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清零 中国人已经不能共存了(图)


上海黄浦新区发现病例
上海黄浦新区发现病例(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3月31日讯】今晚瞅了一眼我们小区防疫群的消息,然后整个心情非常复杂。

一群下班回到出租房的阿姨们,被业主以潜在威胁为由举报报警,然后被居委会“驱赶”出了小区,驱赶这个词很刺眼,但他们确实用了这个词,有人拍了阿姨们被赶出小区时的照片发到群里。

这些阿姨租住在我们小区,平时在边上的商场务工,好像从事配菜和快递相关的职业。我们小区本月3号封闭,一直持续到现在,14天之后曾解封过一天,于是阿姨们赶紧出去上班,谁知隔日又封了,他们吃住在商场没再回来过。

直到今天,按照政策商场也要封闭,于是这些阿姨被迫回到小区的出租房,当他们在门口接受门卫询问时,楼上有人目睹了这群人正进入小区,于是有业主在群里提出他们可能对小区造成威胁,与阿姨们对门的业主比较激动,要求居委7分钟内核查他们,不然就报警,居委反应没那么迅速,最后在该业主3、2、1倒计时之后,她选择了报警,警察赶来。

警察核对后,发现他们只有26号的核酸报告,今天做的报告结果正上传中无法查看,于是他们被“驱赶”出去。

然后报警的业主要求对自家门口进行消毒,对这些阿姨们走过的路进行消毒,对小区门口消毒。

有人说,他们是商场配送菜的,我们被隔离时如果没有他们谁给我们保障物资供给,应该互相理解。

有人说他们租在这里也是家,回家是他们的权利,既然都已经进来了就从实际出发,对他们足不出户隔离上门核酸就是,没必要赶走。

有人说群租就是不对,就该被取缔,有人开始爆出群租房具体楼号门号,要求居委彻查群租,凭什么我们被封了一个月要因为他们前功尽弃,这病有潜伏期,他们核酸不在48小时内。

最终就是这些阿姨大晚上被赶出小区,但听说商场也要封闭了,他们唯一的去处可能是被封闭在商场里。

每个业主都有自己立场,这里面也并非所有人都咄咄逼人,但阿姨们被驱赶出小区的背影让我非常难受,驱赶是必须执行的一步吗?

我很爱上海,但我不喜欢只有咖啡的上海,咖啡和大蒜兼有的上海才立体,咖啡和大蒜是平等的,咖啡没有权利滥用“驱赶”这个词,即便没有48小时报告确实无法入内,那还有更多的词可以协商他们离开。

有更多“底层阿姨”们是我没亲眼看到的,他们或许同样被施予“驱赶”而毫无察觉,毫无反抗,他们听话地提着行李在深夜往外走,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轨迹被毫无相交的人安排着。

我要跟自己的邻居们说抱歉,没想过昨晚这篇文章会转发量这么高,以至于竟然被转到我们小区群里,让我突然成了人人喊打的罪人,也让你们受惊了。但是,我是谁不重要,我希望大家冷静复盘事实,不要再一错再错。

当你们第一时间觉得我背叛了小区,要举报我要报警抓我甚至说群里有律师可以告我时,有没有反思过你们此刻对我的态度和昨晚对阿姨的态度难道不是如出一辙?这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对我排挤驱逐?群里只有最后那张截图的业主为我辩护,认为我写的并没有失实,而其他人认为是抹黑和杜撰,但亲爱的邻居,我昨晚的文章为了避免断章取义,我仔细看完聊天记录才叙述出来,以至于我看完再写出已经两点了,如果我仅凭一眼扫过就杜撰,我不需要到两点。包括业主从要求物业赶紧核查到选择报警仅仅是7分钟,这7分钟我没有随便一句“五分钟”去扭曲事实,我认为,我没有任何不基于事实的陈述。

整篇文章,我仅仅截取了一张居委使用了“驱赶”这个词的截图,但我文章里其他提到的都有截图一一对应,我没大量截图主要原因是我不想刻意用截图去渲染,我只想客观陈述把很多截图用文字一带而过,比如要求“对门口消毒”“对阿姨们走过的路消毒”“报警倒计时321”等等,如果每张截图我都发出来,会刻意渲染情绪,那不是我要的,我整篇文章所表达的一个点,也无非是是否必须执行“驱赶”这一步。

