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关爱“小花梅”事件志愿者(上)(图)

2022-03-23 08:32 作者: 叶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锁链女
“铁链女”李莹(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2年3月23日讯】中国江苏丰县铁链女事件引爆汹涌舆情近两个月来,那位被叫作杨某侠的戴锁链妇女仍然身份不明、其人身安全持续受到各界(包括多名两会代表委员)的强烈关注和追问。在这种形势下,中国总理李克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分别表态要追查严惩相关罪行及责任人。不久前网上曾昙花一现的一段视频显示,小花梅舅舅和同乡村民并没有表示认同官方说法。这段目前遭到当局封杀围堵的第一手音像记录被认为戳穿了所谓“调查走访”的官方谎言。记者电话联系到拍摄这段视频的关爱失踪人口家庭的志愿者、独立摄影记者赵兰健,询问了他在云南怒江一带边远村寨走访小花梅舅舅及其他一些人口拐卖受害家庭的前前后后。这是访谈的第一部分。

“权威发布”被指荒诞

江苏官方通报一口咬定铁链女(也称锁链女、八孩母亲等)与网络大V、独立调查记者邓飞曝光的杨某侠结婚证照片上的女子是同一个人。这个说法一出笼,舆论为之大哗。许多人无法接受官方作出的随着年龄增长、牙齿脱落等情况而出现相貌差异的牵强解释。

江苏省2月23日的调查通报被认为与地方政府前四次“权威发布”一样试图隐瞒真相愚弄大众,不仅未能让世人信服,反而遭到更多质疑和嘲讽。官方调查的结论之一是:“……综合查阅小花梅云南户籍底册和调查走访,认定来自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小花梅就是杨某侠。”

这个说法被认为是江苏省那个试图一锤定音的结论最大的败笔和荒诞之处。

小花梅舅舅不为官方认定背书

那么,铁链女究竟是不是结婚证照片上那个杨某侠?小花梅等于铁链女吗?许多网民怀疑铁链女是1996年在四川南充被绑架失踪的女孩李莹。

这些待解之谜也是原凤凰网摄影记者、和讯网前高管赵先生远赴云南边陲探访小花梅舅舅时提出的主要问题。

面对丰县铁链女和失踪四川女孩李莹的放大彩色照片,小花梅的舅舅告诉赵兰健:“呃——这个不是,这两张不是。”

被问到李莹是不是小时候的小花梅时,这位舅舅表示,“她小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这时候一个在场的旁人插言说:“不会确定。20多年,已经20多年她出去的。现在不认识了……”

小花梅舅舅居住的匹河怒族乡普洛村,是乡政府所在地,隶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地处该县最南端,西与缅甸交界,东靠碧罗雪山,北连小花梅户籍所在地子里甲乡。地理上,那是名副其实的大西南。

通过多种信息来源获悉,小花梅并不是当地唯一被拐卖的受害者。

记者与赵先生(以下简称赵)的访谈也是围绕着时下人们深切关心的铁链女、小花梅、失踪人口这样一些话题展开。

小花梅舅舅成当地名人

记者:小花梅的舅舅怎么找到的?

赵:小花梅的舅舅在当地也算是个知名人物吧。我知道她舅舅住在匹河(怒族)乡。她母亲的那个乡叫亚谷村,(她舅舅)那个叫普洛村,差不多有50公里的路程吧。由于我语言不通,我就会雇一个司机,帮我当翻译。我就见到卖水果的商贩,或者饭店服务员,见到老年人,我都得打听小花梅舅舅。一下午时间,就找到她舅舅了。

记者:谁告诉你他的具体地址?

赵:有十来个人吧。路上有十多个人,他们给我指点方向。

记者:你刚才说她舅舅是个知名人物,这是从何说起呢。是不是因为小花梅的缘故?

赵:一定是的。当地的村民一定很早之前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叫小花梅。有关部门公布了小花梅事件之后,在当地的年轻人里面也会有传达嘛。在这个新闻上、抖音上,年轻人也会回家给他的父母去讲嘛。

舅舅不认铁链女为外甥女

记者:那么你去找到他以后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呢?

赵:他是很热情的出来欢迎我。我作为陌生人,跟他接触并没有大的障碍。我也向他很礼貌地询问了他的一些生活状况。我也向他拿出了铁链女和李莹的照片,让她舅舅去指认,至少是小华梅的舅舅是认为,网上流传的蓝色的那个小花梅的那个照片,那个人才是小花梅。所以呢,我在去拜访小花梅舅舅的时候,我特意没有拿这张照片嘛,我拿的是那个李莹的照片和铁链女的照片。打印了一张纸,让她舅舅去看。

记者:你拿出来铁链女的照片和李莹的照片,给她舅舅看。结果怎么样?

赵:当时她舅舅是否认的嘛。他说,你让我承认52岁的小花梅。这个不是这样。他一边摇头,一边摇手。那个时候呢,屋子里还没有进来人呢。但是在这个期间,就突然进来了陌生人,我暂且称他们为村民吧,或者是邻居。有一个年轻的女人,有两位年纪稍长的男士,都是当地的人。

身份不明乡邻到场舅舅改口称“不好辨认”

赵:他们进来之后呢,小华梅的舅舅就就不那么确信了。就开始摇头了。就说呢,那个好多年了,我们也记不清了。那另外的那两个人也都说,好多年了,我们记不清了。在这个之前呢,他舅舅也承认,说江苏的有关部门给他打电话。而且呢,在我们第一次访问他舅舅和第二次访问期间,中央电视台的人到这来拍摄了他很多资料。

记者:进来的那几个人,他们有没有介绍他们自己?

