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蔚专栏】重庆英雄打响了反对中共政权的第一枪(下)

唤醒国人之229

2009-03-30 22:54 作者: 刘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刘蔚 2009年3月29日

【《唤醒国人》题记:

我《唤醒国人》系列文章讲述中国普遍存在的现象,愿唤醒13亿中国人认识到来自西方非主流的马列共产党自1949年建政以来,没有也不可能制造一寸土地、一两矿产、一滴水,但它靠武力霸占老天给每个人赖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矿产、水等自然资源,迫使人民为了生存到它那里高价购买这些资源,按现在2007年的币值,仅这一项每个人一辈子就要给共产党白白挣30万元人民币。共产党同样靠武力垄断全国经济,一手决定人民收入,一手决定人民支出/物价,实际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税。这就是13亿人生活困苦的两个根源。

共产党为了压榨人民,不断挑起人民之间的攀比,争斗,毛泽东时代就害死了八千万人中国人。2000年以来共产党管区每年的非正常死亡达320万人,包括200万自杀的人中死亡的28万,污染死亡的75万等等。今天2007年13亿人18岁以上的人平均400元人民币一个月的收入根本解决不了住房、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问题。而共产党的3000名高干子弟拥有的财富达2万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人6.7亿元。今天共产党管区0.4%的人占有那里70%的财富。同时在共产党大力破坏环境进行生产的情况下,污染,干旱,洪水在加剧。几十年来,共产党只给了人民一个自由,就是给它挣一辈子钱,歌颂它一辈子,除此之外,它都会来打压。

西方马列共产党使中国历代几千年中,人民拥有老天给他们每人的一份土地等自然资源,实际上实行市场经济的状况倒退到每人的一份自然资源被武力霸占,实行武力垄断经济,人民被疯狂压榨的状况。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出现的唯一的一次重大倒退,来自西方的马列共产党也是中国几千年来唯一的反革命,反动派。13亿人每个人都有一部血泪史,就看你愿不愿意承认了。

现在的中国是压榨和被压榨的双方。一方是占不到人口千分之一的共产党的局长们,他们决定人民收入,支出/物价,实际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税,武力霸占老天给每人赖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矿产、水等自然资源,现在他们就是不从单位拿钱,一年的收入都是三百万元人民币以上;而另一方就是13亿人了,自己的收入,支出被共产党的局长们决定,实际上缴80%以上的税,老天给自己赖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矿产、水等自然资源被共产党的局长们武力霸占,痛苦比欢乐多。再也没有第三方了。现在我们民众可以做的主要有给13亿人中认识或不认识的人讲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苦的真相,一辈子至少给一个人讲,欢迎各位传播《唤醒国人》的题记和文章。当哪天13亿人中有一半人认识到这些真相,共产党的统治就持续不了两年。

在结束共产党的统治后,年满18岁的约10亿人一人一票表决,赞成票超过反对票后,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实行以下四项制度:

1市长、省长、总统由当地年满18岁的公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任期四年。

2 公民享有游行结社,兴办实业的自由。

3 平分共产党管区的财产,主要是住房,货币。在压榨人民的共产党几十年按权分配财富的制度下,几十年来好人吃亏,坏人得利。新中国将共产党管区2007年现有的平均每人23平方米的住房,以23平方米为单位编号让13亿人抽签领取。住房是人民建的,人民不用交房租,这辈子住的问题就解决了。将共产党管区的现有的学校、企业、货币等价值100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平分给人民,于是与其它政权更替一样,宣布人民币作废,13亿人每人领取10万华元,币值与人民币相当。

4 自然资源一人一份。楼房地也是土地。每位年满18岁的人不花一分钱,在政府抽签领取老天给他的一份住房地、商用地、和耕地三种地,总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死后不遗传,由政府让后来满18岁的人抽签领取。民选政府每年将当年开发的石油、森林、金、银、铜、铁等自然资源的产值,扣除人员,设备费用,开13亿张支票平分给13亿人。

