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被政变的传言为何长盛不衰(图)

2022-10-01 08:23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
2022年9月30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0月1日讯】中共二十大前将发生政变的“内部消息”,终于在中共二十大前20天左右达到高峰点:英文自媒体加入传播行列(包括部分西方媒体人),借此传播工具之力远播五洲;政变成果是习近平被软禁、彭丽媛绝食抗议。但两天之后,被软禁的习近平现身,英文自媒体与传媒人就此偃旗息鼓。原来登载传言的中文媒体开始澄清谣言,这场“习下李上政变”说的马拉松长跑告终。这种“时政分析”,我在十多年前为其起了个名称,谓之“中南海占星术”。在此我先回顾一下以往类似事件,远的不说,还是以习近平任期内的同类事件为例,读者可能相对熟悉一些。

前事未必成后事之师:2015年发生的中南海政变

2015年是习近平接掌中共权力的第三个年头,反腐正在进行时。当时反腐除了习动不了的安全部门之外,党政军警全在扫荡之列,倒下的将军就达上百位之多。杨鲁军在《闽地记事三部曲》之一中以福建省官员的抱怨为例,说明反腐不得官心:“未料到反腐变成‘新常态’,……县里几套班子那是‘人人过关,个个脱光洗澡’,……一些人已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从政选择。这官还有啥当头?没钱收,无美女,连美酒佳肴都禁止,这七品芝麻官不当也罢了……。”作者还说:“我注意到反腐时代官员的动力来源和激励机制问题,靠党旗下的宣誓、靠伟大理想的召唤、靠党性觉悟良心,毕竟与市场经济法则相去太远,……市场经济讲究投入产出、讲究等价交换、讲究世俗意义上的个人成功与幸福……要求基层官员只讲奉献不计所取投身党的事业,就整体和大面而言可能是不现实的,我担心长此以往,中国会出现大规模的基层干部’辞官潮’……。”

——这段话很真实地表达了当时官场对习王反腐的怨怼之心。希望结束“永远在路上”的反腐,确是中国官场的普遍心态,因此一些人希望通过“政变”放风吓阻习王二人罢手。至于认为“政变”可以成为中国民主化契机,则是政治反对阵营一种共同的缥缈期望。

当时,习王反腐有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国庞大的官僚集团头上,再加上习近平打压言论与异议人士,各路人马的反习之心全都调动起来,政变之说蜂起,而且等不到北戴河这一海外中文舆论认定的党内元老每年都要修理训斥习近平的休假聚会时期,在两会期间就已经成为高调,且影响到美国的中国研究专家,其中少数半信半疑地看待这种传言,但哈佛教授马若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是认为,被整肃的贪官会联合起来反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以上分析,见本人旧文《浅析“中国即将发生政变”的期望》(2015年3月)。

习被政变的政治传言从未绝迹

从习近平准备连任开始,各种政变传说就流传于世,而且规模远大于2015年。主要原因是2015年那时没有自媒体,虽然有海外媒体很喜欢这种中南海占星术的叙事,但毕竟是媒体,就算不事事讲究新闻五要素这“五个W”(When/Who/Why/Where/What),时常“用据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内部人士透露”,也多少有个限度。如今点击率为王,有听众订阅,就象刘兰芳《说岳》评书一样,听众听的不是历史上真实的岳飞,而是听个热闹痛快;又或者类似人们看武侠小说,不在意武侠是否存在,只在意武侠们行走江湖、拳脚上争锋那快意恩仇,当作成年人的童话。

