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封神】周文王三吃亲儿子肉饼(视频)

第二十回:慢道财神通鬼使 果无世利动人心

2021-08-29 07:19 作者: 石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妲己 纣王 封神演义
西伯侯(周文王)(图片来源: 网络)

前言:《封神演义》,俗称《封神榜》共一百回。故事由商纣王题诗调戏女娲、苏妲己进宫魅惑纣王开端,以姜子牙辅佐周武王伐纣的中国历史为背景,描写了商朝与周朝的对抗,以及阐教、截教诸仙斗智斗法、破阵封神的故事,最后以姜子牙封诸神和周武王封诸侯做结尾。

石涛: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和中国明朝的四大名著、《封神演义》等故事背后的内涵,对今人存在着借鉴意义(对生命的认识),共同影响着今人。也是这一番认识,所以觉得很值得跟大家分享我个人对《封神演义》的理解:

伯邑考被妲己千刀万剐,剁成肉馅,做成肉饼,送给西伯侯(周文王),考验他是否是圣人,再决定是否放了他。那么,周文王明知是亲生儿子的肉饼,为何要连吃三个肉饼?

这跟现在的环境可以相互比较:独裁的当权者绝不会相信任何人,他会按照自以为是的观念、理念和认识去评判周围的一切。

纣王被妖精任意左右,而妖精借助女人的身体满足自己的肉欲,并且在这过程中吸取人的精华。这就揭示了:正常的婚姻可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经八百的结婚,人们通常会有一个礼仪:拜天、拜地、拜父母(具备天、地、人的礼数)。说结婚到哪儿去登记,那是管理人的规章制度,但是民间的婚礼,在国内外、在任何一个环境都是具有的。

我们讲的是乱来的,妲己的本身同样是乱来,所以伯邑考也说你做为国母,你背着王做这样的事,因此把妲己骂红了脸。

此处强调的是:妲己是妖,它附着在人的肉身上,利用人的肉身,当它得不到肉身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那份邪恶,是超然于人的。当它用伯邑考的肉饼去考验周文王的时候,哪见得到它对伯邑考的爱意!

所以“爱”这词可不是这么轻易使用的,只是现代的人已经分不清楚自己的爱、色、欲、满足、放纵。

当妲己用肉饼去考验周文王,展现的是恶。周文王连吃了三个肉饼,纣王觉得周文王是庸俗之人。其实周文王是圣人,当他吃了儿子的肉饼时他已经演绎完了《周易》。他为什么敢吃儿子的肉饼,表面是为了活,实际他已经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肉身,他同样是超越于人间的概念。

妲己、伯邑考、周文王这三人,中心是伯邑考。妖怪本身不会局限在人所谓的欢爱上、人性道义上;周文王也同样不会局限在人的层面上,他敢吃儿子的肉,同样是超越人的。如果不能超越人的话,他也不能演绎出《周易》来,而他超越人的原因正是他已经演绎出《周易》了。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概念。

我们解释过,当人失去自己的贞操、圣洁的时候就是一块烂肉。对比伯邑考,纣王就是一块烂肉。这是第十九回,我们真真确确看到这样的故事。

诗曰: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
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
成己不知遗国恨,遗灾那问有家延。
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倒撚。

“黄白开生路”,黄、白是指黄金、白银,这是讲权奸之路。当你面对权奸之徒的时候,时辰不到,你不能去劝权奸之徒要从善,那不是权奸之人的错,而是劝者的错。

整个这一诗篇讲的,就是费仲、尤浑。他们两人接了散宜生的贿赂……从而周文王被救了出来……行贿是件不地道的事情,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变成好的事,这就看大家怎么理解了,但它讲的就是这意思。

且言西伯侯囚于羑里城──即今河北相州汤阴县是也──每日闭门待罪,将伏羲八卦变为八八六十四卦,重为三百八十四爻,内按阴阳消息之机,周天划度之妙,后为“周易”。

所以在《封神演义》里直接讲,《周易》是文王演绎出来的。文王根据天皇伏羲的八卦演绎成《周易》,给人间留下了一个度法,留下了一个治国之道。同时,他要战胜人中的亲情,里面包含了圣人之道——他必将付出苦难。

