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銀行」也來教訓老百姓了……(圖)

2022-06-03 08:25 作者: 耗腩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2年6月3日訊】6年前的光棍節,大批鄭州市民無視禁放規定,當街劈裡啪啦放起了鞭炮。

大夥不是來慶祝雙十一的。當天中紀委網站挂出了一條消息,曾經擔任過鄭州市委書記的吳天君落馬。

吳書記當年主政鄭州時有個外號,叫「一指沒」。意思是他指點過的地方全都要拆掉。從市長到書記的五年,吳書記平均每年指100多個城中村,將近兩百萬人感受過書記的一指沒。

體驗過吳書記指尖功力的,還有擔保小貸行業。

當時,有能力從工信廳搞來牌照的政府官員、涉黑勢力、銀行員工,迅速開起了近2000家擔保公司,以遠遠超過銀行存款的利率,吸納了上千億資金。吳書記一上任就伸出手指:快查快辦快判。

後來,吳書記落馬,自己在中植系做財富管理高管的兒子也被帶走了。可有的事兒能快,有的事兒快不了。

中原大地的百姓,差不多每隔10年就要被「非法集資」折騰一回。上世紀末是河南三星,10年前是遍地擔保小貸。

黑格爾曾說,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沒有從歷史中學到到任何教訓。

筆者覺得這話說得不對。起碼中原百姓還是學到了教訓的,大家不但老老實實把錢都放在銀行裡,還仔細學習了銀監會郭主席的講話:天上不會掉餡餅,宣揚「保本高收益」就是金融詐騙。

然後今年,「銀行」也來教訓他們了……

1

2020年,在深圳教物理的孫老師,在度小滿上看到了網際網路存款業務。

孫老師算了筆賬,把錢存在支付寶利息,不如存大銀行的定期;大銀行的定期,又不如存在騰訊微眾銀行,那裡利息有4.2%。BAT裡最地道的,是百度的度小滿。雖然產品是地方小銀行存款,但利息有4.6%。

孫老師雖然沒聽過什麼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新民生村鎮銀行,但看到產品簡介上清晰寫著銀行存款,所以毫不猶豫地買了。

小心翼翼的孫老師,還專門去查了銀行存款保險的牌照名單。這幾家名不見經傳的銀行,都在名單裡。為了保證安全,多疑的他中途還支取過好幾次錢款:一切都顯示正常。

去年春節前後,孫老師收到了一則來自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的簡訊。簡訊說,儘管網際網路平台下架了相關產品,但是:用戶依舊可以通過銀行小程序繼續存款。

雖然銀行違背了監管層不得異地攬儲的規定,但孫老師哪裡知道這些,他還是陸續在存錢。就這樣,深圳孫老師全部積蓄170萬,藉助網際網路的渠道,存進了千里之外的河南村鎮銀行。

然後就是上個月,孫老師從新聞裡看到,幾家河南村鎮銀行的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涉嫌勾結內外,非法吸儲,正在被警方調查。一名副行長已經被通緝。

孫老師顫顫巍巍點開小程序,驗證了新聞的說法。從那天開始,他的幾個銀行小程序,一直顯示系統維護升級。媒體報導說,此次事件波及7家銀行的40萬用戶,涉案資金超過:400億。

這40萬人,有的是被網際網路第三方平臺吸引而來;有的則是通過銀行自己的小程序存入錢款;有的則是被中介介紹而來。他們的存款,就這樣莫名其妙變成「非法」了。已經2022年了,竟然還出現了站著存錢、跪著取錢。

河南許昌市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駐馬店的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商丘市的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市的新東方村鎮銀行,以及安徽蚌埠的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黃山市的黟縣新淮河村鎮銀行,集體拔了網線。

七家村鎮銀行中,四家有同一個股東,根據官方披露,非法吸儲的主角,正是這個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

2

2020年8月19日,河南南陽呂候墓遺址,來了幾十個人。為首的是北京豐實投資基金總裁呂長勝,在他身旁恭恭敬敬伺候著的,是河南新財富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呂奕

《史記》裡記載呂氏的祖先,是替舜帝掌管禮儀的伯夷,後來被封在南陽地區,當了呂侯。在祖先面前,京城來的呂總儘管60歲年紀了,還是三跪九叩,上了柱大腿一樣粗的香,旁邊的呂奕一直在小心攙扶。

當天的合影裡,呂長勝親切地摟著呂奕。呂奕的紅色T恤上有一句英文:I’m the King.