有个评论说的很对,业主没错,警察没错,阿姨也没有错,但事实就如此发生了。在这件事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我文中也提到过业主们并不是都在咄咄逼人,那些认为“租了房子也是家”认为阿姨们可以回家的业主我提到了吧?认为“既然已经进了小区不如进行足不出户隔离没必要再赶出去”的业主我提到了吧,如果我有意歪曲事实,为何还要带出大量正面声音?你们认为我影响了上海形象,但“驱赶”一词是不是事实,居委是不是先执行了“驱赶”这个动作又再次在群里说出“驱赶”这个词的,尽管后面确实有业主指出“驱赶”一词用的不对,但想一想,能把“驱赶”这个词说出来是一个社工该有的职业素养吗。

我写那篇文章没有指责任何人的意思,有人在群里说我为什么不写一些好的正面的,在月初我们小区刚封闭时,我就写过小区业主看到大白睡在椅子上或花坛边,要求居委及时给他们提供休息区域,有人突然隔离在家无事可做想主动加入志愿者贡献点力量,这些我都写过,这是我们小区的热情值得表扬,但昨晚的事,同样值得反思,这不冲突吧?我只是很感慨,在疫情之下底层人物如此不容易,包括我自己,包括所有人都不易,我们到底有没有一个方式可以协调让事情不走向“驱赶”呢?

疫情之下,“驱赶”只是一个矛盾的表现形式,希望大家理性,这不是上海特色,即便在其他城市,各种矛盾也依然会以另一种“驱赶”的形式呈现出来,希望大家不要以此去对上海下定义,这都是片面的。

我爱上海,但我会理智地爱。我也希望我的邻居们爱得大气一些,我是谁真的没那么重要。

以下评论搜集:

印第安的斑鸠蛋:大城市如果容不下所谓的务工边缘人,居民生活成本会急剧上升。到时候不是土著的普通白领就是新的“驱逐”对象。

蓝莓跌跌:驱赶竟然是社工讲出的话?

tfdygkzxkdzt:今天他们被这些住户驱赶,明天这些住户也可能被其他更高一级的人驱赶。

Tra7y_:“驱赶”这个词我真的看着难受。

一只嘿脸脸羊:这些“居委会”或者“报警的业主”,知道他们的做法是违法的吗?“警察”知道这样的做法是违法的吗?群租多了,难道每个群租的人就不能享有基本的人权吗?我掏了钱,签了合同,我合法的拥有在合同期限内的空间使用权,任何人无权“驱赶”我。“报警业主”真把自己当个“人”了,当自己红/卫兵吗?

oyeeki-:一个城市能发展成什么样,靠的是这个城市的人。如果连在这个城市辛苦工作,为城市提供了基础保障的底层都不愿意包容的话,这个城市发展的上限也就那样了吧。

柒_丨:有一年北京冬天好像也是这样驱赶租客的。

茶卡颜:哎我也在上海三月上旬疫情还没有这么严重的时候我的房东就要求我签一份“如租客需进行14天隔离,房东有权终止租房合同”的补充协议以免连累本地住户。我当时真的好难过很膈应。疫情当下,每个人都是共同体。区别对待务工人员真的很让人心情复杂…我真的很爱上海,可是真的好难过哦。

korea皮肤护理佳佳:我在韩国,疫情期间韩国人都没有说驱赶外国人,免费治疗甚至还给发钱,好么,在自己的国家被驱赶了。

Involved-Detachment:在一个致死率那么低的病毒面前,城市的底色全暴露了。

吃饭睡觉拜锦鲤:在上海,去驱赶小区里的流浪猫,可能都会被某些爱猫业主谴责,驱赶一大群穷人,却会得到业主们的主持。

狠而无心钮祜禄氏:今日是他们,明日便是你们。自己做过的孽都会一一反噬到自己身上。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这样的事情又不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

FIELD_W:好生气啊凭什么哇人家付了钱租房的啊没有核酸更不能这时候出去啊。

Johnnycan:深夜中的背影属实心酸,群租的确违法,近几年各区也都十分积极地以整治清退专项行动kpi为政绩大肆宣扬,与此同时更低门槛和更大力度补贴的兜底性保障房新闻层出不穷,可这些人的底又有谁来兜呢?拿自己的铺盖卷么?

