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大將莫自牢 千兵萬馬避白袍(圖)



(網路圖片)

公元529年,北魏永安二年,南朝梁中大通元年。北魏內亂,北海王元顥降梁,並請梁朝出兵助其稱帝。梁武帝蕭衍派陳慶之率兵七千護送元顥北歸,這原本一搪塞之舉卻成就了歷史上最具有傳奇色彩的北伐征程。陳慶之的七千白袍軍,縱橫千里,屢戰屢勝,居然殺進魏都洛陽,扶立元顥為帝。一時間北朝談陳色變,洛陽城中童謠曰:「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      

戰爭類型:信戰——戰爭的決定因素,有時不在兵將的寡眾,而在於能否做到將士同心,主帥行賞罰、講信用、嚴法紀、不徇私,則上下一心、團結對敵,戰無不勝。   

戰爭深度解析:公元529年四月的建康,煙雨朦朧。宋景休起得很早,美人琴娘起得更早。兩人對視,宋景休眼裡的冷峻替代了往日的溫柔。此次隨陳慶之出征的七千健兒,全部放假三天,每個人都先去做自己想做和該做的事。宋景休來到綺紅樓,為他心愛的女人琴娘贖了身。那三天,這個女人是完全屬於他的。琴娘為他沐浴、為他更衣、為他梳頭,再為他換上鮮亮的鎧甲。最後,女人為他捧出了白袍。——白袍!如女人肌膚般的白袍!這注定將是震撼一個時代的顏色。   

陳慶之,義興國山人,庶族出身。在門閥制度森嚴的魏晉南北朝,庶族出身就意味著在政治前途上被處以無期徒刑。但不幸中的萬幸,陳慶之選擇對了主人。他的主人的名字叫蕭衍,南梁王朝的締造者。陳慶之自幼就是蕭衍的書僮,十六歲跟隨蕭衍反齊,是蕭衍身邊的親信隨從。十八歲的時候,陳慶之由書僮被提拔為主書(秘書),工作性質並沒有發生本質性的改變。也許在別的朝代,作為皇帝身邊的紅人,干一陣就能外放,征戰沙場或是為一方父母官,都不是一件太難的事。但在講究出身的南梁,一切對於陳慶之來說都是那麼的遙遠。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陪主人梁武帝蕭衍下棋。   

蕭衍是個超級棋痴,下起棋來如痴如醉、通宵達旦,身邊的人和大臣,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陪他下棋。唯一能和他耗的就只有陳慶之。除了陪蕭衍下棋,陳慶之喜歡交結軍界的將士,散財聚義,和官兵們打成一片,在南梁軍隊博得了很好的名聲。陳慶之幹著秘書的活,但他明白,自己的夢想和未來還是在沙場。   

陳慶之等了二十四年,終於讓梁武帝良心發現,該讓陪自己下了二十多年棋的親信帶幾個兵出去遛遛,威風威風。公元525年,已經四十二歲的陳慶之圓了他的將軍夢,被任命為武威將軍,接應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的叛亂。第一趟差事沒有什麼技術含量,未傷一卒,未損一兵,人家都把這視為蕭衍對陳慶之的一種恩賜。一個「射不穿札,馬非所便」的文弱書生,能打什麼仗嘛!不過就趁機出去顯擺顯擺罷了。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很快,陳慶之就證明了自己。不久,蕭衍又任命陳慶之為宣猛將軍、文德主帥,率兵二千護送豫章王蕭綜接管徐州,這原本也是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活,從僅僅給陳慶之派了二千人馬就可以看出。可是風雲突變,北魏不願意讓徐州落入南梁之地,派安豐王元延明、臨淮王元彧領兩萬兵,在陟口一帶紮營,阻擊梁軍。二千VS二萬,對在戰場上還是菜鳥的陳慶之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然而,戰爭的結果讓所有的人大跌眼鏡,陳慶之面對兵力多出自己十倍的敵人,主動發起了攻擊。   

