层的共产党书记和党员也加入了声援学生的游行。没有了共产党控制,许多党员人性的一面也复苏了。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学生们在指挥交通。为不给共产党找到镇压学生的口实,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觉维护社会治安,社会秩序井然,商业活动正常。

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这一时期,北京市各种刑事犯罪案件却明显下降,交通事故也是历史最低。公交车和地铁被当局停止运营,但许多私人车和属各企事业单位的车辆承担起许多载客任务,而且不要一分钱。这期间,北京老百姓人与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都拉得非常近,显得特亲,连素不相识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当时北京根本没有“暴乱”发生,社会秩序良好,连小偷们为了不让中共抓住借口,都声称“罢偷”。

一次晚上我从天安门骑自行车往家赶,不小心碰到另一骑车人,还没等我开口,那人先开口:“没事,理解万岁!”招招手就走了。要是在过去共产党统治时期,大家被中共欺负久了,心里一肚子怨气没处发泄,街上相互碰着一点就往往大动干戈。当时,北京大多数人脸上洋溢着喜悦,大家被共产党欺压了几十年,终于过上了几天没有共产党的快乐时光。大家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同心愿,最好这次大家一鼓作气,能让共产党彻底从中国消失。

没有了共产党的控制,首都媒体人的胆子也壮起来,不再为共党歌功颂德,不再为共党欺骗人民,首都媒体开始说了几天真话,也是唯一的几天真话。虽然当时北京城被几十解放军包围,大军压境,但没有共产党的北京城内的社会从没有过的和谐有序,北京人兴奋的享受着没有共产党的美好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6月3日晚至6月4日,解放军在中共中央的指挥下,用坦克和冲锋枪从四面八方一路杀进城来。当天我帮助把被解放军开枪打伤的重伤员送到医院,在北京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北京铁路总医院,我亲眼看见许多被子弹打死、打伤的市民和学生。有一个场景至今历历在目,一个被击中头部的年轻小伙子躺在地上,血不断从头上的绷带中流出来,喘一口气,吐一口血,身下已经是血流成河,因为送来的死伤的人太多,根本抢救不过来,被子弹击中四肢的在这里都属于轻伤,包扎一下子弹都不取出来,伤势太重的也顾不上了。

第一批戒严部队冲过去之后,我来到军事博物馆前的大街上,看见地铁站的窗户和水泥墙上布满弹洞。一个刚从天安门广场逃出来的北方工业大学的女学生哽咽的告诉我,解放军在天安门广场驱赶他们,在一字排开的坦克和装甲车从长安街金水桥向广场隆隆开过来时,有些学生还在帐篷里,在坦克和装甲车一路撞倒、碾碎广场上的帐篷时,从帐篷里传出一片骇人的惨叫声。我在五颗松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饼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层贴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馅,中间陷着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来哪边是头,哪边是脚,后来我发现有几颗牙齿陷在肉馅里,料想那边曾经是人的头部……

六四过后很长一段时间,解放军在各个路口,头戴钢盔,端着冲锋枪虎视眈眈的盯着路人,还开着军车,架着枪,来回巡逻,一片红色恐怖气氛。两个星期我都没敢上过大街。

老百姓们都是希望过太平日子,是共产党为了其自己的权力,指挥的解放军给首都北京带来了屠杀、死亡、动乱和恐怖!拥有几百万军队和武警的中共,才是中国真正的“动乱”之源!

在六四大屠杀后的大清洗中,我们所在大学就有十几个学生被端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抓走,同学们各个都人人自危,人心惶惶,根本没心思上课。当时的感受是,北京已安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共产党的枪杆子打碎了北京短暂的美好和谐的时光。

时光流逝已二十四载,相信许多北京人和当年学子还仍然怀念1989年那段没有共产党的美好、幸福的日子,没有共产党的日子真好!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