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铁链女”们的尸体堵塞了河流(组图)

2022-08-16 08:40 作者: 杨浩
手机版 正体 2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鐵鏈女
小花梅(左)和铁链女被江苏省当局认定是同一人。(图片来源:推特图片)

【看中国2022年8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采访报道)首发“小花梅舅舅否认铁链女是小花梅”视频的前媒体人士赵兰健先生已辗转来到了美国,他为何去拜访小花梅舅舅?铁链女现状如何?中国拐卖妇女为何如此猖狂?为此,《看中国》采访了赵兰健。以下是采访内容。

曾在多家知名杂志做记者、主编和副总

记者:赵先生好,请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吗?

赵兰健我叫赵兰健,在1996年年底的时候就到北京工作,一直是在多家知名的杂志做记者、主编和副总,一直工作到2014年,我就离开了整个媒体的环节。就一直在国外,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体育运动啊,或者是一些田野调查呀,2019年回国。

决定去云南怒江 在生活里践行自己

记者:是什么动力使你去云南采访小花梅的舅舅?

赵兰健:有几个因素吧。其一,像我这个人一直是属于叛逆心理比较强的人,我从事记者行业10几年的过程里,一直都是在思想上,在采访的题材上,跟整个社会大的环境是有一点冲突的。那么这些冲突呢,是因为有了微信之后,大家交流的途径更加便捷了,那更容易通过一句话或者是一个转发,反映自己内心的想法。我在2022年的中国新年,就和几个微信群里的老朋友有了一些价值观的冲突,比较严重,当然都不是个人利益的冲突而是社会观点的冲突。

我当时也看了很多有关铁链女这样的视频,内心触动比较大。我认为现代公民的最主要的一个动作是在生活里去践行自己。那么我就放弃和其他网友的一些观念的冲突,就走入到生活当中,决定去云南的怒江,去寻找小花梅的舅舅以及其他的走私人口家庭,我要去见证这些。

小花梅舅舅
小花梅的舅舅指着“铁链女”的照片不断摇头。(视频截图)

遭受不同省警察国保的“关照”

记者:你向官方提交视频举报后,官方对你都做了什么?

赵兰健:我最早的时候是把这个视频发布在新浪微博上,由于我新浪微博10几年没有用,粉丝量非常少,我认识很多大V和社会的一些名人,有文化界的,演艺界的。我把这个视频转给他们,私信转给他们,然后我也给他们打电话,但是呢没有人转发。在这个情况下,新浪又把我的视频删除了。删除之后,有一些热心的网友把这个视频释放到海内外,尤其有一些海外的媒体关注的时候,那么增加了这个视频的浏览量和可信度。

但是在此时,我也遭受了不同省的警察还有国保的“关照”,因为我把这个视频上传到新浪网之后,有关国保和警察部门就找到了我,这个视频被删除了。警察和国保勒令我不许写有关方面的文章和发表有关照片。那么我也遵守了国保和警察部门对我的要求。

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我认为这个事情还可以向国保和警察申请,我说我不把这个视频释放到民间的互联网上,我可以把这个视频传送给国家有关的执法机关。在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我才把它递送给公安部还有最高检,江苏省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以及徐州市公安局。

大概没有多久我递送出去之后,4月中旬的时候,徐州的公安局的三位刑警就到我的驻地特意为此事对我做了一整天的调查,只有徐州的这份警察的调查是给了我一个手续。其他的有5、6次吧,都没有给我任何手续,也不允许我找律师,也不允许我对外释放,那么我接到电话就更多了。我接到有关方面电话的提醒,说你要对你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要因为发布这个视频造成误会。其实就是一种严重的警告了。这些电话都是勒令禁止我不许去说,对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动作负责,说了很多恐吓的话。

其实我全部的行为,我认为都是很单纯,也是很简单的、非常透明的。 我对每一个环节所阐述的全部的内容,仅仅是我自己的一个生命体验,或者是一段真实的描述而已。

我必定不是一个犯罪分子,那个给死刑犯的那种铁椅子上,这都是我人生以来的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么心里头当然也是很恐惧了。因为这些恐惧是来自于那个乌衣给铁链女送了一束花,然后就被先后抓起来两次,第一次还有动手的行为;第二次抓起来之后,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给她关了8个月。这些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我肯定是非常紧张了。

