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副主席致信潘基文 吁制止迫害法轮功(图)


十年前的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的向中国政府上访。他们的大善、大忍和修炼人特有的风范,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一座不灭的丰碑。

十年后的今天,纽约的法轮功学员和支持法轮功的民众在法拉盛游行并集会,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

在 2009年4月25日下午的集会中,许多政要、民间组织代表和法轮功学员发了言。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通过电话作了演讲,支持法轮功学员捍卫人权、自由和尊严的正义历程。同时他也表示将通过纽约的法轮功学员,向联合国秘 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递交书信,要求潘基文关注、调查法轮功在中国受到的迫害,并敦促他采取行动制止这场迫害。

另外,斯考特先生还在几天前的四月十五日,在洲议会主持了关于中国宗教信仰自由及法轮功受迫害十周年的国际听证。

以下是斯考特先生致联合国秘书长的信(全文):

尊敬的秘书长,

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十周年

今 天,是自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以来,最系统的对一个特定群体进行迫害的十周年的日子。作为欧洲议会副主席,和(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最资深的成员,近三年来 我一直在呼吁关注中(共)国极权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系统的迫害。法轮功是一种佛家精神修炼运动,曾有七千万到一亿修炼者。他们遭到迫害,是因为法轮功的 兴盛出现在一个世界历史上最偏执狂妄、残暴、独断的政权统治下。

我给您写这封信,是想敦促您发起对这场迫害的调查,这些迫害包括不经审问的 刑拘,不断升级的身体折磨、和对成千上万无辜人的虐杀。这一切超越了人对人的不人道,这已经构成了“群体灭绝公约”(Genocide Convention)第二条所确定的群体灭绝罪。豁免权的时代已经过去,哪些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的人期望您采取行动。

早在1942 年,当Pole Jan karski告诉美国高等法院法官Felix Frankfurter在纳粹死亡集中营所发生的事情时,Felix Frankfurter说,“我不是说这个年轻人在撒谎,我只是说我很难相信他所说的,这两者是有区别的。”秘书长,现在有充份的证据表明正在中国进行的 群体灭绝,只要您愿意去看一看、去听一听联合国虐刑与宗教自由专员们的报告。

法轮功是一种精神修炼运动。他与中国传统信仰中关于人可以通过 身、心与宇宙沟通的思想是想呼应的。中共政权把法轮功描述为“cult(邪教)”,但是国际法所定义的“cult”应当包括(对成员)经济上的控制、对家 庭的背弃、严密的组织、洗脑和反社会等行为。所有这些没有一样适用于法轮功。与其他气功与精神修炼相似,法轮功也有一位师父,在1992年出版了炼功书 籍,在大多数人来说这或就是唯一与经济有关的了。

我的让人了解法轮功受到的迫害努力开始于2006年5月。当时我到中国访问,旨在为一份行 将提供给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的人权与民主报告搜寻事实证据。在北京,我面见了两位曾经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蔡东和牛金平。这(样的会见)对他们个人来讲是 非常危险的。蔡东事后被再次拘捕并被投入了天水监狱,罪名是“会见有身份的外国人”。在哪里,(中共官方)用酷刑折磨逼迫他放弃信仰,同时指责他与我的会 面。牛金平是代表他的妻子来向我申诉的。他的妻子叫张莲英,2005年被关入强制性的北京女子劳教所。由于酷刑,她曾经在2007年4月被折磨到昏迷。后 者(牛金平)也在北京奥运大搜捕中被再次关押。

曾与我联系的另外一个人是身为基督徒的人权律师高智晟,他时常被认为是“中国的良心”。 2005年时,他曾经调查并代理了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在中国高智晟对中共独裁政权的批评众所周知,尤其是在政府腐败方面。2007年9月,他通过我向 欧洲议会递交了一份公开信,同时也递交给了美国国会。结果是他被扣上“颠覆罪”而被关进监狱。后来虽然曾经被短暂释放进入软禁,但是不久再次被抓捕入狱。 2008年中他曾经遭受严重酷刑,甚至两次试图自杀。2009年1月他的妻子和孩子成功逃脱,后来经过泰国到了美国。而后高智晟被中国安全机构绑架,目前 下落不明。

高智晟的朋友,环保人士胡佳,是另外一位与我联系的人。在2008年他曾通过电话向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提供证词。事后他被捕入狱。胡佳被被授予欧洲议会的言论自由萨哈罗夫奖。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开设布落格支持胡佳的活动,为此她被时代杂志列为世界上最重要的100人之一。

以上这些只是成千上万例子中的廖廖几个。这些例子显示了中共极权政府对任何有可能威胁或使该党不稳定的活动的态度是何等的偏执狂妄。

1999年4月25日,一万名法轮功学员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向中国政府和平请愿,抗议在天津发生的警察粗暴对待学员的事件。曾经参加过那次活动的人告诉我,当天的活动是当局为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而条起并策划的。

通 常法轮功学员被拘禁都是一行政关押的名义,也没有任何审判。学员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常常不透露自己的名字。被中共当局打上邪教标签的法轮共学员在被关押期 间遭受的折磨尤其严酷,施刑者(除了当局)常常还包括其他囚犯,甚至一些曾经练习法轮功而后放弃的人(当局依此作为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放弃了法轮功的凭 证)。我所接触的大多数人,包括事实上放弃修炼的,都经受了被剥夺睡眠几个星期的折磨,接下来是被迫一动不动的站几天,被尖锐的物件戳以使他们保持清醒。 而后便是越来越残忍的折磨,比如电击--总是包括对生殖器和肛门的电击,还有殴打等。曾被折磨至昏迷的张莲英向我罗列了50种她曾经经历的渐进式折磨。我 已经将这些内容转交给了联合国酷刑与宗教自由专员:Manfred Nowak博士和Asma Jahangir女士。我与这两为专员曾会面数次。

Manfred Nowak表示目前在中国被劳动教养的人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类似苏联古拉格式的集中营。据专家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示,中 国有大约900个劳教所,关押了3百万到六百万犯人。中国以外的法轮功学员追踪记录了被关押者所遭受的迫害,还有施害者的情况。现有的记录表明1999年 以来有超过3000人被酷刑折磨致死。

一个特别令人担忧的事是,法轮功是唯一在押期间被常规性的验血和血压的群体,虽然他们不吸烟也不喝 酒。这不是为了他们的健康,他们事实上成了中共军方利润丰厚的器官移植生意的库源。2001年以来,中国有4万件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案例。尽管采用死刑犯 器官在中国司空见惯(中国某省就有16个改装的器官切除车)。许多人,包括我在内,相信法轮功在押者被活体摘除了器官。事实上,曹东告诉我他的一位狱中好 友在一天晚上被带走,后来曹东看到好友的尸体上留有切除器官后的空洞。

其实法轮功在一开始的时候曾经因为对健康的功效而受到北京政府的鼓励。这场残酷迫害至今已经10年了,却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我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符合了“防止与惩罚群体灭绝罪公约”的的二条。

“任何以下的行为,旨在毁坏,全部或部份的,一个民族、组群、种族或宗教团体。例如:杀死其成员,对该群体成员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严重伤害;有意的破坏该群体的生存条件,从而造成其整体或部份的毁灭;”

很显然,法轮功对于中共来说就像(当年)犹太人对于盖世太保。虽然说上百万人在古拉格死亡,但他们主要是因饥饿而死,而不是像在今天的中国那样被系统的酷刑折磨和销毁。

时值(对法轮功迫害)十周年之际,考虑到您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所允许的职责范围,我敦促您采取行动制止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来源:大纪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