以上是这四项制度。通过实行上述制度,共产党管区累积了几十年的冤屈、贫困都可以得到解决,每个人的住房、吃饭等基本生活也可以得到解决。13亿人拿回属于他们自己的财富,本身就是对正义和人权的巨大维护。

凡是基本上赞同本题记的人可以相互称为觉醒人士,觉醒人士也是民主人士,便于相互交流。我们进行的是一场使13亿人摆脱共产党压榨,拿回我们被抢去的财富,拿回老天给我们每人赖以生存的包括上千平方米土地等自然资源,建立民主平等新中国的伟大的全民大革命。一样的痛,一样的泪,13亿中华儿女们,起来,向着人人都有自己家园的新中国前进!

刘蔚 2007年9月4日】

"说得对。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指出,‘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个话很对。你看东欧,俄国共产党的垮台,民众有自己的军队吗?与那里的共产党军队打过什么战役吗?没听说过。民众退出它的组织,不参与它的活动,走了,或者不给它创造财富了,它就完了。简单地说,我老百姓我不干了,多数人这样,这个政权就完了。就13亿人每人的四项基本生活来说,住房,食品,教育三样,民选政府不需要花一分钱就能解决了。老百姓有土地,建他的住房,一亩地666平方米,一年可产粮食500斤,足够一个人吃一年了。现在有图书馆,互联网,百姓获得知识其实不需要花一分钱。然后谁有多少知识由民众自己去评判。民选政府会对打人,污染人的事件认真处理,这将减少民众大部分的伤病,医疗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然后各人有什么爱好都可以去进行,你喜欢整天看书,打麻将,都没有问题,只有不害人就行。

"我们听到一个欧美国家的故事,说一个富翁一天躺在吊床上,放松地摇晃着,说,‘我经历了多少坎坷,现在终于可以享受生活了。'旁边一个吊床上,躺着个穷人,说,‘我什么也没做,早就在享受生活了。'这则故事在中国多数人不大相信那是真的,最多觉得那穷人有他的一套思想,因为在中国不获得共产党印刷的钞票,人是活不下去的,但在民主国家真的是这样。去过民主国家的人都感到那里人际关系简单/真诚,因为活着简单。一个人不需要领导对他笑才有饭吃,他每个月去县政府领粮食就行了,受法律保护,是由老天给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换来的,"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所以公平对一个人的生活起决定性作用,民心对一个政权的更替起决定性作用。我们都看到中共为维持它政权能做的都做了,也就是这个样子。它现在唯一没做的就是全国军管了。但面对觉醒了的百姓,全国军管/戒.严到什么时候?它还能挨家挨户杀人?当然它要多捉几个人,谁也拦不住。现在2009年对它否定多于肯定的人已经有10亿人了,它要真来做1亿人,谨防把它捉垮台。它来军管,不让我出门,我就不出门,它要把我饿死,就饿死,反正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它要不让我饿死,它就得让我老百姓领粮食。实际上它约350万军队含武警的兵力,若在960万平方公里,13亿人中间实行军管也是根本不够的。由于共产党按权分配财富的制度,它就是把中国人杀得只剩100人,它还是会面对97人的反对,获得公平是人的天性。

