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大德高僧虚云大师一百二十年传奇一生

2010-05-19 18:55 作者: 网闻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虚云大师在云居山

清道光初年,正是中国遭受列强侵略的时候,虚云大师的父亲萧玉堂老先生在泉州做官。萧老先生和夫人颜氏笃信佛教,遗憾的是年已过四十多岁的萧夫人,还没有生过孩子。有一天,夫妇二人到开元寺烧香拜佛,回来后两个人竟做了同样的梦,梦见一位长须青袍老人,骑着老虎冲进萧夫人的怀中。

不久后,萧夫人怀了孕,十个月后正是兴奋期待生个儿子延续萧家香火时,结果竟生下一个大肉团,由于萧夫人年纪大了,体力不够,看到肉团竟因惊吓过度离开了人间。

这时有个卖药的白须老人,路过他家,自愿帮忙把肉团用刀剖开,里面竟然是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萧府上下在悲痛之馀,也算得到一些安慰。而这个生下来就没有了娘的孩子,就由庶母王氏照顾。

这个孩子跟其他孩子并没有两样,只有一点特别的地方,就是喜欢跟家人到寺庙去朝拜。当他十三岁那年,在湖南老家的寺院中,见佛像及听到念佛声,心里就很喜悦,而在小小的年纪就有了要出家的念头。

17岁那年,虚云几度悄悄离家上山,都被家人找回。但是,十几岁的孩子已连着离家二、三次,却令萧老爷担心。为了打消他出家的念头,萧老爷给他娶了二位年轻貌美的妻子。但虚云大师一心向佛,有空就跟庶母和两位妻子说法,日子久了,竟由情侣变成净侣。

咸丰八年,大师十九岁了。他看时机已到,决心到福州鼓山涌泉寺出家,皈依妙莲法师。由于家人追得很紧,大师便带了简便衣物,躲到深山的岩洞里,不畏虎豹,饥食野果渴饮泉水,日日在山洞中念经苦修。

过了三年,听说父亲告老还乡不久病故,王夫人和二位妻子也出家为尼。从此大师心中毫无牵挂,下山后听高僧指点,参禅听《法华经》,渡海到普陀山求法。

一转眼,大师已经出家二十多年了。因为一生下来就没见过母亲,便决定拜山报恩,发愿三步一拜到五台山。在拜山的途中,历经不少艰辛,过黄河时遇大风雪,几乎被冻死,由于孝心感天,遇到一个叫文吉的人救活,后来又腹泻不止,几乎昏迷过去,也是文吉相助;他相信文吉便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最后历经三年,达成拜山报恩的心愿。

拜五台山后,大师开始身行万里,访名山古寺,向高僧请益。后来更经西藏入印度,经不丹到锡兰,到处弘法救世人。五十六岁时在江苏玉佛寺连打十二个禅七,至第八个七的第三晚,因护七禅师入禅堂冲开水,溅到虚云大师的手,杯子“啪”的一声破碎了,虚云大师忽然觉得平日的疑根突然断了,如梦初醒般开悟了,因述偈曰:

杯子扑落地  响声明沥沥

虚空粉碎也  狂心当下息

又偈:

烫着手,打碎杯  家破人亡语难开

春到花香处处秀  山河大地是如来

后来大师远至南洋弘化,经马六甲、吉隆坡,过台湾,所到之处求戒皈依信众常以千计,所得乐捐巨款不留分毫,都用在修建道场上,从来不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

抗日战争时的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岁次壬午)。当时虚云老和尚一零三岁。正值国难当头的时候。日本侵略中国到了最严重的阶段,国民党政府迁到重庆。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主席林子超以及其各部会官员,除了一面忙于战事,为了安定人心,还派出了屈映光、张子廉两位居士到云居山,代表国民党政府欢迎虚老赴重庆主建息灾法会。

是年冬十一月六日,虚老启程,抵重庆后与林主席和法务长戴季陶商定,在慈云、华严两寺分建法会。民国三十二年(岁次癸未,即1943年)一月,在息灾法会上修忏仪,至廿六日圆满。林子超、蒋介石、戴季陶及何应钦等都分别设斋招待虚云大师,席间非常详细的讨论了唯物唯心的哲理,以及基督与神的问题。

1951年春,虚云大师主持的云门寺拟于春期传戒,各地闻讯前来求戒者颇多。其时适共产党正在全国展开“镇压反革命”,有湖南某县几位信众也来受戒听法,湖南公安局部门追至云门寺,将那几位定为反革命的佛教徒捆打归案。由于虚云大师高德望重,吸引大批全国各地的信众来听法受戒,被信奉无神论的政府当局视作对他们的公然挑战,早欲找理由除之而后快。于是地方当局奉命以云门寺藏有军械、电台为由。

于夏历二月二十四日派出百馀人,将寺院团团包围。为搜寻军械电台,所有殿堂房舍均经详细搜查,一无所获。此即海内外一时甚传的“辛卯云门事变”的开始。直至夏历五月二十三日,一场镇反扩大事件始告平息。这场历时三个月的“云门事变”,前后拘禁拷打僧人二十六人。

