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交易 其来有自 中共高层共妻换妻历史(组图)


毛泽东 抛弃贺子珍 与江青同居
毛泽东率先停妻再娶,抛弃贺子珍而与江青同居。(网络图片)

中共的贪官落马,大部分都有一个共同的罪名:权色交易。中共建政后,随着权力的不受约束和金钱的腐蚀毒化,官场上的淫乱,变本加厉,无以复加。其实,中共自建党以来,高层利用权力满足淫欲致使性关系紊乱的现象始终是一种常态。

曾于早期加入过红军的台湾人蔡孝乾,在加入国民党后,撰写了《台湾人的长征记录——江西苏区・红军西窜回忆》一书,回忆了当年中共高层在苏区的共妻生活。书中回忆,当年在中共统治下的江西苏区和陕北苏区盛行自由婚姻关系,当年苏区的妇女离婚、结婚都是自由的、一个女子结婚三、四次,甚至五、六次都是司空见惯。而这里所说的,还是指公开的婚姻关系而言,至于非正式的“秘密老公”或“秘密老婆”之类的现象,更是非常普遍。

《台湾人的长征记录——江西苏区・红军西窜回忆》谈到了金维映、邓小平和李维汉的三角关系。一九三三年邓小平被国际派指为“罗明路线”在江西的执行者,而遭整肃之后,金维映即与邓小平分离。此时李维汉(化名罗迈)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金维映与邓小平分离的同时,也离开了工作岗位——中共江西省委会(设于宁都),调到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嗣被派到“胜利”县担任扩红突击队长。由于她在扩红突击运动中立了“功”,因被提拔担任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武装总动员部(部长罗荣桓)副部长。由于工作关系,金维映与李维汉接触的机会多了,不久便和李维汉没有经过任何手续而结为“夫妻”,而且得到“公认”。一九三四~三五年,金维映随红军西窜到了陕北,仍在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一九三六年中共在延安设立“抗日军政大学”,金维映任该校女生队队长,这一段时间她与李维汉的关系是正常的。但好景不常,一九三七年抗战开始,大批的女学生涌进延安,李维汉另有新欢,金维映成了黄脸婆,她和贺子珍(毛泽东妻)、刘群先(博古妻)同样的命运,被送到莫斯科,名为“留学”,实为遗弃了。

金维映、邓小平、李维汉
金维映与邓小平、李维汉的三角关系,最后被遗弃。(网络图片)

湖北人民出版社在1987年编印了中央档案馆的《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档汇集》,里面亦提到,根据中共当时的统计:在湖北省红安县、黄麻县、黄陂县、光山县等地的中共负责人“约有四分之三的多数,总与数十、数百女人发生性的关系”。

曾任中共宣传部秘书的郑超麟的回忆录《革命与恋爱》的章节中提到,已有家室的中宣部长彭述之先后与蔡和森的妻子向警予、罗亦农的妻子等人发生婚外性关系;向警予死后,蔡和森又夺去了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纯。而罗亦农后来又夺去了贺昌的妻子诸友伦;李一纯则先后与杨开智、李立三和蔡和森组成过家庭。

历史学者陈宪辉着《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31章亦提到,毛泽东等人到了延安不久,中共高官开始了第一轮的换妻潮,毛泽东首先离婚再娶,抛弃贺子珍而和江青结合;黄克功求婚不成、竟连开两枪杀害陕北公学只有16岁的女学生刘茜,而且事后还大言不惭地反诬“刘氏狼心恶毒,玩弄革命军人!”

另据《解放日报》主任记者、上海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朱鸿召所著《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1937-1947)》一书指出,权力跟性二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邓力群趁着李锐在延安整风时挨整之际,趁虚而入,占有了后者年轻的妻子范元甄。这些都是当时延安流行的一种风气。所以,作为文化人的王实味、丁玲来到延安之后,看不过眼,撰文抨击延安的乱象。据说,贺龙从前线回到延安,冲着王实味这些文人大骂:“老子在前方卖命,你们在后方骂娘!”

解放军未必解放到老百姓,但实行了性解放,倒是真的!

责任编辑:陈新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