如果换个角度讲,周文王生命神的那一面,达到了绝顶的升华。而他不是一个修行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从善如流,守住自己的信念。

就像今天普通的人,你不用说我一定要修炼,那是一个更高的要求,但你能退出中共、认清中共的生命之邪恶,你能从我们的故事中体会到生命的内涵,而不是一个政治事件。

有人说我没入(共产)党的话无法生存。所有入党的人都是为了得到好处,而不是实现所谓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当他入党、得到现实的好处,难道不是现实生命的展示吗?反过来,当你退党的时候,不就是得到真实的未来吗?

姬伯闲暇无事,闷抚瑶琴一曲,猛然琴中大弦忽有杀声,西伯惊曰:“此杀声主何怪事?”忙止琴声,取金钱占取一课,便知分晓。

这里讲述“琴中大弦忽有杀声”,我解释过,音乐不同于其它。姜子牙在杀掉琵琶精的时候用了三昧真火:嘴、鼻子、眼睛,没用耳朵;伯邑考在弹琴时弹的是《大雅》,琴声可以超越时间的环境。

有人可以听到其它空间的音乐,就代表着真正天上的音乐有着穿透力,可以穿透我们所谓的三维空间,或者几维空间。

一个修炼的人、真正纯净的人,他内心的静,不受外面声音的阻挠——这个人生命的境界,不在这个空间环境中。

你到超市、购物中心去,人们喧嚣的一切扰乱不了你,声音入不入你心,这是修炼中要达到的。但如果真正的不入心,你的生命接触点根本不在周围的环境。

“猛然琴中大弦忽有杀声”,是指音乐声从另一个角度对周文王的提示,因为他已经演绎完《周易》。

姬伯不觉流泪曰:“我儿不听父言,遭此碎身之祸!今日如不食子肉,难逃杀身之祸;如食子肉,其心何忍?使我心如刀绞,不敢悲啼,如泄此机,我身亦自难保。”

这个人再有本事,他要面对现实就要面对现实,当他生活在人的环境的时候,他必须吻合人的环境。所以文王能算出来,但只能预防他的状况,他不能改变。

也就是,他演绎出《周易》,他的难,就是吃儿子的肉,在人中的亲情上有这么一份苦难。同样道理,妲己也要吃伯邑考的肉(吸他的精华),而伯邑考坚持自己的清白(面对现实、苦难),从而促成了妲己成为人间少有的邪恶。

这些在今天的社会中可以借鉴:当你懂得这些东西的时候,你能够分辨出哪些人不是人(无论男的、女的)。在你的身边一定会听到很多人是这么说法,当他去仿效妲己的做法的时候,他的行为就是妖,他的生命境界是妖,他一定是纵欲的。

所以在这里其实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无论任何人,妖、鬼、魔来到人间他也得扮成人样,以人的相貌出现。同样,有本事的人、与神同行的高等生命,在人的环境中,他同样要以人的身体出现。

换个角度讲,人是神造的,天、地间所有生命对人有一份认可、一份接受,里面甚至包括了一份尊重,这份尊重贯穿天上、地下。同样,你可以体会出中共在污辱人是猴变的时候,你知道那份污辱有多大!在我们这样的字里行间,在我们听到这些故事的对比中,我们都可以体会到这其中的成分。

所以周文王可以演绎出《周易》,他可以知道整个故事的过程,但他却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他必须要承担这一份,他承担的过程是他历练的过程,当他做了伟大的事情之后,他为此承担了苦难,也就是生命境界的升华,在人中就是一份苦难,但是在生命境界上那就是一个相当相当至高的过程。它的涵义在哪里?

很多被共产党影响的人,他们常说一句话:神在哪儿?你给我证明一下。这也就是讲,实证科学在生命理念中它的狭隘,它最狭隘的地方是它把一切都局限在人的利益层面……

姬伯只得含悲忍泪,不敢出声。
作诗叹曰:
“孤身抱忠义,万里探亲灾;
未入羑里城,先登殷纣台。
抚琴除孽妇,顷刻怒心推。
可惜青年客,魂游劫运灰!”