赵:他们没有介绍自己,尤其是一个年轻的女孩,那么她就一直在说,说时间久了,我们记不清楚了。在我看来,当时我就感觉很恐惧了。因为刚才还是在承认铁链女和李莹不是小花梅。进来人之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改口了。而在之前呢,他又说江苏有关部门和中央电视台到他这里到访过。那么和我原来的同行的伙伴描述的就不一样了。其实我当时就有点恐慌了。因为,我一个陌生人在一个大深山里的村寨里里头,我认为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就不敢久留了,我就催促我的司机兼翻译立刻离开此地,后来就落荒而逃。(笑)

这次访问小花梅舅舅之前,跟赵先生一同旅行的两父子曾先行拜访过小花梅舅舅。他们父子与赵先生分享了小花梅妹妹发到其舅舅手机里的三位亲人的个人照片。这三位亲人分别是小花梅、小花梅母亲和大姨。这些照片中的小花梅,与独立调查记者邓飞在网上公布网友提供的结婚证照片的女方相貌一样,但与铁链女外观明显不同。

记者:他们(小花梅舅舅和来访乡邻)都不怀疑结婚证上的那个照片和小华梅妹妹传过来的照片,就是小华妹本人,是吗?

赵:这个是我的一个主观判断,但是并不能代表执法机关的判断。我的猜测,应该叫。

视频证据上网遭“河蟹”

记者:现在网上看到的那一段视频大概十一、二分钟吧,那是你最后录的视频吗?

赵:那个是我当时草率地录的三段视频中的最长的一段。我认为,这段视频可以给我国最高级的执法机关或者是江苏省的执法机关提供一个断案的参考。也能解惑这数亿的网友的困惑。但是呢,我怀着满腔热忱把这个10多分钟的视频上传到新浪网之后,我还特意@(艾特)了一些大V,包括我以前在凤凰的同事,也包括了邓飞,包括了一些知名的人士。他们以前都是我的朋友。然后呢,就就就没有得到什么回信。大家都对这个事情沉默不语。我感觉有一点沉重吧。等我晚上再去看的时候呢,这个视频就已经被删除了。但是,我在微信的朋友圈和一些微信群里头,还能看见我这段视频的一些截取的资料。就证明还是有一些网友截取了这个视频,散发到民间的各个角落。

赵兰健:声明放弃版权谴责网管封杀实名提交视频协助办案

赵先生表示,他现在觉得他有义务向有关当局直接提交他所拍摄的视频,作为案件调查的参考资料。

赵:这两天呢,我一直在接待一些朋友对我的访问啊。很多朋友呢,都来做我的工作,说是不许我再去对外传播这段视频,也不许我去接受别人的访问。那么我呢,其实我跟他们讲的很明白了。我说我呢,既没有掌握国家的公权力,我也没有去做任何违法违规的事情。我呢这个旅途当中偶遇了小花梅的舅舅。我说呢,这是我的一个旅行的见闻啊。我说无论谁给我打来电话,谁到我家来拜访,我都是如实准确地描述我的亲历。我不会去做更多的解读,去误导别人去判断。我也不会去撒谎,我也不会去隐瞒。我认为这段视频至少对我们国家执法机构,能提供一定的帮助。其实像这样的一个行为呢,我是问心无愧的。所以这两天呢,我就逐渐胆子又大了。我就到新浪网写了几个声明。我就首先要谴责新浪网删除这种重大舆情的可参考的证据。我认为这是一个媒体不应该做的事。我也写了关于这段视频的版权的放弃声明。同时呢,我也把这段视频差不多打印了10个光盘。我想把这段视频呢,分别邮寄给中国的最高检、公安部以及江苏省的公安厅、江苏省的检察院。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实名去给他们邮寄这样的一份断案的参考。或许能帮助到有关的执法部门(解决)目前的困惑。

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无怨无悔

 

 

记者: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愿意或者主动地寄出去?

赵:嗯,它是一个自我说服过程吧。因为因为我刚回到北京的时候,有很多朋友到我家来劝阻我。那么我事实上呢,也遇到了很多跟疫情有关的出行的障碍。我的这个言行呢,由于受到一些朋友的善意的劝阻,我行事的时候呢就非常慎重。但是我这几天经过个人的一个挣扎,我认为呢,如实去展现一个客观事实并没有错误,如果要是有错误的话,我也就甘愿去接受一些惩罚了,例如呢,我经常会有国外的朋友给我打电话,那么人家再去问我一些有关旅途见闻的时候,我也不可能去给人家去做隐瞒吧,另外呢,我也不能去揣测任何人,拿到了我的视频,或者跟我通话之后,对我这个谈话,以及我提供到网上的这个公开视频,去做如何解读和剪辑,我阻止不了别人的错误,阻止不了别人的思想。我只能要求我自己的行为是守法的。

记者:有没有注意到中国的领导人和检察部门对这个事情有所关注?对铁链女的事情。

赵:对,我看到了。嗯,我看到了李克强总理的一些对妇幼拐卖这样的事件的关注。我看到了这个新闻。我也看到了最高检对于8孩女(称呼)的更正,叫铁链女。那么,这样的信息呢,其实也是我的一个精神上的支柱,但是我不确定这些信息是真的。

记者:但是李克强总理在记者会上这个相关的表态,那个应该是确实的嘛,对吧?

赵:但是李克强总理并没有特指这他这件事,他是泛指了嘛。总而言之吧,这样的信息,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它是一份温暖,对于我们连新年都没有过好的人。我新年其实有好几天都是在这种最悲情的那个日子里度过的啊。堪比2020年的新年。所以呢,这些事情呢,也是促使我贸然(满腔)热血跑到了,跑到了怒江的原因。(笑)

(原题目:专访关爱失踪人口家庭志愿者(1):小花梅舅舅不认铁链女)

接下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