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853右派分子名录》兼论谭耀宗们的得意忘形

2007-12-12 06:57 作者: 武宜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附: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

一,新中国到底有多少杀人农场?

收到丁抒教授寄来的《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影印件很久了,这几天才用小蒙恬把它抄到电脑里去;《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是前右派分子杨崇道先生在1959年11月根据853农场档案室数据制作而成的,一共收集了当年被送徃北大荒853农场实行强迫劳动改造的489个右派分子的姓名。

1957年,中共和毛泽东一共抓了120万左右的右派分子丶极右分子丶中右分子丶右言分子丶疑似右派;另外还有60万以上的工人丶店员丶农民被打成“反社会主义分子”和“坏分子”,中共和毛泽东在这场比秦始皇焚书坑儒还要酷烈的文字狱寃案中,至少给180万人戴上各种各样“分子”的帽子(丁抒:《阳谋》)。把他们当作贱民,千方百计地加以侮辱丶迫害丶摧残,把他们活活地累死丶冻死丶饿死丶病死丶斗死丶关死丶打死丶逼死,甚至处以极刑一枪毙命。但经中共“纠正” 的仅有55万,而且还不肯向受害人道歉,不肯作彻底平反,不肯对受难者的伤害作出物质和经济的赔偿。对于二千多名右派分子及其遗属的索偿要求,中共当局不但不予正面响应,反而采用跟踪丶盯梢丶剥夺出境权丶取消表达权丶限制自由行动权等卑鄙下流的手段对付他们之中的活跃分子。

中共对180万受害人,除极个别如章伯钧丶章乃器等头面人物采取养起来,极少数如冯雪峰丶陆侃如等留原单位改造外,绝大多数都被强行送到边疆丶山区丶农村及沙漠丶寒冷丶贫瘠地带等气候恶劣丶生活和生产条件都极为艰巨的地方去服苦役。设立在这些地方的劳改农场,收容了绝大多数右派分子;这些劳改农场,美其名为“劳动改造”,实际上是中共集体屠杀知识分子的集中营丶是对中国人民实行群体绝灭的屠宰场。

这样的杀人场,在新中国的土地上到底有多少?至今仍被视为党国最高机密,被严密地封锁着。但把滔天罪行一概遮掩,也不是太容易。例如甘肃省,现在已经知道的,就有酒泉县夹边沟劳改农场丶酒泉安西农场丶酒泉边湾农场丶饮马农场丶小宛农场丶酒泉十工农场丶酒泉四工农场丶酒泉城郊农场丶敦煌棉花农场丶玉门黄花农场丶下河清农场丶丁家坝农场丶长城农场丶新华农场丶武威黄羊河农场丶宁县子午岭农场等,达十六处之多。

黑龙江省则更多,从1950至1960年的十年间,就建了38个劳改农场。1955年和1956年经周恩来批准,北京市先后在密山县建立兴凯湖农场,在甘南县建立音河农场。当年为了安置浙江丶辽宁两省的大部分罪犯,又在黑龙江省西部地区德都丶嫩江丶北安等县新建了23个劳改农场;同年又建七星泡劳改农场,还有龙门丶格球山丶门鲁河丶科洛河丶尾山丶引龙河丶襄河等。1956至1960年,该省又陆续创建永丰丶依安丶莲江口丶北安丶长水河等劳改农场,使黑龙江全省劳改农场总数达38个。850丶851丶852丶853丶854丶855一直到8511十二个农场丶兴凯湖丶白城子丶青山(黑龙江省第九劳改管教队)丶密山丶梧桐河丶笔架山丶鹤立河丶音河丶七星泡丶山河丶嫩北丶花园丶福安丶龙镇丶华山丶永丰丶长水河丶襄河丶莲江口丶依安丶香兰丶老莱丶海伦丶绥棱丶岔林河丶泰来丶凤凰山等都是当年受难者闻名丧胆的地方,是多少受难者家属的苦难记忆,至今仍是许多人的梦魇。