他怎么知道“抚琴除孽妇”?其实文王只要一撒钱币,按照《周易》一算的时候,整个故事的细节他都知道了,甚至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还能知道人的内在心态可能会做什么。所以后面当姬昌回到周朝之后,“画地为牢”是姬昌发明的,任何人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其实都逃不出《周易》,那也就变成了是一种定数。

姬昌作毕,左右不知姬伯心事,俱默默不语。话未了时,使命官到,有旨意下。姬昌缟素接旨,口称:“犯臣死罪。”

姬昌接旨,开读毕,使命官将龙凤膳盒摆在上面。使命曰:“主上见贤侯在羑里久羁,圣心不忍。昨日圣驾幸猎,打得鹿獐之物,做成肉饼,特赐贤侯,故有是命。”

姬昌跪在案前,揭开膳盒,言曰:“圣上受鞍马之劳,反赐犯臣鹿饼之享,愿陛下万岁!”谢恩毕,连食三饼,将盒盖了。

使命见姬昌食了子肉,暗暗叹曰:“人言姬伯能知先天神数,善晓吉凶,今日见子肉而不知,速食而甘美,所谓阴阳吉凶,皆是虚语!”

这就是人们在现实的利益中,很多事情过去,就忘了;在现实的利益中,人们只注重眼前,或者换句话说:活在今朝。

也就是:生命境界不同。文王活在他的生命境界中;普通的凡夫俗子也同样生活在自己的生命境界中,不能够反观自己、相信别人,反过来认识自己在现实生活的不到位之处。

且说姬昌明知子肉,含忍痛苦,不敢悲伤,勉强精神对使命言曰:“钦差大人,犯臣不能躬谢天恩,敢烦大人与昌转达,昌就此谢恩便了。”

姬伯倒身下拜。

“蒙圣上之恩光,又普照于羑里。”

使命官回朝歌。不题。

很简单的一段话却讲述出生命中的命理故事,而这份命理能讲述出我们托生成人之珍贵,而这一份珍贵是所有(天上、地下)的生命都尊重的。

以神的概念和妖、鬼、魔的概念之间的对垒,同样出现在人的环境中(以人的形式、人的氛围、人的“因为、所以”而出现),可是背后包含着什么涵义却只有当事者知道——当事者的生命境界(神、妖、鬼、魔)去决定了这一切。

在今天的环境中,很多人看起来是行其人事,人们却感觉他很奇怪……我跟大家解释的就是:他背后的故事就有这样的东西在里头,只不过是今天的人看不出来。这是问题所在。

且说姬伯思子之苦,不敢啼哭,暗暗作诗叹曰:
“一别西岐到此间,曾言不必渡江关。
只知进贡朝昏主,莫解迎君有犯颜。
年少忠良空惨切,泪多如雨只潸潸。
游魂一点归何处,青史名标是等闲。”

这里讲述了伯邑考的忠良、孝心,他就演绎了这么一个角色。这告诉了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珍贵。

姬伯作毕诗,不觉忧忧闷闷,寝食俱废在羑里。不题。

且说使命官回朝复命,纣王在显庆殿与费仲、尤浑弈棋。左右侍驾官启奏:“使命候旨。”

纣王传旨:“宣至殿廷回旨。”

奏曰:“臣奉旨将肉饼送至羑里,姬昌谢恩言曰:‘姬昌犯罪当死,蒙圣恩赦以再生,已出望外;今皇上受鞍马之劳,犯臣安逸而受鹿饼之赐,圣恩浩荡,感刻无地!’跪地上,揭开膳盒,连食三饼,叩头谢恩。又对臣曰:‘犯臣姬昌不得面觌天颜。’又拜八拜,乞使命转达天庭。今臣回旨。”

纣王听使臣之言,对费仲曰:“姬昌素有重名,善演先天之数,吉凶有准,祸福无差;今观自己子肉食而不知,人言可尽信哉!朕念姬昌七载羁囚,欲赦回国,二卿意下以为如何?”