"2008年中国总统伍凡已经下达了第二号总统令,命令全中国人民以各种方式结束共产党的统治。2008年也下达了第三号总统令,禁止中共军警对推动中国进步的民众打杀,如果上级军官下达杀害民众的命令,其它军人有权将其击毙。这是起义行为,从法律角度讲是正当防卫,因为它是防止民众的身体受伤害而采取的必要行动。这里我们劝军警不要有意打压民众了,2009年两万三千名中共的复员军官,多数是营团级,投诉总政治部执法违法,政策不合理,发给他们8万元人民币的复员费不够他们生活。这还是营级以上,就是军队级别最高那1%的人都是这个样子。你要是士兵连投诉都无门,服役完把你打发走就完了。1949年以来参与中共的军人估计达八千万人了,根本不可能指望一个压榨人的政权去实在改善这些人的待遇。所以未来你们看见争取进步的民众,起义人员,不要去对抗,应参加进步力量,我们不是讨好谁,民选政府会让每个中国人凭居民证领取四项基本生活,"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这几十年来家庭完全成了共产党转嫁它压榨民众后果的场所。它的法律规定子女有养父母的责任。老天给父母生活的那两份土地,矿产是子女占有的吗?不是,是共产党占有的。在欧美民主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法律。每个人只有养自己孩子到18岁的责任,子女养他自己的孩子,这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一个满18岁的成年人的生活有别人来承担,还由法律规定,这听起来很不对。由于共产党的媒体,学校,法律一直不讲公平,只讲谁有力就归谁,很多影视作品已看不到正直,善良的角色了,很多人不清楚作为一个人的责任和权利,而只要拿到就好,不管该不该拿;拿不到就不拿,不管该不该拿。比如这些年大陆流行的学得好不如嫁得好,二奶,2008年上海一富豪招女朋友,40几个靓女去应聘,还填履历表,就象找工作一样。大陆众多的啃老族,啃小族,一对夫妇,上面养四个老人,下面养一个小孩,被认为他们该那样。

"这些女人不想一想,为什么她们没有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而必须靠别人解决?一些女士还说,‘养家是男人的责任,女人生孩子,男人能做吗?'那最多就是生孩子那一年的生活由男人承担,其它时候呢?还是我们说的今天中国一个人要被压榨一辈子,机会来了,它可以编出各种理由,但这些理由站得住脚吗?看见一个人难以生活了,一些人常问他能否投亲靠友。靠进入中共局长们设立的组织,高考,参军,股市等角斗场,靠交朋友,靠啃老,啃小都不是出路,过去两代人的生活都是痛苦比快乐多,给局长们挣了一辈子,消耗一通粮食就走了。13亿人的出路在于获得公平,你被抢了,你就只有拿回属于你的财富。当然有可能,因为满大街都应该是我们的人,真正压榨我们的局长们是坐在轿车里,平时看不见的。我就对我父母说我不养他们,他们给我住房我也不要,我满了18岁也不能接受他们的物资了。他们将来没有生活了,自己去革命,最好现在就革命,我现在就在革命了,"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对。今天中国每一位满18岁的中国人没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的一项或多项的人都是共产党害的。中国那些自称爱国的人怎么不维护中国人的权利呢?怎么不维护中国的环境呢?哦,原来他们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爱国,它说什么是爱国才是爱国,就象它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样。1999年共产党与俄国签订了《中俄全面勘分边界条约》,承认了俄国侵占的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2009年2月俄国军舰又有意在公海击沉了中国的商船新星号,导致3名以上中国人死亡,今天中国所谓的无产阶级被打压,被瞧不起,我怎么没见那些‘爱国者'们,维护社会主义的人来反对呢?看来那些人不是爱国,不是爱社会主义,而是爱党,也不是爱普通党员,根本上是爱官。

"不要相信国共内战时民众真心支持共产党,那时所谓的根据地的居民不给它造枪造炮,生产粮食,当兵上阵就与今天你不让它白占你的土地,矿产自己去发财,不让它污染你,不给它交各种人为收费一样。靠强迫,欺骗包括土改,它获得了比国民党多得多的兵员,不断强攻国军,最后靠拼消耗在大陆拼赢了国民党。1988年中共民政部的统计有822万它的人员在期间死亡,都是有名有姓的,而国军死亡的人员估计就200万人,"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中共大力封锁海外的信息,其实我就是不看,我也完全它是个邪恶的政权。中共的影视大谈地雷战,影片是共.军在村头埋地雷。我们知道抗战八年日军只占领了中国东部的大中城市,广大的农村,它最多一年扫荡的时候来一次,而村民是每天在村里走路,那地雷埋在那里是主要炸日军还是主要炸村民?就现在知道的,炸的十有九个是村民。还有它作品里的路条,一个村就约1公里,路条谁批?中共官员批,就是说你不听他的,他连路都不让你走,当时真是这样。你说我们在中国是接触中共的媒体多还是海外的媒体多,当然是中共的媒体多,但就是它这些媒体告诉我们它是个邪恶的政权,我们还有对生活的感受。所以它封锁海外媒体对于维护其统治难起多大作用。

