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趙忠祥的系列醜聞 (圖)



趙忠祥和內地第一人體藝術家湯加麗

最近 趙忠祥和饒穎的性醜聞再度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焦點,可是趙忠祥到底有沒有"性虐待"過饒穎,卻無人知曉。

可是趙忠祥的妻子張美珠卻抖露出了,原來 趙忠祥真的是個"性虐待狂"!

以下為本站轉自華商網的原文,至於事件的真假,本站概不發表意見:

路透社11月22日消息 自幾天前饒穎在博客上開寫她與趙忠祥的艷事後,自以為早已風平浪靜的趙忠祥再次被推到公眾視野內,趙雖然仍嘴硬地對外界聲稱他不認識饒穎,但仍因此而變得如坐針氈。隨著饒女士的揭露一天天深入,趙家的地震也開始產生,趙忠祥太太對趙的怨恨之情與日俱增,與趙的關係日趨緊張。

日前,趙太太約見其多年不見之好友,聲稱"要與那老不死的離婚。"

趙太太說,我現在的臉已經讓他給丟盡了,簡直就快要瘋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死了的好。當初,那女人跟他打官司的時候,我問他和她到底有沒有這事,他牙干嘴淨地說絕對沒有。我說沒有人家怎麼就不說別人,就說你,中央電視臺幾千號人,有名的男人也不是你一個,人家就說你?他不言語了。我知道他是默認這件事了。當時我就想與他離婚,後來想著老夫老妻的許多年了,孩子都那麼大了,能過就將就著過,於是就反過來支持他,說我不相信他有這回事,目的是維護我們家庭的穩定。那次聽了那女人提供的錄音帶後,我又問他,你的聲音我都聽了多少年了,那絕對是你。他說,你別信那女人的,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想把我的聲音接起來那還不容易呀,是那女人假造的。我說假造能造得那麼連貫?

你也給我造個看看,那分明就是你嘛,事到如今了,你還不說實話。說到這裡,他就扑登給我跪下了,他說,看在咱們夫妻多年的份上,關鍵時候你一定不能倒戈,你要是不支持我,我就徹底完了。這時候,我的心就軟了。我說,事情已經鬧得這麼大了,官司都打上了,怎麼辦。他說,打官司沒事,我在法院有熟人,大不了花幾個錢,把這件事擺平,只能讓她輸,不能讓她贏,她贏了,我這臉、你的臉,都沒地方放了。

我說,那你就看著辦去吧,這件事要做得早,做得嚴密。後來,他憑著他那張老臉,花錢沒花錢我不知道,反正把事情擺平了,那女人雖然有理,但沒能贏。雖然那女人挺能折騰,折騰累了,就慢慢歇息下來了。當時,我就盼望著日子過得快一點,讓時間把人們的記憶沖淡,屎干了就不臭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雖然不再說什麼,可心裏這口氣實在嚥不下去,就問他除過那女人以外還和什么女人有染過。他把眼珠子瞪得很大說,你就這麼不相信我?除過她一個,真的沒有別人了。我說這件事情是弄暴露了,你說有這一個,沒有暴露的還不知道有多少呢!你身邊整天繞著那麼多漂亮的女孩子,你敢保證真的沒有?

他拍拍胸脯說,真的沒有,要有的話出門就讓車把我撞死。我說,你是寧願讓車把你撞死都不想說實話。有一天,我在網上看到有人說他和這個女主持人如何,和那個女主持人如何,問他有沒有這事,他仍然用非常堅定的語氣說,沒有,絕對沒有。我說,人家網上都說了有呀,他說,網上的你也信,要信你就信去吧。我說哪天人家再把你端出來,我是不跟你過了。你猜那老不死的說什麼,他說,她們要是不嫌丟人,就讓他們說去!你聽聽,這話裡的含意是什麼,那還不是有呀,這個老不死的。

再說說我們的夫妻生活,不怕人笑話,已經好多年沒有了。我們分房睡覺已經多年,有時候我想了,讓他過來陪我,他鑽在書房裡死活不肯出來,一會說他要做功課,一會說要畫畫,反正理由多多,就是不肯陪我。和那女人的事情出來後,我想明白了,他是種別人的地去了,把自家的田荒著了。和那女人打官司的時候,他的功課也不做了,畫也不畫了,又回到我床上來了。在床上,他還有幾份虎勁,算是能說得過去。就是那些天他的心全讓那女人攪亂了,夜裡總說胡話,有次發癔症,半夜掐我脖子,說你不讓我活,我就讓你死。我一拳把他搗醒了,他給我承認錯誤,說不是掐我,是掐那個女人。後來,我就把他趕到他房間去了,想和我睡都不要他,萬一哪天讓他掐死,那多冤哪。

和那女人的事情總算消停些了,我說他不是個男人,敢做不敢當。他說,這個事就是打死都不能承認,一承認就玩完。我說,你明知道有這個結果,當初為什麼還要惹那個臊氣。他說,當初哪會想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本想著女人都是臉皮薄,哪知道遇到個厚臉皮的。我說,你老走夜路,總有遇見鬼的時候。他嘆口氣說,真是遇到鬼了。我說,你要是早給她些錢,把她打發了,不是什麼事都沒了。他說,我還不是給咱家省呀,我買咸菜一次才買五分錢的,一把給她那麼多錢,那不心疼死我嘛!

這個老不死的就那麼小氣,我可知道他。說句不該說的話,當初他真給那女人點錢,把事情弄消停了,何至於後來把事情搞得這麼大。我問他,到底還有沒有小金庫,他說沒有,我說我不信,不然讓我到你辦公室搜去。他軟了,拿回來一個存摺,上面有好多錢。你說他多不老實哪!我說,你要是找個漂亮女人吧,我服了你了,你說你找個那麼醜的,純粹是讓我丟人!他急了,說你再別說了,再說我就跳樓。我說你跳去,你幹的就是跳樓的事,跳去!他手把心口摀住,說心臟不舒服,我說活該,不再理他。

有人說,你每天守著那麼個說話好聽的人,多幸福,幸福個屁,幸不幸福我知道,現在一聽他說話就心煩,他用他那聲音不知勾引了多少女人呢!(擦淚)那女人在博客裡寫的事,我覺得是真的,那些性虐待的事,應該是有的,他這樣對待過我,算了,太丟人,不說了。昨天,我已給他亮明我的態度,要和他離婚。他威脅我說,我要是和他離婚,他就和那女人結婚,我說你愛跟誰結婚是你的自由,我管不了。

我已下定決心,這婚是非離不可了,不能再跟那老不死的丟人。




来源:新聞自由論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