纣王受了狐狸妖怪阴邪的诱惑之后人智俱废,他一切都听这些佞臣的。这些佞臣阿谀奉承,朝廷灭亡时总是这些人出来。

费仲奏曰:“昌数无差,定知子肉。恐欲不食,又遭屠戮,只得勉强忍食,以为脱身之计,不得已而为之也。陛下不可不察,误中奸计耳。”

奸臣、弄臣这些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他的问题出在于“恶”上,问题出在真正的生命背后属性上,现实的环境中这样的人很多。同样是对应的,周文王可以演绎出《周易》,上通天;那费仲就可以演绎出恶的,下通鬼。

所有的佞臣、恶者都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他不为任何社稷。他展示自己才智的一切、聪明的一切,里面都包含着自己的利益,他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

而今天的中国社会一切都是唯利是图的,一切都是以自己利益为中心的,包括羡慕、妒嫉、恨。所以这个社会必遭大难、必遭苦难,乃至瘟疫之缘由所在,这是生命背后的东西。

你不要以为费仲有多聪明,他是恶的,才能对等地锤炼出文王的至善。所以文王演绎出《周易》,他不会用《周易》去害人,但是费仲、尤浑的一切聪明全是在害人上、全是在不信任上,所以他才会有这么一种说法。

费仲的表现很像今天大陆人在接受马克思的辩证唯物论的时候,一切东西他逆反着看。

王曰:“昌知子肉,决不肯食。”又言:“昌乃大贤,岂有大贤忍啖子肉哉。”

连纣王都承认周文王是个好人,是个大贤之人,但他一定要杀他——不是纣王要杀周文王,而是妖在杀他。

费仲奏曰:“姬昌外有忠诚,内怀奸诈,人皆为彼瞒过,不如目禁羑里;似虎投陷阱,鸟困雕笼,虽不杀戮,也磨其锐气。况今东南二路已叛,尚未慑服;今纵姬昌于西岐,是又添一患矣。乞陛下念之。”

费仲很坏,他说姬昌外表忠厚,内心奸诈。他是奸诈之人,就把姬昌认为奸诈,真正奸诈者是害人的,但姬昌不害人。

姬昌拥有智慧,他知道是什么,他也知道避其灾祸。但当他避其灾祸的时候就吃了儿子的肉。儿子已经死了,他无力回生,他也就以这样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王曰:“卿言是也。”

──此还是西伯侯灾难未满,故有谗佞之阻。

有诗为证:
羑里城中灾未满,费尤在恻献谗言。
若无西地宜生计,焉得文王返故园。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故事:周文王被困在羑里,吃了儿子肉,但是又没有放他。为什么叫“羑里城中灾未满”?没到那一天,没到时辰,这里讲的是“定数”。(作者)他一再讲的是定数,定数没到,那在人间表现出的是费仲的油滑,他看透了周文王的心态,而文王却没有害他。

在人的表面上,人们会说文王太傻了,但是文王知道今天受制于他人,他只能如此。这些大德之人、大智慧之人在人的环境中他只有遭受到无可明辨、一般人无法承受的苦难,他才能是一个大贤之人、大智慧之人。

这同样包含了相生相克的道理。比如他吃了儿子的肉这事瞒了过去,其实已经相当到位了,可是费仲的出现却更压一把——姬昌儿子被杀了、被剁了、被做成肉饼了,他明明知道,吃完了,本来这事过去了,但是被压一把——不被人承认,还继续押着他。

这样故事的描写,把人物描写得淋漓尽致,就是文王在这样的苦难后,后来的时间里他依然不愿意做反臣,来表现出忠。

伯邑考包含了孝,周文王表现出忠,这是这两人在更大的氛围中,他们创造了人的生命文化,但他们没有继续,所以这两人都死了,最后真正成就大业的是武王姬发,而不是周文王。

周文王是人中之圣杰,他能演绎出《周易》给人间留下了文化。武王拿着文王的《周易》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他拿着一份类似天意的东西,最后战胜纣王。这是一种天意的属性在其中。