"共产党所谓的稳定,造谣与它所谓的爱国一样,都毫无民意基础。对于民众来说,今天2009年我们没有老天给我们生活的一寸土地,没有住房,医疗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还面临各种人为的收费,已经是乱得不能再乱了。造谣是明知不是那样有意说是那样,比如共产党明明知道八年抗战23场战役中22场是国军打的,还说它是抗战的主力军;它明明知道今天中国民众的生活状况,还说民众过上了好日子,都是它在造谣。而一个人发表的言论有估计错误等不是造谣。一场考试都不可能得100分,你不能说有错误就是造谣。我们的意思是说13亿人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可以说给中国带来混乱的,卖国的,造谣的都是共产党。

"共产党常说它把对手驳得哑口无言了。我们看到2007年9月到2009年3月我们《唤醒.国人》文章在中国著名论坛的点击量都达到了80万,中共的主要媒体包括《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央电视台均没有否定我们的文章,它一年不否定我们的文章,它就被我们驳倒了一年,"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是,它能真正驳倒谁?它能民众来表决谁的观点正确吗?这里我们呼吁13亿人每人随时在家准备一个月的粮食,如果你家是三口人就准备90斤。一是预防各种灾害包括人为的灾害,2000以来中国每人每年吃的两三个月的粮食是进口的,湖广熟,天下足的光景已经没有了,因为共产党把土壤,水破坏,污染了。2009年华北,华中的旱灾就使冬小麦完了。二是准备我们在家革命之用。如果一个市,一个省,甚至全国进行三天的在家革命,表达我们的观点,主要是民众之间表达,也会有巨大的作用。在我们参与革命/进步,每个人应该清楚我们争取的是什么,这就必须清楚一个满18岁的人的责任和权利,我们总结如下。

"责任:
1 不干打人,抢人,骗人等害人行为。
2 如果生小孩,养他到18岁。

" 权利:
1 选举县长,省长,总统,议员
2 领取老天给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死后不遗传。
3 领取住房福利
4 领取食品福利
5 领取教育福利
6领取医疗福利
7 有表达的权利,包括口头,书面,游.行
8 对于有意侵害这些权利的人有正当防卫的权利,这就包括起义的权利。

"我们觉醒百姓对我们的任何主张都呼吁民众对此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有人说‘权利怎么比责任多得多?'这就是所谓的天赋人权吧。要感谢就感谢老天,对有信仰的朋友就是感谢神,根本上每个人是靠老天给的这份资源在活,"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一些人还是觉得民众争取民主公平,肯定会被打压,徒受损失。这看一个人的人生观了。如果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如何获得更高的职位上,你要他讲一句公道话都难上加难,他会想,‘我这么说,领导不高兴,我这辈子的前途就完了。'这样的人当然不会起好作用。而如果多数人象我们这样根本不想要共产党的任何头衔,包括官职,职称,文凭,那当然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我表达我的观点是我的权利,你官员,警察不满,说我两句,我就算了,如果你对我进行下岗,打,抢/没收,关等严重伤害,你们也知道我们百姓现在是痛苦比快乐,快乐几乎没有,我干脆与你同归于尽算了,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一个,象杨佳那样。2008年在杨佳遇害后,中国过渡政府已授予了他英雄的称号。中共人员死了,人间少一个坏人;我死了,我是民族英雄。一个人过了30年岁,这辈子很快就完了,是当奴才的一生还是争取正常的人生完全在各人的决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起大的作用。