警察在审问我的时候,我都是积极配合他们,对我所有的调查,我都是如实去跟他们说的。那么至于让我坐铁凳子啊,那么沉的一个铁凳子,还要把腿都卡在里面,当然警示我的成分非常严重。

其实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这些国保和警察部门,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然后把我的手机又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拷贝了全部的数据。这个行为呢,侵犯性非常强。因为手机这样的个人隐私,甚至我的银行的密码,股票的密码,所有的密码都在里面。 没有经过我同意就破解了我手机。这样的行为太超乎我的意料了,我认为要是拿我手机的话,至少是应该有一个什么法院,检察院的一个文件甚至公安局的文件。但是所有的文件都没有,就把我手机拿走了,然后又不如实告诉我,是欺骗了我,把手机拿走,黑暗的破解了我手机的全部的密码,考走了我的文件。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文件,被国保所发现了,之前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对这一个环节我只做了保留。

我采访过某国的竞选总统的某位议员,有两位人士都是国际上知名的人士,我原来是计划利用我采访他们的合影照片,通过国际社会的呼吁,然后把西班牙语的媒体和英语的媒体以及华语的媒体都倡导起来共同关注这件事,让国际的名流去关注和声讨铁链女这样的一个悲惨的事件。

那么我的这两张照片,被国保所发现了,详细的问了我这两张照片的背景,后来勒令我,不可以把这个事情和铁链女做关联,我说我总得要有发声的途径啊,这是我人生成长历程,他们是我的朋友,我相信我跟他们在国际社会中呼吁铁链女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对我做出相应的回应。国保部门他们就非常不同意,说如果你要这么做,你就会给你自己找麻烦,你很有可能会因为翻墙和境外媒体采访,违反侵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至少是可以给我拘留。如果要是有出卖国家机密这样的情况,或者是损害国家政府形象的情况甚至都有可能给我判刑。说如果其它的处置方法不能处理我的情况下,还可以有权利监控我。那么我就没有办法再出国了,(也就没做)。

小花梅、铁链女或者是李莹案件不是个案 背景是徐州30多年拐卖人口黑色产业链

记者:你认为为什么官方不承认铁链女是被拐走的四川女孩李莹?

赵兰健:因为我想这要是一个个案的话,可能呢官方就不会发布5次公报了。小花梅以及铁链女或者是李莹这个案件的背景,是中国江苏徐州在80年代至今都有的大量的拐卖人口。在当地被拐卖,过去它不是一个个案,它是一个普遍的,是当地所具有的一个黑暗的现象。

据官方的一些新闻媒体报导,1986年到1989年,仅仅几年的时间在徐州就发现了有48,500名被拐卖的妇女,这应该是当时的公安人员,打击拐卖人口统计出来的数据。是过去新闻发布的数据。

它是一个长达几十年的,一直都存在的黑色产业链。是在90年代,通过一些自媒体,一些零散的这种互联网的信息,发布出来的一些消息。

当地有好多被拐卖的女人,他们想要逃离江苏徐州这个黑暗的地方,从村庄往外逃,但是逃不出来。有一段时间,江苏徐州当地,隔几天就会有一具女尸出现,隔几天就会有一个被拐卖的女人送命,甚至有一段时间女尸太多了把当地的一条河都已经给堵塞了。所以这个小花梅也好,铁链女也好,其他失踪在这里的女孩子也好,它不是一个个案,而且不是1、2年是持续了差不多30多年。

原来是在互联网上有零散的这些信息存在,随着铁链女事件的发酵,那些信息又被网友所统计出来,但是现在在互联网上也不一定能找到这些信息了。在2022年的二三月份还有。

可能是有一些信息已经被清除掉了,就像唐山的雷霆风暴一样,最后体现出来的并不是打击犯罪分子,而是在网上消除一些传言,或者是一些议论纷纷。那么据我观察,互联网上有关铁链女的一些信息,被删除的比较多,对徐州一带,过去发生的那些女人失踪逃亡的命案,这样的传言在网上现在也找不到了。