呂長勝是在京城長袖善舞的人士,因為其頗有能量,甚至有了外號:上天入地呂長勝。

相比呂長勝,呂奕的名氣侷限在河南的一些小圈子裡。1974年出生的呂奕,國籍是塞普勒斯,他介紹自己是賴比瑞亞駐中國商務投資代表,塞普勒斯阿芙羅賽達投資集團董事長。有傳言他靠搞小貸起家。可能覺得這種生意上不了台面,所以他旗下有許多公司,都不出現他的名字,其中就包括河南新財富集團。

呂奕真正的第一桶金是來自高速公路。2003年9月26日,河南蘭考到瀋丘的蘭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設方蘭尉高速開發有限公司背後實控人,正是呂奕。這條61公里的高速,總投資24億元,呂奕也獲得了公路30年的收費權。

國家重點高速建設項目交給一家民營企業,這在當時已經有點奇怪了。呂奕的兒子呂洋,也在項目的工程質量部任職。後來人們知道,呂奕把高速公路收費權抵押給銀行,借到了修路的資金。這才叫真正的空手套白狼。

此後,以蘭尉高速的收費權作為質押,呂奕借到了很多錢。

2017年,因為一筆貸款沒有通過,呂奕向自己的合夥人林樂平提出,將林旗下50%的股份轉讓給蘭尉高速,再以此向恆豐銀行申請貸款35億。時任恆豐銀行董事長的蔡國華親自對這筆貸款開了綠燈。直到蔡國華落馬,這筆貸款也沒有歸還。而把股權借給呂奕的林樂平,還因職務侵佔罪被送入監獄。

呂奕的一生,就是搞貸款的一生。

蘭尉高速開工不久後,他就開始參股銀行。他成立了河南新財富集團,專注入股河南的地方銀行。無論是新財富集團,還是這些銀行的股東名單裡,都沒有呂奕的名字。人們是在這些銀行牽涉的案件裡,在官方的披露裡,才看到了呂奕的名字。比如2018年,鄭州銀行副行長喬均安被判刑。判決書裡,呂奕為尋求貸款,向喬均安借款900多萬,而後又行賄2300多萬。兩人還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由喬均安負責搞定銀行批准,呂奕借款後再放貸給其他公司。

在這份判決書裡,呂奕的身份是新財富集團董事長。而呂奕的新財富集團究竟入股了多少村鎮銀行,目前還不能確定。

3

七家村鎮銀行集體拔網線的時候,呂奕已經逃往美國。

2022年2月,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因受賄被逮捕,呂奕曾協助調查,進去了幾個月。出來後,他就去了美國。幾個月後,河南的村鎮銀行就爆雷了。呂奕或許陰差陽錯躲過一劫。

他在紐約有一家新媒體,號稱與聯合國有往來,2014年還以NGO身份得到了美國聯邦稅務局的免稅待遇。他就以該媒體理事長的身份,混跡於華人圈子。而在河南,他是一個在北京有關係、喜歡翡翠、喜歡雇佣退伍軍人的好大哥。談生意時煙不離手,還會把客人請到一個擺滿了翡翠的房間裡,隨手送給客人一塊正陽綠。

在河南村鎮銀行的事情曝光後,有不少人認為呂奕不可能賠不起。他號稱自己有很多絕世珍寶,總價值6000億,在飯局上說自己安排了古董在海外的展覽。傳言越傳越神,呂奕甚至被人叫做:河南古董第一人。

從其以往搞貸款的經歷來看,「河南古董第一人」入股村鎮銀行,目的非常明顯,就是為了搞貸款。在吸儲能力上,村鎮銀行與大銀行相比,劣勢明顯。但這個劣勢在網際網路貸款出現後,被奇蹟般地抹平了。