"2009年3月重庆两天发生三名中共的军人被杀的事件,其中第一天的一名士兵是在他站岗时,被人用枪打死,抢走了他的81式冲锋枪连同里面的子弹。看来这是反对中共政权的,我们为这样的人叫好。2007年,2008年发生了三起民众攻占中共县级政权机关的事,民众都没有武器。如果他们宣布成立民主政府,通电全球就是完整意义上的起义了。今天中共说它去哪里反恐,平乱,就是那里的民众起义了,"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完全是这样,今天民众有了互联网,手机,电话等现代化通讯工具,一个人只要不想给中共当官,他就能起大的好作用,更不用说他还可以与这个政权的人员同归于尽了。目前民众间相互表达的时机已成熟了,除了过去10年来日益增加的讲真相,民众可以在小区,小街游.行,我们一次就进行一两个小时,不明显妨碍交通,本身不针对政权,主要是民众间的相互表达,相互同情,如果这样中共人员还是要来对我们进行严重的伤害,我们真的豁出去了。首先,我们每个人必须明白,我们没有打人,没有抢人等害人行为,表达我们的观点是我们的权利,谁严重地妨碍我们的权利,我们绝对有权正当防卫,不管他穿不穿制服。活动的事工应抽签决定,活动的事宜,包括是否进行,行进路线等一律由相关人员一人一票表决决定。这样就避免了中共历来通过打击几个领导人而是整个活动失败的局面。争取民主公平的活动是可以不需要领导人的,这样对大家也公平。专制行为才一定要领导,因为这样它可以不顾民意。

"对于共产党的基层官员包括党支部书记,班主任,街道主任,基层军警,我们应争取,因为除了中共师局官员,都是被压榨的。他们听,当然好。不听,由他们去。如果他们对我们进行严重的打压,我们可以选择与他们同归于尽,通电全球,反正现在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对于中共人员,只要他们起民主公平的好作用,我们是欢迎,肯定的。我们已经总体上肯定了胡耀.邦,赵紫.阳。我们进行活动不需要向中共的警察局申请,申请了它也不会批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权利。若去城市的主干道游.行,可以采用穿蓝色服装在人行道上单列或双列行进的方式,这样并不阻塞交通,也不妨碍谁。在人行道上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走路,是我的人权。饭要一口口吃,不要指望活动两天它就垮台了。不管共产党说什么,它都是为了把属于民众的财富划为己有,我们民众做的始终是壮大人民力量。它说西方的民主不好。一句话是真理,世界60亿人谁说都是真理。现在我讲真相还不用嘴讲,用录音机讲,我精神不好时,一按放音键,照样讲,"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各位百姓在这里看到我们讲的,就与我们到你家坐下来谈两个小时一样。如果看到我们讲的,你不能行动,不能给一个人讲真相,难道我们到你家来你看见我们长得高一点就能行动吗?好些人就喜欢他在家看着中共把我们祖宗说成两句话不和就打的流氓的电视剧,吃着西瓜,然后中国就实现民主公平了,可能吗?如果多数中国人这么想,13亿人就只有被共产党压榨一万年。有人说他需要人来领导。我们讲了,争取民主公平的活动可以不需要领导。同时中国总统伍凡2008年已经向全国人民下达了结束共产党统治的第二号令,他们又做了什么呢?有人来领导,不能行动;让他自己行动,也不能行动。这些人就是要当奴才到底。

"今天对于每个人来说,当你看到民主公平信息的时候,应至少把它传播给下一个人。那将来你对别人对你自己也有个交代,‘我告诉了李伟,他也没有行动。'如果你看了这些信息,一个人也不传播,让它在你这里停止了,那就是共产党的行为,压榨你的共产党就希望那样。对于我们来说,有人面对面给你传播这些信息,每次你都应该至少给一个人讲。你从网上,广播知道的有关中国根本制度,重大事件的民主公平信息,每次也应至少给一个人讲,"李燕说了完喝了口白开水。