《梁書》上對這戰的描述很簡單:「進薄其壘,一鼓而潰。」無法用文字來描寫這場戰爭的場面,感覺像武俠小說裡的對決,強大的對手倒下時,並沒有看清這個弱小者是怎麼出招的。此戰有了一個驚艷的開頭,卻換來了一個荒唐的結尾。此行的主帥,蕭衍的兒子——豫章王蕭綜,一個輕度精神分裂者,老懷疑自己不是蕭衍親生的,而是老媽吳淑媛與前齊東昏侯所生(之前吳淑媛是齊東昏侯的妃子)。為了證實,蕭綜特意跑去東昏侯的墳墓把東昏侯的屍骨挖出來——滴血認親。這還不算,為了進一步證明滴血認親的科學性,他竟然又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兒子,把血滴在了兒子的屍骨上,加以確認。一系列實驗的結果就是蕭綜認定自己是東昏侯的兒子,而蕭衍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陳慶之擊潰了敵人,豫章王蕭綜看到了北魏軍隊卻像看到了自己的親人一樣,連夜投奔了北魏人。主帥跑了,這仗沒法再打,陳慶之也無法完成護送的任務,只有撤退,徐州落入北魏之手。此戰雖未勝,但南梁王朝上下終於見識了書僮出身的陳慶之卓越的軍事才能。四十二歲的陳慶之從此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指揮了多次重大戰役。因為戰功赫赫,被封為關中候。   

但是陳慶之畢竟從軍太晚,而此時北魏日漸衰落。南梁武帝在前兩次北伐失利之後,也變得小心慎重,加之蕭衍開始一心向佛,不願再多起兵事,雙方都沒有大規模的戰事發生。陳慶之並不甘心做一個碌碌無為的將軍,一直等待一個機會,在沙場上建立不世功勛。機會終於來了,但是這個機會看起來又是顯得多麼殘忍。   

正光四年(523年),北魏爆發六鎮起義,契胡部酋長爾朱榮借鎮壓起義的時機崛起,兵力日盛。公元528年,北魏胡太后毒殺魏孝明帝元詡,立元釗為帝,爾朱榮以為孝明帝報仇為名,進軍洛陽,於河陰殺胡太后、元釗等王公卿士二千多人(史稱「河陰之變」)。繁華的洛陽變得陰森淒涼,一時「京邑士子,十無一存,率皆逃竄,無敢出者,直衛空虛,官守廢曠」。之後,爾朱榮成為了北魏的實際掌權者。   

北魏北海王元顥逃到了南梁降梁,請梁朝出兵助其稱帝。面對北魏的大亂,梁武帝蕭衍也感到有機可趁,但他依然很謹慎,於是他僅僅讓陳慶之率兵七千護送元顥歸北。七千兵馬北征,所有的人都為陳慶之捏了把汗。——這無疑是羊入虎口!陳慶之坦然接受了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喜歡這樣的挑戰。   

公元529年四月,陳慶之率領著七千陳家軍和一個光桿「皇帝」元顥自銍縣出征。出征前,陳慶之讓全軍的將士全部披上白袍。戰袍,也是喪服。那出征的喪鐘,為誰而鳴?陳慶之北伐第一戰,僅用一天的時間就攻破了北魏有七萬人駐守的睢陽城,睢陽守將丘大千投降。隨後北魏濟陰王元暉業率領兩萬羽林軍救援,屯入考城,堅壁死守。陳慶之用浮水筑壘法攻陷考城,濟陰王元暉業被俘,同時還繳獲了戰車幾千輛。   

陳慶之部隊繼續向滎陽方向前進。睢陽、考城的失守,北魏朝野震驚,急派左僕射楊昱、西阿王元慶、撫軍將軍元顯恭率御林軍七萬,進據滎陽。同時令剛平定山東邢杲起義的大將軍、上黨王元天穆部星夜馳援滎陽,企圖以絕對優勢的兵力,在城下將陳慶之一舉全殲。