男友台台长:理解在里面的人的怕,但是看到那几个阿姨走的时候真的流泪了。她们角色很简单,就是普通的女性,普通的工作者,普通的妈妈,普通的女儿,可是她们不能有个比普通还差的临时空间吗?

咬尾巴的猫LDL:不是说上海全国防疫最先进么?原来是这么做的啊。

高攻低防查理苏:好难过,“驱赶”这个词像是形容动物一样,可是她们又能去哪呢?

平凡日子里的小Y:这就是让我们国人引以为傲的不仅仅属于中国而是属于世界的“国际化大都市”。确实就像我不是药神里说的一样,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一直以来都感觉大城市充满的是冷漠和自私。缺少一些人性该有的温情。

香菇酱酱酱酱酱:…..人人不拿别人当人,人人就都不是人,今天被“驱赶”的是阿姨,明天呢?轮到自己不被当人的时候会不会为了“顾全大局”也能心甘情愿做牲口。

mdiplurilinguisme:我们是不是对新冠有点反应过激了?

扛起梅梅就跑:这些阿姨是谁家的妈妈,又是谁家的女儿。这些业主没有妈妈吗?如果他们的妈妈被这样对待,应该会很伤心吧。

还在摆大烂:如果是在浦西,按照3.28以后大部分核酸检测能力在浦东,3.26的核酸已经是很新很及时了,不应该用防疫理由进行“驱赶”。如果是在浦东,没有3.28以后的一次核酸,责任在商场,商场应该去给员工做核酸并提供住宿和吃饭问题。都这样赶租户,下一步开放复工谁敢去啊,上完班回来,家没了…

Shaun2333:人已不再是具有喜怒哀乐的个体,而是要被严格划分、进行风险评估的病毒潜在载体。这些人可能被迫离开家乡坐上劳务大巴来到所谓最发达的上海讨口饭吃,她们是妻子,是母亲,是奶奶。年轻人尚可努力润,这些人连外面的世界都没见过,该逃到哪里去呢?逆来顺受或者叫全然麻木就变成了大多数人的人生底色。

大果仁儿君:这个社会让穷人没有尊严,现在连活着都不配了。

来个大侠套餐:看的难受,足不出户自我隔离就好。都说以人为本,连家都不能回,还什么以人为本?

孤独的自由199603:盐碱地。

Sataristhere:生活在别处,真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别处。

妇女解放战线:一个个的怎么就不怕菜里有病毒呢,别吃菜啊。

路金波:不是人类和病毒能不能共存的问题,是因为病毒,中国人已经不能共存了。

妇产科医生王玉玲:有钱买了更多的房子就是为了赚外来务工人员的房租,在关键时刻却把他们驱逐出小区。撇开道德不谈,商业精神呢?让人无家可归,算不算违约?

Dawnlight:不团结起来砸碎枷锁,而是内斗。自来如此。

皮薄馅大鲜嫩多汁大肉包子:我围观全程,最后忍不住截图上午他们的言论“你们难道就不自私自利吗?”“你们就不草菅人命吗?”同为中国人,你们的所作所为,符合人类基础的道义吗?人家按照规定,为什么要咄咄逼人赶尽杀绝。对同在一个小区不满意就要人家去医院?遂安静。

不良人-温韬:其实和跳楼威胁把阳性病人拉走的本质一样,很难说是怕感染还是怕感染后被扔到三不管的地方,反正就是因为恐惧出现疯子一样的行为,这个得从根上解决。

韭菜老张:平常装逼的时候就是爱的奉献,到了该做点啥的时候就是实际情况区别对待,从朝野到江湖无不如此。

原题目:她们的人生轨迹被毫无相交的人安排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王铁梅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