"回到我们上次谈的重庆事件。2009年3月19日重庆一士兵在站岗是被杀,81式冲锋枪被抢,3月20日重庆又有两名士兵在一宾馆被杀,英雄放出话来,‘只杀穿制服的。'事件发生后,亲中共的海外媒体被中共允许去现场采访,回来说这可能是藏独,疆独人员干的。一些人因此说中共是否有什么目的在里面。我们认为不管中共有什么目的,是否有目的,现在不知道是13亿人中谁干的,但就算是西藏人,新疆人干的,又怎么样?难道西藏人,新疆人就没有起义的权利吗?至于共产党这多年来说的独立,并没有依据。我们没有看到西藏人,新疆人,台湾人发表过《独立宣言》,"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共产党自己也不认为重庆事件基本上是西藏人,新疆人干的。3月19日事件后,中共出动一万名以上的军警对位于重庆闹市区的事发地方周边戒严,挨家挨户的搜查,五人一组,三人带枪,同时搜查过往行人的包袋。重庆主城区有人口七百万,估计上百万居民被搜查。我们知道重庆没有藏族人聚居的地方,共产党搜查的是上百万的汉人。

"3月24日中共又出动300名军队到事发地点以南50公里江津,那里是中共13军37师的驻地。他们就此事排查师部的人员。据37师驻地的家属说,‘他们先包围师部,然后几辆装甲车从那里开出去。'中共搜查重庆市民是认为这可能是民众干的,搜查37师是认为这可能是现役军人或退伍军人干的,亲它的海外媒体又说这可能是西藏人,新疆人干的,"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其实今天2009年共产党除了它的局长们,能把那个群体排出在义举之外呢?老百姓没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一寸土地,没有住房,食品,医疗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局长们白白霸占民众的土地等资源自己去发财,没有几个生活不苦的,没有几个不恨共产党的。2009年1月安徽长丰县一宾馆发生火灾,四名该县的领导/官员一死三伤。县办公室主任被烧死,县长等三人从宾馆四楼跳下,摔成重伤,妓女裸体逃生,而火灾发生时间是晚上12点到1点之间。我老百姓要问晚上12点四名县官员跑到宾馆干什么呢?所以消息传出后,民众多拍手称快。2009年2月央视北配楼被烧,民众也是叫好,一座制造谎言的大楼被烧了有什么不好?"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你就说今天中国人哪些人日子不苦?农民,工人,学生包括研究生,现役军人,退伍军人都苦。2009年两万名中共的军官大部分是营团级,投诉总政治部的政策不合理,给他们的8万元人民币的复员费没法让他们生活。这还是营团级啊,好多人一辈子也当不了的。如我们一再讲的,今天中国每一位满18岁没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基本生活的一项或多项的人都是共产党害的。

"就在重庆事件后,2009年3月26日中共在乐山驻军的一士兵在巡逻时被人砍伤。据当地百姓说,‘那士兵背个水壶外出巡逻,碰到人检查人的证件,被几个人出手砍伤,是用砍刀砍的。钢盔都砍破了。'现在四川,重庆的士兵在营门口站岗都穿着防弹衣。其实这士兵你巡逻没看见打人的事情,就算了嘛,查别人什么证件,现在老百姓的火气本来很大,你再没有理由地查人证件,怎么好?在民主国家警察是从来不查人证件的,除非有人举报,或者看见这个人在干坏事。军人更不会查证件,"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讲得对。在中国,好多人根本意识不到哪些是属于他的权利,只要当局说不准,要检查,他就照办了。重庆两天消灭三名中共士兵,乐山杀伤一名士兵,这些攻击者都是我们民众的英雄,这里我们觉醒百姓向你们致敬,更祝贺你们能有这样的壮举。过去这些反抗暴政的人远远没有被充分地肯定,所以老百姓有时甚至把英雄当坏人或者莫不关心。