我曾经是在几个寻找铁链女和小花梅这样的网友群里。在3、4月份差不多有20个这样的群。有一万热衷关心铁链女的网友信息互动,但是这些微信群,在4、5月份的时候,大部分都已经被封杀掉了。现在可能还有几个吧,大家在里面也不敢说话,甚至有一些谈到什么李莹啊,什么铁链女啊,整个的微信群的账号就会被封掉了。在2、3月我份,是关注铁链女最高潮的一个时间段,那个时候互联网的点击率就达到了几百亿啊,中国才有10亿人。那么之后呢,这些信息在网上就逐渐被清洗掉了。

央视透露视频信息:铁链女在精神病院呼喊“放我走吧放我走吧”

记者:铁链女现在在哪里?你有他的最新消息吗?

赵兰健:应该在网上没有最新的消息吧。她被抓进去精神病院,最后的一个信息是中央电视台给她透露出来的一点视频信息,当时铁链女在呼喊,“放我走吧放我走吧”,这个网友都有见证。那么我呢也一直在关心铁链女的近况。我在4月份,徐州的三位刑警在对我调查之后,我特意询问了铁链女的情况,她究竟现在是有自由的还是没自由的?她的生命和健康都如何?那3个刑警都以这个保密的原因,说不能给我透露更多。但是我猜想,可能还是在徐州的那个精神病院。但是精神病院它是封闭的,究竟这个铁链女在这个精神病院里会发生什么,是全国网友所担忧的也是关注的。但是我们却没有一丝办法,你想那个女网友去给铁链女去送一束鲜花,都要抓进去关8个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这是一份遗憾吧。

铁链女事件 黑不可测

记者:你认为中共官方会公布与铁链女有关的所有真相吗?

赵兰健:我认为很难。如果要是能公布,官方就不会出现5份自相矛盾的结论了。政府公报,那么如果最终铁链女会有一个真相出来的话,那是大家的一种期盼,但我也不一定看好,因为我设身处地去想,我进入怒江所做的这些行为,去见小花梅的舅舅,经历了一个月的历程,拿到了这样的一点证据,我认为国家的政府部门或者是公安部门,如果要是有一些诚意的话,他们应该给我一些肯定而不是去让警察或者国保去吓唬我、恐吓我、禁止我。

这样的一个客观的证据,能被网友所识别,难道就不能被国家的执法机关所识别吗?

那至于这个事件为什么还没有一些进展?那只能去思考背后是不是有更黑暗的东西在里面。那么这个黑暗是什么呢?可以昨天还有一个网友给我发了一个公开信,他是这么写的:他说劝江苏徐州的反人类集团,尽快投降。那么这也是网友的一个呼声了,他们认为在铁链女这个事件当中,一定是有一些黑不可测的东西在里面,至于是一个小区域的腐败,还是一个中区域的腐败,还是一个大区域的腐败,这个只能是等待后期的进展。

如果要通过铁链女这一个点的介入去揭露那种庞大的面,意味着至少是徐州这一带,在几十年之内政府还有妇联,还有公安,公检法一切环节机制都沦丧了。那么这些庞大的,恐怖的涉及的面以及纵观的历史至少是从86年以后到现在,一些政府相关人员包括政府的形象,政府会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所以就会去打压这个事情的真相的呈现。铁链女这样的事情,稍微有一点智商的人都能知道,它背后庞大的阴暗的环节是有多复杂。

全国各地现刺激刑事案件 国家现有管理体制出现了问题

记者:能否谈一下造成中国大陆众多铁链女现象的深层原因?

赵兰健:这半年在中国有好几件令人惊心动魄很刺激的刑事案件,包括唐山、徐州包括其它的地方。那么最后都是以声音的禁止而收场。再就没有下一步。那么,当有一个个案的时候,可能是一个局域的问题,当全国各地出现了若干刑事案件,这些刑事案件又被广为关注,广为质疑的时候,我们的确也应该思考一下,这是不是我们国家的现有的管理体制出现了问题。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