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牵动中共高层的谋杀案(组图)

2010-11-22 23:42 作者: 金晓刚
手机版 正体 14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遭电击毁容,2004年10月5日被神奇营救后拍照

【看中国记者金晓刚综合报导】2005年法轮功学员高蓉蓉遭酷刑致死案例震惊国际社会,五年来高蓉蓉家人上访无果,并长期遭中共610、公安及国安特务监视,其母亲张素坤于2010年7月16日含冤离世,亲人至今遭株连迫害,该案背后涉及中共从下到上层层官员。


高蓉蓉生前照

事件回顾
司法局:“死了也不让回家”

据海外独立媒体明慧网报导,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于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该教养院队长连续电击数小时。致使其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嘴肿得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了。

当晚,高蓉蓉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龙山教养院连夜将她送到沈阳陆军总医院,之后又转到沈阳市公安医院。5月18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简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0533号房间。当时因高蓉蓉身体太虚弱,医生无法进行手术。

从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开始尿血、不能进食进水,瘦成一副浑身带伤的骨架,人已完全脱相。医生一再下病危通知,但沈阳市司法局拒不放人,声称有危险就让“医大”抢救,死了也不让回家。高蓉蓉在医大一院0533号房间期间,一直受到严密的非法监控,每岗四人把守。

受酷刑电击7个小时

2004年10月5日,严重毁容的高蓉蓉被解救而出。高被营救出去后,决定将遭受迫害经过揭露国际社会,期望各界关注法轮功长期在中国遭受的镇压迫害。在高接受了海外媒体的采访后,案情震惊国际社会。

当时亲友担心曝光媒体会使高蓉蓉安全造成进一步威胁,她却平静地说:“应该揭露出来,这么多年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摧残,许多人比我这要严重得多,却很难曝光出来。”下面是她的一段录音:

“……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电我至晚上9点多。漫长的6、7个小时电棍酷刑,我是在极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过的。唐玉宝一直拿两根电棍同时电击我的脸、耳朵、脖子,在同一部位电击时间很长,还重复电击,我在电流击打中浑身抽动,手铐和暖气管子不停的撞击震荡,手腕被卡出的伤痕至今还有,之后两个多月手臂发麻。眼窝被电后,我的眼睛一直干涩,眉毛轻轻一碰就掉,耳朵和嘴不知蜕了多少层皮。……警察曾小平进来,拿一面小镜子对着我,让我看被电击毁容的脸,他还说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的整个脸、耳朵、脖子、后背、脚腕等多处被高压电棍反复电击,皮肉被烧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脸肿大得高出一拳,严重变形。眼睛仅剩一条缝,有黄豆大的黄水不断从我脸上渗出。头发粘在脸和耳朵上,脖子上的泡有拇指大。特别是电棍重新落在伤处,那种痛苦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漫长的6、7个小时电棍酷刑,我是在极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过的。……”

中共高层罗干指示:要“处理好”!

高蓉蓉事例的曝光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引起了中国高层的关注。中共司法系统内的人说的:“罗干有指示,这事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

辽宁省司法厅厅长于凤升受命于罗干,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小白楼洗脑班成立再次绑架高蓉蓉的“专案组”。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

“专案组”在张士劳动教养院洗脑班(对外称“沈阳市法制教育学校”)的“张士小楼”专设办公室、审讯室,把他们怀疑与高蓉蓉有关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非法关押审讯,并把认为有重大嫌疑的人上网通报、跟踪、蹲坑,非法抓捕。

为了尽快抓捕高蓉蓉,沈阳市司法局曾让交通广播电台连续播放“一位弱女子被人劫持,市司法局热心帮助家属寻找弱女子的下落”,并称“高蓉蓉的家属有重谢”。

2005年3月6日凌晨3时许,高蓉蓉再次被抓,被押到了马三家劳教所。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年仅37岁。

父母上告无果 背后层层操纵者

高蓉蓉曾在她的自述文章中写道:“沈阳市司法局没有进行正确作为,不安排验伤,只推说一直在调查此事。五个月来没有向我这个当事人做过任何核实性调查,而背地里沈阳市司法局和龙山教养院通过‘医大’党委向给我治疗的医务人员施压,其实是以治疗为名目延续对我的迫害,即使死了也不放人。”

高蓉蓉的父母在得知女儿的情况后一直在向沈阳市司法局和检察院申诉,并要求验伤;追究直接犯罪者唐玉宝的责任;解除对高蓉蓉的非法劳教,赔偿她被伤害而造成的损失。尽管检察院也请法医做了鉴定并拍了照,还做了笔录,但是直到最后,高家都没有得到丝毫的法律方面的回应。

高蓉蓉的亲属中有一人懂医,当时就看出给高蓉蓉的营养药不够量、不对症,并诊断高蓉蓉是长期不得进食造成身体衰竭。医大急诊室对高蓉蓉抢救的医生也说:“(高蓉蓉)来时(6月6日)就是危重。”据医生反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她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所致。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及诊断资料,均被拒绝。

据目击者说,高蓉蓉在“医大”期间,很多不明来历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医大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也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

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副处长林沂曾说:“高蓉蓉因炼法轮功(她被电击毁容)属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案子,由辽宁省610办公室牵头办案。610它的组织挺庞大,什么都能管,610这个部门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直接归政法委领导。这个案子当初就是610抓的,省检察院那个时候的工作也要受610指挥,现在这个610仍然负责处理法轮功这类案件、它还是这个职责。”一位科长万般无奈的说:“高蓉蓉太特殊,我们殡仪馆的都无权决定。”

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原处长秦春植直截了当地说:“高蓉蓉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左右得了,而且(辽宁)省610办公室、(辽宁)省委政法委书记亲自过问,而且直接交给沈阳市610办公室查办。”

家人遭受株连迫害外界呼吁关注

遭中共劳教所警察电击毁容的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已经5年多了,母亲张素坤及家人不仅伸冤无门,而且持续遭中共610、公安及国安特务的骚扰、迫害。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北京国安登门威胁住在北京的老人及家人:不准为高蓉蓉的案子上访,催促家人同意将高蓉蓉的遗体火化;在庆祝中共政权成立六十年之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光大花园小区的高蓉蓉的父母,被中共国安、公安派的人每天蹲在家门口监控;就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老人在北京居住的家门口也被监视的人员蹲坑把守。

高蓉蓉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张素坤老人,在痛失爱女5年后,于2010年7月16日离世,终年78岁。其家人连续遭受株连,张素坤老人的外孙女出国留学遭中共国安阻拦,至今不能成行。

对于高蓉蓉的母亲去世,网友chengrenai5199表示:“天下父母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冤狱未伸却等不及凶手绳之以法,也“含冤而逝!其情何以堪。”

高蓉蓉案至今含冤未雪,外界呼吁尽快将涉案人员绳之以法,才能阻止更多悲剧发生。网友nuehengqve7775呼吁:“不止高蓉蓉小姐,太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了,请大家多多关心,帮助别人也是帮助自己。”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