不过,既然挂上中国“时政分析”的名儿,毕竟与说评书有点不同,说者也得不断调整说法,取信于听众。以今年这轮为例,约一个月前,“习下李上”终于调整成“李上习不下”,但这些传言不够惊耸,不足以惊动英文世界。大概在9月24日前后,有人发现习近平神隐了数天,于是大胆推测北京发生政变,政变的军队已经控制北京,这条惊天消息最后被某中文自媒体加以完善丰富了不少细节:习近平被软禁,彭丽媛绝食以抗议。这下英文世界再也坐不住了,我这里立刻有人来电查问此消息是否属实?我告知这是几家中文自媒体的产品,不必认真。但最后传言长了脚,成为五大洲皆知的中国头条社媒新闻,直到习近平与其他常委同框出现,还有人继续分析一些细节,比如李等两常委穿白衣暗示什么之类。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知道,以前用“据传”发的“习下李上政变说”的媒体终于出来澄清。前中央党校教师蔡霞女士的一段话被德国之声、法广引用,算是今年这轮上下说传播者就此事最适当的解释,或许可以为各路传播者提供一个解释标本并安抚受众的情绪。

在9月28日法广《谣传习近平遭软禁的背后》中有如下一段话:“中共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说,‘20大之前充满变数,一切皆有可能!至于哪种可能成真,要到中共20大新常委们站在新闻记者面前,才算尘埃落定”,“传言反映人心,当真就不必了。”

看到这句“传言反映人心,当真就不必了”,我不禁莞尔。在推上转推时顺便周知:各路自媒体的受众们,今后再遇到类似的信息,就当评书听,不必当真。

从克里姆林宫占星术到中南海占星术

早在2012年中共薄熙来事件之后,我就写过一篇“《从“克里姆林宫学”到“中南海占星术”》(2012年9月29日),分析了这种盛行于海外中文媒体上的中共权力斗争传闻,在此概述一下。

“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是对“克里姆林宫学”(kremlinology)的戏谑之称。当年苏联号称“铁幕”,与西方基本处于信息隔绝状态,它主要通过观察苏联官方媒体来了解苏共高层的人事变化,并据此来推测苏联的政治动向,尤其是苏共高层权力结构和权力继承的变化。例如,塔图(M.Tatu)曾仔细分析苏共二十一大前后政治局负责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与表面上排名在他前面的总理柯西金、最高苏维埃主席波德哥尔内相比,谁的地位更重要(见之于其著作《克里姆林宫里的权力》[Power in the Kremlin])。他的依据是在若干次会议上苏斯洛夫是紧挨着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坐在后者的左边或右边。

在克宫政治动态对外界完全封闭,充满了神秘感的“铁幕”状态下,这样的揣测常常成为媒体跟进分析的参考。但由于资讯太少,“克里姆林宫学”也常常失灵,比如,谁也没能预测出赫鲁晓夫下台。正因为如此,一些苏联观察家就挖苦“克里姆林宫学”的分析,把它说成是“克里姆林宫占星术”,意思是,这种对苏共高层动态的揣摩无异于占星士的神秘预测。

海外中文媒体上的中共权力斗争“分析”,其实就是脱胎于“克里姆林宫学”的“中南海占星术”。中共政治生态与苏联时期相类,人们分析中南海政治生态,只能象克里姆林宫学一样,根据中国媒体上的信息,比如习近平最近出现的频率、李克强说了什么,然后穿凿附会出许多传说。信息世界从来就是谣言四起,互联网时代加剧了这种状态,这就是中南海占星术能够在海外中文媒体上长盛不衰的原因。

中国有句名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提醒世人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也许重大的历史事件会是这种状态,比如中国历史上的鸦片战争缘起鸦片之害,民国时期“五毒乱中华”之害,让中国现在都还能谈毒色变;国民政府在国共内战期间的通货膨胀,也让中国政府在发钞时有个按钮,太多时还记得按一下停止键。但多数时候并不如此,黑格尔有句名言,“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中国文革的“破四旧”、否定历史、群众运动禁言(取消文化)在另一大国曾出现过,更何况这种于真实社会形势发展无关的谣言传播。更何况,《叫魂》这本书中描绘清中叶一则谣言引发江南数省民变的社会土壤,至今在中国还很肥沃。

笔者认真地“预言”,今年这轮“习下李上说”既非中南海占星术第一次显灵,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消停之后,另外一波新的政治传言必然又起。但愿人们记得“人心所向,不必当真”这剂安慰传播者与受众的万能膏药,任何政治传言,能给人们带来乐子就好。一场网上游乐消停后,另一场开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