北京市除在东北有兴凯湖丶白城子劳改农场外,北京有北郊清河农场(后因被劳改者迅速增加,无力容纳,遂迁往天津宁河县附近之茶淀,也叫“茶淀农场”,或茶淀清河农场,有场部丶一分场丶二分场丶三分场---南场与北场丶于家岭---西村与东村丶畜牧队丶园艺队丶北砖窑丶造纸厂丶化工厂丶陶瓷厂丶581丶582丶583丶584丶585---后6处系专为劳教右派而建,据说可容劳改人员5丶6万人或10万人),还有良乡机械厂丶北苑农场丶煤矿丶团河农场丶天堂河农场丶三畲庄和在天津市的宁河劳改农场丶茶店第七劳改农场等。还有大量的北京右派送往山西省的晋城丶曲沃丶西山丶普山等煤矿和太原丶大辛庄丶永济伍姓湖农场等处去劳改丶劳教和劳改就业(二劳改)。

上海市的劳改农场几乎全是“飞地”:有在江西的铅山农场丶马当采石场丶彭泽芙蓉农场(何济翔:《沪上法治梦》),有在江苏省大丰农场,有在安徽省的花凉亭水库工地丶临淮岗蓄水工地丶白龙井水利工地(叶思九:《生死沉浮》)丶军天湖农场丶白茅岭农场。

四川省公安厅劳改局415劳教筑路支队,属正团级编制,共有27个中队,4个直属队,不少于8000人,其中右派分子占70%,十六年时间,据不完全统计,先后死于工伤丶饥饿丶逃跑丶自杀丶判刑丶枪决的不少于3000人。四川省还有峨边沙坪农场丶雅安地区卢山县苗溪农茶场丶江津县永川新胜茶场等。

安徽省有庐江县的白湖农场丶芜湖专区门口塘农林牧场,新疆区有塔克拉玛干农场丶马宗山煤矿丶伽师县劳教农场丶柴达木马海劳教场丶农二师劳改营,河南省有万胜山林茶场丶新密劳改农场,河北省有邢台专区隆尧县唐家庄劳改农场丶河北省公安厅沙河农场,辽宁省有锦西煤矿劳改队丶凌源新生焦化厂,贵州省有羊艾劳改农场,浙江省有十里坪劳改农场,云南省有思茅劳改农场丶东风劳改农场(汪作民:《农场春秋》)丶马豆沟劳改农场(冉云飞:《一群可敬的“右派”老人》),山西省有郭堡水库工地(俞梅荪:《海军反右五十周年》)丶晋普山煤矿,广东省有三水农场丶白云山农场,广西省有柳江新兴农场,青海省有黑石头农场丶祁连农场,湖北沙洋劳改农场,湖南省福田劳改农场等。

二,劳改农场到底囚禁和杀害了多少右派分子?

遍布国中的每座右派屠场都关押了数百至数千的右派分子,安徽省白湖农场经常保持着五万劳改犯人;江苏省大丰劳改农场面是大陆八大劳改农场之一,由上海市丶江苏省创办管理,占地20多万亩,是由当年江苏丶上海丶浙江丶安徽丶山东等省的右派分子开发的,高峰时有右派分子4万多人在这里服着暗无天日的劳役。但现在搞到名单的却寥寥无几,一是《四川省峨边县沙坪劳教茶场右派名录》,一是《黑龙江省八五0农场右派名录》,一是《黑龙江兴凯湖农场墓地丶京郊清河农场墓地丶京郊北苑农场墓地部份死者名录》,《云南省弥勒县东风农场右派分子名录》(待公布)以及今天这份《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

究竟死了多少人?也是党国最高机密,农场和公安部门始终不肯公布。但据在劳改队里当过统计兼文书的杨崇道先生说,光是他所在的那个队百十来名右派中,经他的手写了《死亡报告》的就有三十余人,几乎占这一个队右派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勉强活着的也都已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随时随地都可能魂归西天。“我们的生命如此不值钱,连畜生都不如!”“猪和牛马都喂得饱饱的,我们却挨饿!至于荷兰种牛的待遇,更不知比我们的要高出多少倍!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也会被饿死!”