"现在2009年就民众的觉醒程度来说,中国的确是革命形势大好。在2007年出现的广西博白,2008年的贵州瓮安,甘肃陇南的当地民众攻占中共县级政权机关后,2009年又出现了上面的事情。就是2009年3月海南又出现了3000名村民的暴动,攻占了一个镇政府,派出所。3月还发生了上面3起中国人主动攻击中共军人的事件。讲真相,传《九评》,退邪党的活动持续进行,每一天过去,我们民众的力量都在增强,共产党官僚的力量都在削弱,"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讲得对。这些连共产党也承认。2008年,2009年共产党将全国三千个县的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先后调到北京培训,学习如何处理突发事件,也就是我们这些人反对它,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中国的经济危机在2008年秋天爆发,这是因为中共长期按权分配财富带来的贫富差距积累的必然结果。按理它不应该再给它那7000万吃财政的人员加薪了,再加薪必然会进一步人为加大贫富差距,使更多人反对它。但2009年共产党又给它的军人大幅度加薪,士兵,士官的工资增加50%。这只能说明共产党觉得难以控制了,必须先稳住军队。

"有人说现代民众的武力根本无法与有机关枪的军人相比,所以暴力反抗不现实。不错,民众几乎赤手空拳,中共有无数枪炮。这样我们民众与中共军打阵地战,指攻占或防守一个地方的战斗,我们会伤亡惨重。但我们民众可以不与它打阵地战,而选择在日常生活中冷不丁与它的基层人员同归于尽的办法,反正现在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我们文章讲了中共除非戒严,否则我们就是过日常的生活,那就是你中共基层的军警,城管,党支部书记,班主任,街道主任等人员,也就是你直接压迫我们的那些人,我们平时都能见到。就算军警有枪,我老百姓近距离先出手,就用个石块,他多半就完了。军警并不是中共媒体里描绘的武艺高强,杨佳杀死了6名警察,他被共产党杀害,重庆又杀死了3名军人,重庆英雄全身而退。看来民众在日常生活中近距离对军警攻击,伤亡还没有军警高。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一米内谁先出手,对方根本没时间取出他身上的武器,"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其实对任何人都是这样,不管是男是女,只要他/她成心要消灭一个人,要与他同归于尽,一般都能办到。如果他是为了反对中共政权及其人员,他就是英雄。杨佳是北京人,我们叫他北京英雄。北京英雄,重庆英雄,乐山英雄已经给我们指了一条路,那就是你中共基层的人员欺压我,这个城市的警察打了我,我就消灭这个城市的一个或更多的警察。这本身就是正当防卫,就是起义。中国总统伍凡已经授予了杨佳英雄的称号。

"还是我们说的,只要一个人不打人,不抢人,不骗人,他就是对的。对于中共的基层人员来说,首先你们应该与我们民众站在一起,因为你们也是被压榨的,你们的局长叫你们来打我们,于是他好继续霸占老天给我给你生活的一份土地,矿产,自己去发财,完了什么也不给我们。如果你们继续有意无意被局长们利用,否定我们争取公平的言行,你们说我们两句,我们也可以算了。如果你们有意对我们进行严重的伤害,包括打我们,关我们,开除我们,抢劫/没收我们的物品,包括书籍,我们就可以选择与你们同归于尽。我们死了,我们是民族英雄,你们死了,人间少一些坏人。

"中共一些人员说吃这碗饭,只能这样。我们说你们吃饭可以,否定我们,把我们帖的标语撕掉,我们也可以算了,但你们如果还要‘立功',还要让共产党给你们碗里面加两片牛肉,因而对我们的身体,物品有动作,我们绝对有正当防卫的权利,那就是同归于尽,反正现在生活是痛苦比快乐多。我们本来就不想这么安安静静地死,你军警,党支部书记,班主任一定要撞上来,我看你今天为了多加两片牛肉,明天可能连吃饭的家伙都没了。上海,四川那些想‘立功'的军警就是例子,"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好。我们上面说共产党若实行全国军管也不可怕。这几十年来,13亿人被占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中共局长压榨,欺压的重要原因就是一再退让,最后连身体,物品都可以让他们侵犯了。2008年江苏一中学的一名高中生因迟到,被班主任罚跑死亡了。真不知他/她罚跑了这学生多少圈。我们这里说的也是对全国人民说的。你中共把持了政权,就算我们一时没有争取到选举权,办报权,但也绝不能退让到连我们的身体,物品都可以被你侵犯的地步。