滎陽是有名的堅城,歷代兵家所重的軍事重鎮,虎牢關天下奇險,歷來易守難攻,陳慶之小小七千人馬,能夠攻破近十萬人守據的滎陽嗎?滎陽攻城戰開始並不順利,陳慶之軍死傷五百(對於一支七千人的部隊,是很大的傷亡數了)。這時候,又傳來了元天穆正率大軍趕往滎陽的消息。面對城高壁深的滎陽,全軍將士均感到恐怖和絕望。

在陣前,陳慶之發表了直白而振奮人心的演說。他說:兄弟們,我們一路殺到滎陽城下,屠城掠寨,殺了很多北人,即使死N回也夠本了,現在元天穆的部隊正在趕來,我們要死,也要把滎陽城攻下來,再好好地和元天穆幹一場。陳慶之的話激起了白袍軍的激情與烈火,全軍用命,僅一鼓的時間,東陽宋景休、義興魚天愍就率先登上了滎陽城牆。   

五月二十三日,陳慶之攻陷滎陽。此時元天穆大軍的先遣部隊已經趕到(這意味著陳慶之晚一天攻陷滎陽,就面臨著腹背受敵的境地),由驃騎將軍爾朱吐木爾領胡騎五千,騎將魯安領夏州步騎兵九千,右僕射爾朱世隆、西荊州刺史王羆領騎兵一萬,據虎牢,元天穆也隨即帶兵至虎牢。而滎陽城的硝煙還沒有消散,經過滎陽攻城戰,白袍軍已經極度疲勞。但陳慶之卻又作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我們疲憊,敵人千里趕赴而來,比我們更疲憊。陳慶之決定出擊,孤軍深入,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陳慶之率領三千騎兵(此數應該為北伐軍的全部騎兵數),殺向天下第一關——虎牢關的三萬敵軍。北魏軍壓根沒有想到陳慶之竟然敢棄城出擊,頹然大敗。爾朱吐木爾與元天穆單騎逃走,爾朱世隆率眾逃跑,魯安獻關投降。五月二十四日,陳慶之攻陷虎牢。   

滎陽、虎牢相繼失陷的消息傳來,坐在洛陽的孝莊帝元子攸嚇得連夜逃出洛陽,投奔并州的爾朱榮。陳慶之的白袍軍,成為了北魏軍的噩夢。   

洛陽臨淮王元彧、安豐王元延明為首的百官一時沒了主張,得知陳慶之逼近洛陽,只好派人迎元顥入洛陽為帝。元顥恐怕還以為自己是做夢,不到三個月,陳慶之竟然就從銍縣將他送入了洛陽,而且還讓他登上了皇帝的寶座。佔據洛陽後,陳慶之並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明白當前敵我實力依然過於懸殊,陳慶之向元顥提出應速請南梁大軍支援。元顥卻打起了小算盤,認為七千人的南梁兵馬就這麼厲害了,再多請點過來,那這江山也不是他的了。他拒絕了陳慶之的要求。   

建康的南梁王朝聽到陳慶之的捷報,雖然高興,但蕭衍不知出於什麼目的,對陳慶之開創的大好局面漠然視之,並沒有再派兵跟進,僅僅給予陳慶之一紙嘉獎而已。

元顥與蕭衍坐失時機,而北魏方面,爾朱榮與北渡的孝莊帝元子攸會合。兩個月時間裏,糾集了三十萬的兵力,號稱百萬大軍,狼煙滾滾向洛陽殺來。而受降的各地也紛紛反叛。元天穆糾集舊部,重新佔據了睢陽,陳慶之率部出擊,再次大敗元天穆,收復睢陽。之後,陳慶之又北上,佔據北中郎城,阻擊爾朱榮的部隊渡黃河。  

