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上熱搜的洪水 一無所有的他們(圖)

2022-06-25 08:40 作者: 流落南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洪水
 

【看中國2022年6月25日訊】一棟兩層樓的房子,被渾濁的洪水沖走,片刻間瓦解湮沒在向前的水流中。

這個位置,是劉成從縣裡返鄉的必經之路,房子的主人,也是每次路過必定要打招呼的老鄉。

這裡是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6月3日、19日接連兩輪特大暴雨,特大山洪再度席捲此地,該縣譚家場鄉受災最為嚴重,路、電、通訊全面中斷。

人們在手機屏幕上見識到此次洪水的威力,懷化山村裡的居民被山洪捲走一切,留下一地泥濘,與外界失聯。直到6月22日,話題「英德洪水」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公眾才意識到洪水正在南方肆虐。

百年一遇、歷史最高、特大洪水……在新聞裡頻頻出現的這些關鍵詞背後,是被洪水衝散的村莊、毀壞的農田道路,還有失去了家園的他們……

6月23日,上午10點,劉成裝車完畢,準備前往辰溪縣譚家場鄉。

車裡是他和所在單位同事湊的一批食品,這是譚家場鄉目前最緊缺的物資,6月19日山洪暴發後,當地斷電斷網,路面受損嚴重,村民急缺吃喝口糧。

劉成聯繫不上村裡的親戚,他形容譚家場鄉是「一座孤島」。

這趟行程,他不知道會在哪裡停車,如果車子無法前進,那他就只能徒手將這些物資扛進村裡。

向孤島走去

譚家場鄉,湖南懷化市辰溪縣的一個普通鄉鎮,下轄11個自然村。

今年的雨水尤其多,從五月份開始就下個不停。劉成在辰溪縣裡當駕校教練,頻繁降雨給他的教學帶來了不少麻煩。

在縣城裡的他嘗試聯繫住在大板林村的70多歲姑父,沒有聯繫上。姑父住在山旁邊一棟老木房子裡,劉成擔心這老房子撐不住連日暴雨的襲擊。

他自己的家也在那附近,搬到縣裡十餘年,逢年過節還是會去老房子裡熱鬧一下。那是一座建了快40年的兩層樓房,去年劉成還花兩萬塊錢翻新屋頂,換成了喜慶的紅色。

早在6月3日,一場猝不及防的大暴雨,引發了前所未見的山洪突襲譚家場,短短几小時,上漲水位之高,受災面積之廣,受災人口之多,都超過了歷史記錄,災後重建工作緊鑼密鼓展開,直到12日恢復正常供電。

當時,這場山洪是「百年一遇」的,但沒想到半個月後,記錄就被打破。

19號的暴雨,明顯超出了人們的預期,比3號更猛烈。

劉成穿了雙拖鞋,開著摩托車出門。聽說路面被毀,他選擇了最輕便的出行方式,以往開車回村只需六七十分鐘。這次,用了兩個小時才到途中的伍家灣村。

單是這兩個小時的路程,「慘不忍睹」這個詞在劉成心裏變得具象。集鎮上,山洪留下一地泥濘,商鋪的貨物就在大街上橫七豎八躺著,折段的樹枝堵在了店門口,無處下腳。

再往前走一點就沒路了,劉成把摩托車停在了路邊。和他一樣從縣裡、其他地方趕來的人,也都在這裡更換了交通方式。

大家一起找路,一起步行,用盡力氣往村裡走去,他們要去找自己的親人,找自己的家。

從孤島中出來

就在劉成開路前往譚家場鄉的途中,胡晶正在離開這座孤島。

回程的車上,車子一路顛簸,他說,「我馬上就要沒信號……」果然,與流落南方的通話被中斷,再打過去無法接通。沒電沒網,手機派不上用場,村民們喝的水也是去老式水井裡舀上來的。