網際網路存款興起於2015年。監管層明確可以根據申請人開設的I類賬戶來確認信息,遠程為用戶開設II類銀行賬戶。這為銀行參與網際網路金融,敞開了口子。

當年建立起來的存款保險制度,把大中小銀行拉到了同一起跑線。在網際網路平台上,用戶沒聽說過小銀行,大家覺得我認識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周鴻禕就行。可那時候最火的理財產品是P2P。網際網路存款沒啥優勢,直到屁凸屁泡沫徹底破滅,大家才想起監管當年留下的這個口子。

最先吃螃蟹的是京東。2018年,京東網際網路存款業務規模達到了1500億。一開始還不緊不慢推進業務的度小滿急了,高層要求追趕京東:縮短對接時間。

然後,大家都邁開了大步子,小米金融、度小滿、360金融乃至中國人壽都跑步進場。這一跑,就跑出了一個金礦。地方中小銀行攬儲規模,是他們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數字。

兩年時間,網際網路存款規模已經發展到了上萬億元。

2021年1月15日,央行下發通知,明確提出銀行不得通過非自營平臺開展定期存款和定活兩便的存款業務;還禁止銀行進行跨區域的攬存。各大網際網路平臺開始陸續下架類似產品。但村鎮銀行已經領略到異地吸儲的快樂,怎麼可能隨便停下。他們用小程序、APP,聯絡到了深圳孫老師這樣的老客戶,繼續吸引他們存款。

在爆雷的時候,有的銀行網際網路存款率已經達到了:83%。

4

幾年前,一個在網際網路平臺做風控的朋友去考察一家地方農商行,銀行領導說我們貸款不良率只有0.2%,而且全都有抵押。

這個不良率別說村鎮銀行了,四大行、招商、平安都做不到。然而等他們拿到明細一看才發現,領導可能弄錯了小數點。這家銀行的不良率20%都不止,貸款本金還不上,連利息都在不斷展期。

朋友所在的網際網路平臺,此前非常想和村鎮銀行合作,因為利率高,引流效果好。此外,規模越大,佣金也就越高。等看到了明細,領導的朋友有點害怕了。

村鎮銀行的亂象,讓這些見慣風雨的網際網路人,心驚膽寒。

在呂奕這樣的股東眼裡,銀行就是他們的提款機。就比如包商銀行,大股東從2005年起就通過註冊209家空殼公司,相互擔保等形式,借出347筆貸款,長期佔用資金多達1560億,每年光利息都高達百億。

到被監管層接管時,包商銀行已經出現了嚴重的資不抵債。如果沒有公共資金接入,債務人償債率將低於60%。

這些案例雖然惡劣,但並沒有傷害到一般儲戶對於銀行業的信心。但這次,情況有點不一樣。

河南新財富內外勾結挪用銀行資金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一個問題是:用戶的錢到底是不是存款。

4月中旬事發到現在,事件性質仍未定性。用戶們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存款被定性為非法吸儲或非法集資。同樣提心吊膽的還有一眾第三方平臺,如果是非法集資,他們也要為此負責。

涉案的400億里,大約四分之一的用戶資金來自中國人壽的國金所。根據當時中國人壽的宣傳,只有購買了保險的老客戶才能獲取額度,一般人還買不到。一位人壽的老客戶說,出於對人壽的信任,她通過國金所把錢存入了銀行。為了能獲取額度,她還額外購買了幾份保險。

當然,對第三方平臺來說,他們也很委屈。正規的金融牌照,有銀行存款保險,合法的流程和渠道。錢都是公對公轉賬轉入銀行的戶頭,一切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

最倒霉的,還是40萬儲戶。

今年呂侯的忌日,呂奕和他的大哥恐怕不會回河南上香了。

以前看《駱駝祥子》,高媽勸祥子把錢拿出來放高利貸或存進銀行,讓錢去生錢。但祥子無動於衷。他不相信銀行:祥子覺得把錢放在銀行,銀行給寫幾個字,蓋上一個小印,這錢就給人家了,他覺得這是虛無縹緲的事情。

以前為祥子感到悲哀,不讓錢生錢,坐等通貨膨脹,白白錯過了很多人生突圍的機會。但現在,看著這些村鎮銀行發生的事,突然覺得就算做祥子,似乎也沒什麼問題。

魯迅也曾說過,有時候百姓用汗血求來的金錢,也就夠虎狼的一舐。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