十天內,陳慶之與北魏名將爾朱榮大戰十一場,爾朱榮部傷亡慘重,卻不得渡黃河半步。爾朱榮一度心灰意冷,「不得即渡,議欲還北,更圖後舉」。   

這時爾朱榮部有高人(《南史》謂劉助,《北史》謂黃門郎楊侃、高道穆),給爾朱榮算了一卦,說不出十日必可定河南,讓爾朱榮重起戰意。爾朱榮決定避開陳慶之,從元顥派兵駐守的另一黃河渡口硤石偷渡。魏兵渡河成功,元顥的南防線全線崩潰。元顥本人率帳下數百騎南逃,奔至臨穎時被魏兵追及殺害,隨即洛陽失陷。至此,北伐宣告失敗。   

陳慶之的部隊成了孤軍,集結南返。爾朱榮怎會放過這樣的敵人,率軍追擊,但他又不敢追得過近。白袍軍且戰且退,爾朱榮的部隊不即不離地跟著,就像是護送著陳慶之南歸一樣。也許是這支部隊太優秀了,優秀得連上蒼都開始忌妒了。北魏幾十萬大軍都無法殲滅的百勝軍隊,在撤退到蒿高一帶渡河時卻遇到了山洪暴發,全軍覆滅。   

敗於人類不可預知的天災,或許也是這支部伍最好的結局。「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白馬嘯西風的傳奇就此落幕。   

神奇的白袍軍團全軍覆滅,但他的締造者陳慶之卻依然神奇般地活了下來。陳慶之喬扮成一個和尚,在豫州人程道雍等人的護送下回到了南梁,繼續著他傳奇的戎馬生涯,為南梁捍守疆土,於公元539年去世,終年五十六歲。「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朱門而待賓,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梁武帝蕭衍對陳慶之的評價,可謂中肯。   

關於陳慶之北伐的這段歷史,太過於傳奇了,傳奇得令很多人都懷疑這段歷史的真實性。那麼,陳慶之北伐,是南北朝歷史上的一段不朽神話,還是後世史學家編造的歷史泡沫呢?仔細分析,陳慶之率領的七千白袍軍北伐北魏如入無人之境,視幾十萬魏軍如草芥,是有其特殊背景和原因的:首先,是北魏正逢內亂,從胡太后毒死魏孝明帝到爾朱榮搞河陰之變,北魏政權處於一片混亂之中,一盤散沙,人人自危。這種情況下的北魏政府是組織不起對北伐軍的有效阻擊的。二是陳慶之北伐的時間選擇非常聰明,出征的時候北魏爆發了邢杲起義,北魏的很多兵力都被調集去扑滅這次起義,防線相對空虛。三是出征的時候,北伐軍只有七千人馬,但有元顥這個旗幟。從睢陽之戰丘大千投降開始,就陸續有降兵加入陣容,這些降兵雖然戰鬥力很差,但是在後勤補給等方面給予了北伐軍很大的支持。在這樣的背景和前提下,才有了陳慶之的傳奇神話。   

值得玩味的是記錄同時代大事的兩本史書《梁書》、《魏書》,對陳慶之的記載卻不一。《梁書》大費筆墨渲染,將其神話;《魏書》對陳慶之卻隻字不提,提到上述事件都以元顥一詞代過。可以認為,《魏書》對陳慶之的隻字不提恰恰證明了陳慶之北伐的真實性和傳奇性。即使拋去《梁書》渲染出來的泡沫,陳慶之北伐,對於北魏來說,仍然是一個恥辱的代名詞。那些事件和數據,就算去掉泡沫,拿出來也實在太丟人,所以,乾脆隻字不提陳慶之。   
僅僅七千兵馬,陳慶之就搞得北魏天翻地覆,雞犬不寧。如果此時蕭衍帶領後續部隊殺過來支援陳慶之。那中國的歷史,又將是怎樣的一種走向呢?

来源:浩學歷史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