"同时各位不要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不是说要民众成规模地与中共基层的军警,党支部书记等人员同归于尽,而是说在我们没有打人,抢人等伤害人的情况下,受到他们有意严重的伤害,如打,关,开除我们,没收/抢劫我们的书籍,张贴用的糨糊等时,有反击的权利。至于我们什么时候出手,当然是我们认为有把握的时候。对于军警,城管等每人对民众的打压类似,都穿制服,一体化管理的人员来说,民众可以采取杨佳的做法,就是这个城市或地区的警察打了我,我就消灭这个地方的警察。而对于党支部书记,班主任,街道主任等人员,他们有相对好的,也有恶劣的,应该是谁侵犯了你的身体,包括体罚,没收/抢劫了你的物品,包括书籍,你才去消灭谁,而不应去消灭另一个书记或主任。我们民众要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就必须能够做出事情来,"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也就是说我民众发表我的观点,包括我认为哪个政党该下台,我也就是不当官,你把持了政权,我也不来冲击你的地方政权机关,不消灭你的人员,到此为止。我们要在小区,小街游行,表演节目,自娱自乐,本身不冲击你政权,如果这样你还是要来打压,我们就只有与你同归于尽,我们可以做得比博白县,陇南县,瓮安县更彻底,那就是宣布成立民主政府,把蓝旗升起来,可以就是一张蓝色的床单,把你的红旗降下来,还通电全球。如果你一点空间也不给我们,有意让我们感到绝望,我们就只有爆炸了,炸药就是这么造的。

"我们希望13亿人广泛传播我们的观点,一个人给五个人讲,在短期如一年内,我们百姓拿回本来属于我们百姓的一部分空间。为什么要传播?因为如果不传播,中共基层人员明天又会对我们任意打压,直至侵犯我们的人身,物品,过去几十年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不要再等了,我们已经等了几十年了,今天就传播。其它人不要误会,我们没说中国人不能起义,中国人早就该起义了。我们争取属于民众空间的活动丝毫不妨碍民众起义,我们的行为只会让起义能受到更多的理解,支持。简言之,我们争取在近期内实现我们的表达,爱好,包括信仰上的爱好,不再受中共对我们的身体或物品的侵犯,我们不去冲击它的政权,以它不来打压我们的表达,爱好为条件。这是对现在愿意做一定让步的人来说的,如果中共连他们也去打压,这些人也只有冲击它的机关,消灭它的人员。对于更有勇气的人来说,现在当然可以起义了,"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有人问我们干了什么?第一,我们在讲真相了。第二,我们已经在在家革命了。2008年有说共产党还能统治50年,20年,2年,1年的,那就是2009年垮台。共产党什么时候垮台?是在这一年

当多数人明白了一个人的责任和权利,
该拿的一定去拿,不该拿的送给我也不要的时候;

当多数人肯定一个人是因为他善良,公平,
而不是他获得比别人更多的官职,财富的时候。

当多数人否定一个人是因为他打人,抢人,或骗人,
而不是他是平头百姓,财富比别人少的时候。

当多数人看一个人不是看他的发型怎样,衣服怎样,走路怎样,
而是看他是否善良,公平的时候。

当多数人看到每个满18岁的人没有自己的住房,医疗等基本生活,
不是怪他没有本事,没有‘好爸爸',没有‘嫁好',而是看到政权抢人的时候。

当多数人欣喜的是亲友这两个月又给多少人讲了真相,
而不是亲友在中共设立的角斗场里得了班山前十名,升职涨薪的时候。

"我们没什么好怕的,争取民主公平,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我们该说的都说了,路就在每位中国人自己的脚下了,"王红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全文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