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移民代表傅先财亲属被监控骚扰


在上个月被暴徒殴打致残的三峡移民傅先财住院已一个多月,目前病情稍有好转,但警察阻止他与其他三峡移民接触及通话,陪伴他在医院的家人也被当地公安严密监控,跟踪。

为三峡工程移民争取合法权益的傅先财因接受德国媒体采访在6月8号被湖北省秭归县公安约谈之后,回家途中被不明人士袭击,伤势严重,是德国驻华使馆提供了六万元人民币做手术,一个星期后手术才可以顺利进行,目前手术已一个多月。

据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星期五引述国内知情人士说,傅先财病情稍有好转,其手臂已稍能动,手指也略有知觉,但由于还不能咳嗽,其肺部的痰仍需靠用吸痰器进行人工排痰。星期五,傅先财的儿子傅兵向记者表示,他父亲已趋于瘫痪到最后能够坐轮椅已经不错了。

傅兵:“神经受了伤在颈部的地方,完全恢复的可能是没有了。要完全恢复走路是不可能的,理想的状态就是可以坐上轮椅了。”

中国人权说,湖北省秭归当局为了防止傅先财病情外泄,从6月下旬开始,监控和看守的警察人数已由3人增加到5人,并禁止其他三峡移民前往医院探望,就连傅先财的儿子及妻子看望也要每个人单独去,并规定不能超过30分钟。傅兵向记者表示,现在连电话都不允许带进病房,完全切断了傅先财与外界的联系。

傅兵:“以前是两个人现在只能进去一个人。我们(和母亲)两人轮流进去,再说时间也有所调整都是半个小时。不能带手机什么的通话。”

傅兵向医院要求查看父亲的病历也屡被拒绝,记者打电话到傅先财所住的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务科询问,对访表示,只有出院时才能复印病历,住院期间只能向医生询问病情 

记者:“傅先财不是在你们这里住院吗? 他的病例你们为什么不让家属看呢?”

工作人员:“病人出院以后可以复印,但是不能看。”

记者:“病人住院期间其病例家属应该有权利看吗。”

工作人员:“住院期间病情你可以直接问医生,出院以后你需要资料你可以复印病例。”

据了解,在六月中旬,德国驻北京大使馆官员及一位医生曾到医院探望傅先财,但是,医院也不允许德方看有关傅先财的伤势的X光结果。此外,傅兵被公安贴身跟踪,当他质问跟踪者时,对方明确表示,这是上级的命令。

傅兵:“我到车站准备上公汽了,他形影不离的距离非常近。到了车站之后我就用眼睛瞪着他。他说了一些跟踪方面的事,他说没办法是上级指定他这样做的。”

记者星期五打电话到秭归县公安局询问有关跟踪傅先财家人的情况,对方表示,他不认识傅先财也不知道跟踪的事情。

公安:“你说的这个人我不认识,另外,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不清楚。”

不仅如此,中国人权说6月下旬以来,秭归县公安局加派警力,凡对傅先财事件知情的人都受到严密监控,其弟傅先进被秭归县公安局以“旅游”名义带走;傅先财的亲属、朋友都受到严密监视,秭归县茅坪镇九里村顔克华家有6名警察进行24小时监控。

茅坪镇杨贵店村阮久胜经常被警察带往外地,警方对他进行恐吓或利诱,让他不要再参与移民维权活动和为傅先财事件奔波讨说法。

据了解,傅先财5月19日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的采访时,曾指责当局至今没有把事前许诺的补偿金补给130万因三峡工程而被迫搬迁的民衆。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采访报导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