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警惕中共擺脫法律束縛 動盪之期為時不遠(圖)


知名人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人權中心研究員陳光誠
知名人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人權中心研究員陳光誠(圖片來源:2020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5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雲澤水採訪報導)近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發表言論稱中國的「清零防疫政策不可持續。此舉又將大陸的疫情防控問題推向風口浪尖,面對譚德塞的「好心提醒」,中共方面發言駁斥,同時譚德塞的相關言論已經被刪除殆盡,關於「清零」防疫政策,中共的態度是絕不可妄議。

為此《看中國》採訪知名人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人權中心研究員陳光誠進行分析解讀。以下為採訪實錄:

記者:

中共對譚德塞最新言論的態度令人感到震驚,一切人等不能對「清零」政策有任何的質疑,這本身就夠說明問題。目前看,中共在疫情方面有兩個軟肋,一是現在北京當局「清零」政策,二是關於病毒溯源,中共極其不願意讓外界提起這兩個事。

陳光誠:

關於病毒溯源這件事情,被中共非常成功的運作了,不僅把譚德塞變成了譚書記,而且也讓西方民主國家放棄了病毒溯源,病毒溯源的問題已經被成功的轉移到打不打疫苗,疫苗有沒有用,到底打一針有用還是兩針有用等等的問題上來了,實際上這算是中共在西方的一個經典操作。

其中,中共搞定關鍵人物譚德塞只是一方面,譚德塞背後是世衛組織,而世衛組織在某種程度上講無法左右西方國家的態度,頂多憑藉國際組織的影響力,提供一些權威的說法而已。比如說世衛組織沒有辦法左右白宮的一些想法,可是現在我們看到美國都放棄病毒溯源了,其實美國並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沒有專業的報告,就是不想做。

另外,2020年中共向世衛組織注資1億美元真可謂是豪氣衝天,背後不知道還花了多少額外的巨額資金,給世衛組織的會費和捐款,是有據可查的,但還有很多是查不到的,比如對個人的賄賂,這點就很難查,所以說中共在如何轉移病毒溯源的問題上是花了大代價的。

總而言之給世界造成了如此大的災難,就在世界要求病毒溯源的時候,中共成功的把這樣一個要求轉移掉,必須要深挖背後的污泥濁水,這也是中共對外滲透的一個重要表現。

從中不難看出,中共希望在病毒問題最好國際社會都保持緘默,這是他最想看到的。當然現實中中共病毒「清零」的問題,實際上也沒有多少人真正站出來去討論這件事情。

所以怎麼說,我覺得這個事情我自己並不樂觀,儘管我也知道在媒體上看不到的很多信息,比如說現在美國其實還是有人在推動要溯源的,只不過走的渠道不一樣而已,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太大的進展。

記者:

還有一個問題,大陸小粉紅認為譚德塞質疑了中共的「清零」政策,這是一種叛變,此前只要譚德塞的言論不合中共的心意,都會被扣上叛變的帽子。

陳光誠:

現在譚書記重新出來說中共的「清零」政策不科學,中共大發雷霆可能真的要跟譚書記算賬了,因為譚德塞提出這種說法,會再次把病毒和中共聯繫起來,只要提及病毒不管是國際組織還是他國政府領導人,中共都非常擔心。

說譚德塞叛變,前提條件是譚德塞投靠過中共,只有投靠了才有叛變一說,這點是可以證明的,沒有投共何來叛變一說。中共大肆宣揚譚德塞變心剛好證實了這一點

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跟中共勾兌,等於把軟肋交給了中共,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譚德塞的事情上大家應該引以為戒。當面對中共的誘惑、收買,這些政客們要仔細的想一想譚書記的遭遇。

可能這還不是一個最終的結果,如果譚書記再多說點什麼的話,沒準他的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會被中共抖出來,這種可能性非常大,屆時將貽笑大方。

記者:

最近有專家稱,如果中國不去堅持「清零」政策可能要死掉150萬人,根源是中共生產的疫苗根本無法抵禦病毒。中共無法承認疫苗失敗,為了維護權威性只能硬著頭皮大搞「清零」。

陳光誠:

我對這種說法不是那麼認同,按這種說法大家還是在中共的話語體系裡被牽著走,大家不要從疫情的本身思考問題,應該把整個大環境放在一起,中共現在所謂的防疫已經不是在防疫了,真正目的是在防人,上海封城導致了好多人死亡,感染致死的案例遠沒有自殺、挨餓、被病痛耽誤致死的多。

面對這樣的情況,大家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尤其是現在的病毒和原來的相比已經有了非常大的變化,奧密克戎感染的已經不是肺了,僅僅是氣管,危險性大大降低,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現連不要求戴口罩,多國也宣布疫情過去。