自從月初發布汛情預警以來,胡晶就沒離開過譚家場鄉。他還記得6月3日那場「驚天動地」的洪水,早上8點半,剛吃完早飯來到單位門口,眼睜睜看著洪水沿溪而下,迅猛之勢讓人來不及思考,只記得洪水衝開了商鋪的卷閘門,貨物被沖走。

也就五分鐘,洪水淹沒了整個街道,76家商鋪無一倖免,但無人員被困。

前往譚家場的必經之路被山洪沖毀,只剩下半截路面,斷成好幾片,路面懸空,土地已被沖走。

橋面也斷了,一群人不得不蹚水,一米深的河水沒過了腰。

走走停停,到了下午,溫度升高,體力幾乎耗盡,劉成後悔出來得急,連口糧都忘記帶了。此時距離村裡姑父家,行程還未過半,但前路在哪,還不清晰。

突然他就發現,曾經佇立的一座山沒了,整個山體滑坡,泥土已經不知道被衝向了哪裡。

和他一樣進村的人還有一些,有的背著行李口糧,手腳並用前行。他們和劉成一樣,在縣裡打工,在縣裡有了新家,留守在鄉村裡的往往是老人和小孩。

他們也遇到了搶修路面的政府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勸說著不要進村,村裡沒電沒網,西邊山體滑坡了也沒路,進去就等於失聯了。但是沒有勸退一個人。

天黑了,還沒到,能走的路越來越少,全是泥濘,劉成發現腳已打了好幾個泡,走起來隱隱作痛。

手機時間顯示晚上10點,在手電筒筒的燈光下,他估算下姑父家的位置應該在500米內,但僅有的那條路已經被毀。

原本的直線路徑,硬是轉了好幾個圈,彎彎繞繞有路就上,劉成已經忘了那晚的路線,只記得周遭一片靜謐,拖鞋踩過泥濘留下「吧嗒吧嗒」的聲音。

年逾古稀的姑父這輩子經歷很多,但這次百年難得一遇的山洪,仍然讓他不知所措,劉成不知道如何安慰眼前的這個老人。

屋子裡被山洪洗劫,大門不知去向,黃泥還堆積在地面上,被褥被堆放在一角。

12個小時的路程,飢餓、疲憊、擔憂凝結在劉成心底,這一晚,他和姑父借宿在鄰居家中。

「什麼都沒有了」

在湖南的夏天,洪水對於每個中年人來說再熟悉不過,防汛更是日常。在劉成記憶中,上一次可怕的洪水發生在2017年7月,跟今年狀況不同,那次洪水主要集中在辰溪縣城區,他逃到表弟家中,隨著持續暴雨,眼看著洪水水位逐步上漲,一家人從一樓轉到二樓,在二樓呆了三天。

現在想起他仍覺得惶恐。當時弟妹即將臨盆,消防員的救生艇無法靠近自家樓房,弟妹馱著大肚子爬下樓,在一片渾濁污水中被送往醫院。那年7月2日,侄女出生,隨後健康長大。在洪水包圍中,一家人於絕望中等來了最可貴的希望。

21日下午,劉成決定回縣城弄些緊急物資。回程的路況有改善,每隔一段路就有人員在清理路面。

這一次如此真切感受到了山洪的威力,劉成感到一陣陣的難受和絕望,山川房屋、道路橋樑,在山洪襲來時都脆弱不堪。辰溪縣譚家場鄉,被山洪兩度造訪,摧毀得面目全非。

劉成甚至來不及去看望自己家的老房子,他想著,那也不過是一地泥濘罷了。

返程路上,劉成見到了房子被沖走的楊大叔。

那棟二層小樓是他回鄉路上的必經之路,之前穩穩噹噹立在馬路邊,是村裡的地標建築。

劉成和他搭話,這什麼都沒有了啊。

楊大叔情緒毫無波瀾起伏,只是重複了他的話,是啊,什麼都沒有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流落南方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