在“事变”中,政府为了打击全国佛教信徒,对云门寺采取莫须有的暴力手段,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应,树立它无神论的权威,因而虚老及全寺大多数僧人都是他们眼中的“反革命”,对已一百一十二岁的虚云老和尚也施以残忍的手段,打断了肋骨,使他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在这期间,全寺僧众百馀人集中禁闭于禅堂者十八日,饮食睡眠均在其中,大小便有军警看守,使清净佛地变成了恐怖的监狱。

在“云门事变”期间。已经九天不进饮食的虚云大师忽然活过来了,他让人拿出笔来,记下了他去天上兜率宫的经过,他说:“馀顷梦至兜率内院,庄严瑰丽,非世间有,见弥勒菩萨在座说法,听者甚众,其中有十馀人,如江西海会寺志善和尚,天台宗融镜法师,歧山恒志公,百岁宫宝悟和尚,宝华山圣心和尚,读体律师,金山观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均是宿识。我坐第三空位,阿难尊者当维那,与馀座靠近,听弥勒菩萨讲‘唯心识定’,未竟,弥勒谓馀曰:‘你合回去!’馀曰:‘弟子业障深重,不愿回去了。’弥勒曰:‘你业缘未了,必须回去,以后再来。’”遂示偈语。

但经过云门事件后,虚云大师的身体常常不好,他说:“人家是三天命有两天病,我却是三天命有六天病。”老和尚日夜无法安眠,但一切都顺应自然,并不以为苦。

大概是在五七年,那年夏天农历六七月间。一天虚云大师突然提出要去后山五老峰看地形。当时大热的天,徒弟们觉得老人家年纪大了,被太阳晒得恐怕吃不消,多少有点犯嘀咕,心想这也不是着急的事情,等天凉快些不行吗。可又不敢说,没办法只好从命。

他们做了个简易的滑杆,打算轮流抬着老和尚上山。谁知道,刚出山门,就飞来了一大群的乌鸦,黑压压的足有半亩地,而且飞得不高,就在头顶上几尺。翅膀忽闪忽闪地扇动,很凉快。这么高的五老峰,他们几位抬老和尚上去一点也不累。到了山顶,那些乌鸦四散,围在老和尚身边。过了一会,虚云大师下山,那些乌鸦又照样把他们护送下山。

虚云大师在山上的时候,一般每天下午讲开示。那时候有的出坡干活的和尚还没回来。禅堂一打叫响,出家人就往禅堂赶。奇怪的是,满山的乌鸦什么的飞禽也往禅堂飞,又是黑压压的站满一地。人来了也不怕,还要碰碰它们,才会让条路出来。这些小动物也来听虚老的开示,等开示结束,就呼啦地飞散了。

虚云大师一百十五岁时,因为不满当时政府对人民的信仰的镇压,没有接受政府的邀请,拒绝出任佛教会会长,在江西永修云居寺带徒修行。

虚云大师在晚年的时候,常生些小病,主要是“云门事件”留下的旧伤复发。有时候,疼得很厉害,就躺在椅子上呻吟。可奇怪的是,只要一有人来找他老人家,他就把腿盘起来和人家谈话,甚至一谈就是几小时。徒弟们要是暗示客人早点结束,让他好休息,虚云大师还会不高兴。等客人走,徒弟问他:您老不是刚才疼得不得了吗,怎么一会就不疼了啊?虚云大师说:这是业障啊,就是阎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要起来就起来,要不起来就不起来。

1959年,虚云大师一百二十岁。海内外的弟子要为大师祝寿,但被大师劝阻了。因为他心里仍然挂念着云居寺的明月湖还没有修好,海会塔才建到一半。这时大师已患了慢性消化不良的症候,早晚只能吃一小碗稀饭。大师告诉信众,真如寺建好了就不要再捐献了。四月,大师在曾经住过的牛棚照像,又选了一张最满意的加洗后分送捐助功德的亲友和信众。

八月,老和尚在寮房门口贴上“今天不见客”的字条。十月,病渐渐重了,时喘时咳,虽然已进入昏迷状态,仍然要自己料理自己的事。十二月,大家看情况不好,都赶来向老和尚问安。老和尚很平静地说:“到了现在你们还在做俗态,快去大殿给我念佛去吧!”

寺里方丈弟子请虚云大师开示,老和尚缓缓地说:“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停了一下又说:“正念正心,养出大无畏的精神,度人度世。大家辛苦了,早早去休息吧!”,这养出大无畏的精神,分明是指佛法不向邪恶低头的精神!

十月十三日,老和尚打坐,双颊微红。大师合掌跟大家说声珍重,就离开了活了一百二十岁的尘世,死后安葬在云居山的海会寺。

虚云大师品行端庄,佛法超威,乃佛门大德矣!与差不多同时代的赵朴初等相比,真有天地之差,纵观虚云大师一生,就如他自己写的一首诗一样:

石壑云涛高际天

浑囵还是太初先

坡前犊子迷归路

引入香风蹴白莲

来源:新三才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