辽宁省锦西煤矿劳改队,经过大跃进后的饥饿岁月,1,200名右派丶犯人已饿死了一千人,还没有饿死的 200人中的198人,都已骨瘦如柴或全身浮肿地卧床不起,成了还剩一口气的僵尸;另两个人靠吞吃活剥青蛙丶蚱蜢和蝴蝶,才能下床走动走动。(戴煌:《九死一生》)

四川省415筑路支队,五千名右派分子到文革前便剩下不足一半;而一半多的右派分子,不是死于饥饿丶就是死于工伤,不是自杀丶便是逃跑,不是被杀掉丶便是被判刑。著名右派分子铁流先生是少数的生还者之一。直至今天,他仍心有余悸,常有恶梦相伴。(铁流:《铁流文集》)

甘肃省夹边沟劳改农场,从1957年10月开始羁押了近三千名右派分子,但到1961年所谓要“抢救生命”的时候,被抢救出来的只有六百来人了,而这些人在抢救过程中又死掉了不少。(赵旭:《我的右派情结》)

三,对《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的初步分析

这份《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的最大特别点,就是男女性别的极大悬殊。489个右派分子中,只有12名女性,仅占2.45%;难道中国共产党特别惜玉怜香乎?当然不是。刘宾雁曾给丁抒讲了两个故事:其一,是一位中学校长看上了本校体育教员的妻子,将那教员定为右派送去劳改,进而将其年轻貌美的妻子弄到了手;其二是一位中学教员,因偶而撞见校党支部书记与一个女人的奸情,被扣上帽子后送去劳改。

刘宾雁的故事绝不是孤证。当年我看《天云山传奇》,就对仲星火扮演的吴遥恨得牙痒痒。中共天云山特区党委书记吴遥把天云山考察队政委罗群打成右派分子后,就向其女友宋薇施加压力,逼令分手,再后代而娶之。毛泽东死后,任中共地委书记兼组织部长的吴遥,又千方百计地阻挠对罗群冤案的纠正,以维系自己的婚姻和其它既得利益。可想而知,在477个男性右派分子中当有不少因为有漂亮的妻子或情人而落难的;也有不少是撞破领导人好事的倒霉蛋。

名单中有大名鼎鼎的吴祖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美艳亲王丶评剧皇后新凤霞非“神童作家”吴祖光不嫁,也不知得罪了多少拜倒在她裙下的老干部丶老党员丶老革命,新凤霞甚至于对杨尚昆老婆李伯钊这样级别的“媒婆”也不稍假辞色。请问,在党天下丶权天下的新中国,吴祖光不当右派,还有天理吗?当吴祖光被打成戏剧界最大的右派分子时,有多少人劝新凤霞离婚,垂涎已久的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更以为水到渠成丶可以乘虚而入了;但正气凛然的新凤霞,想都不想就给予回击:“他是好人,我等他”,“薛平贵从军,一去十八载,那么我等他二十八年。”于是新凤霞也成了右派分子。

《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的第二个特点是:这些来自国务院各部委,中共中央丶共青团中央丶民主党派中央机关和军队的489人中大部分是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丶中专毕业生,也有初丶高中生,还有个别低至初小的;489人中几乎全部是低级干部职务以技术员丶办事员丶科员为多数,少数为科长丶付科长,标明付处长的只有两个,甚至有几个是工人。

