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命之年得美貌娇妻---聂卫平的三段婚姻


以棋为媒牵手进“城”

在经历了两次不成功的婚姻之后,聂卫平的感情世界一度成为真空。可就在聂卫平50大寿之时,一个靓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老聂身边。这就是他的第三任妻子--兰莉娅。兰莉娅是个面貌姣好的贵州姑娘,身高1.68米,今年只有27岁,和“知天命”的聂卫平整整相差了23岁。但年龄的差距似乎并没有成为两人的障碍。据老聂讲自己是去贵阳下棋时和兰莉娅结识的。小兰会下棋,对老聂很早以前就很崇拜,在贵阳当地一位头面人物出面做他们的月老时,两人以棋为媒,很快就相互熟稔,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了解,两人遂牵手走进“围城”。

说到两人的感情程度,本是性情中人的老聂现在处处为小兰着想。据说去年 10月的一个晚上,老聂的一位朋友正在一家俱乐部下棋,接到老聂从街上打来的 “求救”电话,老聂洪亮的声音几乎让满屋子里的人都听得到。在听完老聂“求救”的电话后,大家都忍不住乐了。原来,老聂问:北京哪个地方能看电影?由此可见老聂对这位夫人的疼爱之情。

年轻的聂夫人既漂亮亦能干。今年春节后不久,老聂请围棋部及棋界一大帮朋友到家里吃饭,当小兰提出是不是在外摆宴时,老聂说,既然请大家来家里做客,还是在家里自己做为好。结果,好家伙,整整一个上午,小兰和她的妈妈即将一大桌子菜全部准备就绪,老聂也乐哈哈地当下手帮忙。吃完这顿可口的饭菜出来,围棋部有人不禁大为感叹:“老聂这次可真的有福了!”


生活磨砺玫瑰退色

聂卫平在自传《围棋人生》中这样描述与第二个妻子王静从相识相爱到两人相背的过程:1990年春节前夕,湖南电视台想请北京的一些知名人士去参加他们的春节晚会。那时我的名气非常大,资格也老,出差都是车到楼门口来接。但是那天出发前突然接到电话,让我自己到训练局大门口上车,并告诉我,总政的女演员王静与我同行,我听了心里就不大愉快,可没办法,冒着寒风来到大门口。坐到车里又等了半天,王静还没来,我憋了一肚子火,可又没处发泄。

走进机场大厅,有人过来对我说王静在那边,我从远处看见那边有一个女的,穿得很时髦,我心想王静算什么,凭什么要我去见她?因此我说她愿意见我叫她来,我不可能去。后来听王静说,人家也对她说,聂卫平到了,是不是去见一下。她也觉得他算什么,为什么要拜见他?当时我们都拿着架子,彼此没见成。但那时我知道她就是王静了。

吃饭时,主办单位又把她安排在我旁边。她的酒量引起我的注意。我仗着自己酒量很好,就想借这个机会把她灌醉,让她出点洋相,也好发泄一下憋在心里的怨气。我开始拼命灌她,话自然就多了,喝到后来居然没把她灌倒,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于是我对她说晚上有空还可以再接着喝,我是非要把她放倒不可,她居然也答应了。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

回到北京后,她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卡拉OK。这时我和我的第一任妻子小孔的关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任何一个女孩儿来找我,我都会同她交往的。

从那以后,王静经常到体委来找我,也不怕别人议论。而我去她那儿总是躲躲藏藏,不敢公开。后来人们议论得多了,可能是逆反心理,我们两人反而不在乎了。

接着,我和孔祥明离婚马上就和王静结了婚,因为时间已经刻不容缓。没过多久,王静就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就喜欢儿子,后来王刚给我们这个儿子起名叫聂云青。

我和王静平时的日常生活比较平静。由于我们俩的专业隔得太远,在事业上相互帮助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她要演出,我要比赛,匆匆忙忙,真正在一起交流感情的时间太少了。在生活上,我是依赖型的,可王静也不是生活型的。因此,即使是生活上互相照顾也不太多。渐渐地我俩在家务和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也开始了争执,争执过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我们开始都意识到了爱情悄悄远去,最终我们分手了。


不尽如意突出围城

聂卫平对于第一段婚姻的破裂是这样述说的:我和孔祥明在1965年就认识了,那时我俩一起参加在成都举行的全国少儿围棋比赛,那年她10岁,我13岁。1973 年国家体委组建围棋集训队,我和她都应召入队,我们开始朝夕相处。

那时有不少人为我介绍女朋友,在一个个都不行之后,我的婚姻问题成了“ 老大难”。1979年国家围棋队到日本访问比赛,我和孔祥明都去了。在一次日本棋手的聚会中,大家互相开玩笑,一个日本棋手说,陈加锐对孔祥明有意思。陈加锐原是我国的七段棋手,后去了日本,那天也来了。这时我们的一名棋手马上反驳说,你瞎说,孔祥明早就跟聂卫平了,根本不可能跟陈加锐。

本来我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猛地提出来,显得特别敏感,而且我突然发现小孔真的对我很好。我半开玩笑地问,这是真的吗?我这是试探,把球踢给了小孔。小孔在众人的目光下忸忸怩怩地说,可能是真的吧。她回答得很微妙,没有明说,但我马上就明白了,这是真的。回到北京,我们很快就结了婚。

在事业上我与孔祥明有共同语言,在家庭生活中她很能干。在我成功的后面,有小孔很大的功劳。1981年,我们的儿子降生,我给他起名聂云骢,意思是云中的骏马。

我和孔祥明最后的决裂是因为我认识了王静,后来王静怀孕,又不肯把孩子打掉,我迫于无奈,只好向小孔提出离婚。

离婚之后反思我们的关系,我认为有一步最大的“漏算”,就是两人的个性,或者说是兴趣爱好。比如我喜欢打桥牌,有时还把人招到家里来打。小孔对打牌反感至极。人就是这样,你越不让我打我偏打,还就跟女的打,故意让她看。另外我喜欢足球,这个她也不喜欢,而且一点都不看。

在我离婚这件事上,几乎遭到了亲友的一致反对。我妈妈大骂我,你怎么能这样!伍绍祖、李富荣也找我谈话,做工作。姜昆最绝,一见面就说,原来你也是人啊!我们都以为你不是人是怪呢!话虽幽默却不乏挖苦之意。

我自己也不愿意离,可当时确实没办法。


信息时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