現在中國如臨大敵,次生災難引起的負面作用不是一星半點,比如說公民的抗議,封城過程中產生的腐敗濫權,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以後,中共並沒有進行調整,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做。

不是說中共的疫苗沒問題,當然有問題,新冠病毒疫苗前,很多嬰幼兒打了國產疫苗後打殘的、打死的,一直以來就沒斷過,這些人的父母帶著傷殘的孩子到處去抗議遊行。

我認為背後有更大的問題,中共是借疫維穩,或者說借疫保權,通過疫情來維護政權。說到這裡我不得不提及2011年16號,慕容雪村帶著幾個藝術家從上海到東石谷探訪我,慕容雪村剛進村就被攔下來。

慕容雪村說要看望陳光誠,村民說村子那邊發生了盜竊案,所以封村不讓任何外人進村,慕容雪村表示可以放一些押金,結果還是不讓他們進去。

看到這的時候,我就想到現在中共所用的核酸檢測,對中國人民的控制,中共通過疫情建立起來的健康系統用來維穩是有多麼的有效,原來只能找出一些不痛不痒的藉口搪塞,現在說你健康碼有問題立刻拉走隔離。

所以說不要跟著中共的話語權討論這個問題,中共現在的所謂的防疫已經不是在防疫,而是維護他的專制政權的一個重要部分,對他們來說這非常好用,少了很多口舌,似乎天然具備正當性。

記者:

接著這個思路往下走。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童之偉發文稱,官方將民眾強制送往方艙隔離為非法,且無權強行進入民宅消毒,應防止過度防疫。

結果,中共方面立刻放出言論稱,借法治削弱黨的領導地位是痴心妄想。法律是一個國家的基石,中共雖然無法無天,好歹也要有法律裝裝門面。這種論調背後意味著什麼。

陳光誠:

說白了中共裝不下去了,共產黨早想扔掉法律,中共《憲法》第35條實施過嗎?公民有遊行示威、集會、結社、組黨、言論等自由,這些權力有過嗎?第36條宗教自由,有過真正的宗教自由嗎?

童之偉等學人用法律維權當然是一個非常好的手段,或者是一種社會狀態,但前提是國家在一個有法治的情況下。現在考慮去用法律維權只能理解是一種無奈,因為沒有別的可以抓,落水之後沒有別的可以抓,一棵稻草大家也會抓起來試圖救命,但是真的能救命嗎?

在專制狀態下,法律就是共產黨統治人民的工具,中共可以根據他的需要隨時去修改改變法律,可以根據他的需要去選擇執行不執行,多大程度上執行。

在這種情況下,童之偉先生的呼籲是非常的無奈的呼喊。如果中國的法律管用的話,共產黨也不可能如此的囂張,中共喉舌叫囂不能借法治削弱黨的領導,清楚的表明共產黨是要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這一點已經非常明確了,中共的邏輯是法不能大於黨,始終是黨大於法。

另一個角度解讀,中國的事情只要共產黨不摻和進來,好多事情可能還能自然的往前走,比如說法律,如果共產黨一介入可能你就做不了。由此可以進一步的思考,之所以疫情能夠氾濫成災,當然不只是在中國了,包括在全世界,也是由於共產黨的存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武漢P4研究所,可能也就沒有這場新冠病毒的發生,也就不會有如此的災難。

共產黨「清零」所導致的次生災難,危害性同樣巨大,有人說上海封城把這座大都市徹底打回到60年代,可想而知危害性有多大。共產黨這個問題只要不解決,其他的問題也就沒辦法解決,中共所誘發的災難是無窮無盡的。

記者:

中共說要謹防借法治削弱黨的領導地位,與此同時大白似乎更是無法無天,入戶消毒、隨意抓人、順手牽羊等等,是不是說明中國人又要經歷一場砸爛公檢法的文革式運動。

陳光誠:

現在大白拿著共產黨的令箭,已經變成了當年的東廠西廠,掌握著生殺予奪的權力,遠遠不是說剝奪公民基本權力這一個層面,真正目的是把整個國家建立起來的法律體系全部都廢掉,大白既可以有警察的權力,某種程度上集公檢法的權力於一身,想怎麼幹都可以。

文革是紅衛兵,現在是白衛兵,紅衛兵以保衛毛澤東為藉口,現在的白衛兵是以防疫為藉口,似乎又帶有了某種正當性,這是非常危險的信號,白衛兵的危害比病毒還要大。

疫情已經進入尾聲,在大陸官方把病毒描述的恐怖無比,如今法律已經不被當回事,照此下去中國面臨動盪的時期就在所難免了。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