这说明这批右派分子基本上是“指标”丶“任务”和“补课”的牺牲品。1954年重庆大学地质系毕业的黄治中,主动要求到柴达木青海石油管理局地质研究所工作,鸣放丶反右时,他正在北京石油学院进修;由于石油管理局没有完成抓右派的“指标”,便把刚结业回到戈壁滩的他给“补”上了;尽管他“一张大字报没写,一句话没说”(黄治中的女朋友也因为不肯揭发黄的“罪行”,而成了右派分子)。这是因为在大知识分子和大干部中的右派,该抓的都抓了,剩下的不是自己人,就是上边要保的;所以只好让刚来的丶关系不深的丶还未成帮入伙的丶无权无势的小人物来当替死鬼。以至这批右派分子中,有不少是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科员丶办事员丶通信员丶保管员丶制图员丶工人;有只有高小文化程度的司机丶服务员丶保管员,其工资有低至每月32元丶25元的;军队中的右派分子更可怜,全都是初中丶小学教育程度的尉级连丶排长,甚至还有下士付班长丶列兵战士。地方上这种现象也极普遍,四川丶安徽丶广西等省都在中小学教员中抓了大量的右派分子。辽宁省锦西县153名右派中,百分之七十是教员;山东省庆云县114名右派中,百分之七十二是教员;吉林省延吉县169名右派中,教师和医生占了百分之九十二。(丁抒:《阳谋》)

本来中共中央规定不在工人丶农民中抓右派,但当权者想要将工人丶农民中不顺眼的人定为右派时,也还是有“办法”。例如,《中国青年报》社副总编辑丶团中央候补委员钟沛璋的妻子陈敏,本是工人,就是通过更改她的出身和成份,而把她和钟沛璋一起划为右派分子的。

四,谭耀宗丶曾钰成们且莫得意忘形

《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的第三个特别点是:绝大多数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50岁或以上的只有3个。

中国共产党所有罪行中,最罪大恶极的有两件,一是扼杀知识和知识分子,一是扼杀年轻人。1949年中共席卷大陆之时,许多科学家丶学者是要离开中国的,但共产党却千方百计地劝他们留下来;许多教授丶博士在外国过着极滋润的日子,但共产党要千方百计地把他们骗回来。但留下来丶骗回来后干什么呢?一是把他们送进牢房丶劳改场,二是叫他们去见闫罗王。上海法学教授杨兆龙除懂法律之外还懂得八国语言,在中华民国最高监察长位置上,救过数以千计的中共党人;但忘恩负义的中国共产党不但把他打成了右派分子,还派特务以“偷渡去美国”的圈套企图引他上钩,结果把他关了二十多年(何济翔:《沪上法治梦》);钱学森为两弹立了汗马功劳,结果仍然是“内控右派”。因为轻信中共谎言而留在大陆或从海外回去的,如果不在土改丶镇反丶三五反丶肃反丶反右丶文革丶六四清算等各种运动中被被肉体消灭,也要被整得焦头烂额丶九死一生,这些苟免的也就只有“像狗一样夹着尾巴”的份儿了。

对青年的摧残丶扼杀更是不遗余力,思想改造丶又红又专丶反右丶文革丶上山下乡丶教育市场化丶伪造历史丶箝制思想和言论,中共的一举一动没有一个不是与中国的未来相为敌的。中国共产党是以毁灭文化丶毁灭未来为己任的卖国特权团伙,这已为无数历史所证实。

看到最近香港区议员选举后,谭耀宗丶曾钰成之流因暂时的胜利而张狂和得意忘形的样子,又让我想起张学良丶黄炎培丶龙云丶傅作义等当年为虎作伥丶为狼前驱丶变节从匪后的不幸丶悲惨结局。即使谭耀宗丶曾钰成真是“自己人”如潘汉年丶沙文汉丶彭真丶刘少奇,又如何呢?最终仍逃脱不了当右派丶当特务丶当内奸丶当工贼丶当叛徒,当反革命分子的命运!

谭耀宗丶曾钰成之流及跟其瞎起哄而大捞稻草丶大揩其油者,也请看看这份《北京市送853农场右派分子名录》,别忘了历史的教训!


来源:观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