在没办法的时候,散宜生出计谋,出计谋没有别的,投其所好送重礼给费仲、尤浑。而费仲、尤浑只为自己的利益,是出卖一切的,他可以以那样奸滑的说法堵住了西伯侯的返西岐之路,但是当他拿到钱的时候,又是他的说词,让纣王把周文王给放了。所以纣王就是一块破肉,纣王就是一个魁儡。所以我说今天是新版的《封神演义》。

慢道财神通鬼使 果无世利动人心

上次说到西伯侯被囚禁在羑里七年,书中讲羑里即今河北相州汤阴县,我注意到:汤阴,应该是河南的汤阴(岳飞的故乡),后来有朋友查了一些资料讲:河北的汤阴就是现在河南的汤阴,是地域行政划分的差距,其实是同一个地方。

也有一些文章提到,周文王和后来的岳飞,如果从轮回转世的角度来讲,应该是一个人。对于这样的圣人,我个人不敢评价。《封神演义》讲到今天,可以感受到每一个人的魂魄的那种至尊,所以我不敢评价。

当时讲周文王的时候说,他受了那么大的苦难,但他一直表现出“忠”,而伯邑考是因“孝”而亡。周文王表现的“忠”是有目共睹的,和岳飞表现出来的那种忠义,完全是类同的。有一个说法:当时岳飞被杀的时候,岳云(岳飞长子)一起被杀,就是岳飞怕岳云他们反了,有这个成分在里头,跟周文王是一样的。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是那个时候的古人在给今天的做官者表达应该具有的生命品质、塑造一种传统的生命文化。

八卦、《周易》、《河图》、《洛书》其实都是上古时期留下的——有传递的涵意——突破了现代人对所谓历史的认识的有限层面。如果从轮回转世的角度深入理解的话,生命之间一定有着承载的关系。如:伏羲和周文王之间就有生命的关联。没有生命的关联,周文王是读不懂八卦的。

不说纣王不赦姬昌,且说邑考从人已知纣王将公子醢为肉酱,星夜逃回,进西岐来见二公子姬发。姬发一日陞殿,端门官来报:“有跟随公子往朝歌家将候旨。”

姬发听报,传令旨,速宣众人到殿前。众人哭拜在地。姬发慌问其故。来人启曰:“公子往朝歌进贡,不曾往羑里见老爷,先见纣王。不知何事,将公子醢为肉酱。”

姬发听言,大哭于殿廷,几乎气绝。只见两边文武之中,有大将军南宫大叫曰:“公子乃西岐之幼主,今进贡与纣王,反遭醢尸之惨。我等主公遭囚羑里。虽是昏乱,吾等远有君臣之礼,不肯有负先王;今公子无辜而受屠戮,痛心切骨,若臣之义已绝,纲常之分俱乖。

对纣王而言,西岐人是臣。

今东南两路苦战多年,吾等奉国法以守臣节,今已如此,何不统两班文武,将倾国之兵,先取五关,杀上朝歌,剿戮昏君,再立明主。正所谓定祸乱而反太平,亦不失为臣之节!”

意思是反了!

只见两边武将听南宫适之言,时有四贤、八俊;辛甲、辛免、太颠、闳夭、祁公、尹积,西伯侯有三十六教习子姓姬叔度等,齐大叫:“南将军之言有理!”

众文武切齿咬牙,竖眉睁目,七间殿上,一片喧嚷之声,连姬发亦无定主。

这里的大殿是“七间殿”。纣王的大殿叫“九间殿”,次一级的四大诸侯都是七间殿,那八百小诸侯应该是五间殿。在太庙(供奉死去的祖先),纣王可以供七位,大诸侯只能供五位,再往下供三位,是有规矩的

这些规矩都跟天、地、人对应。这里讲的都是人的层面,人的层面的规矩是对应着“地”——三界内,统称为地;三界外,为天。所以人是可以出三界的。

大家要知道对应……如果破掉这些乱来了——说自己是猴变的,把自己祖宗给废了——那就只能活在肉体上,谈不出任何境界来。

只见散宜生厉声言曰:“公子休乱,臣有事奉启!”

散宜生是文官,他的官位比南宫适高。

发曰:“上大夫今有何言?”

宜生曰:“公子命刀斧手先将南宫适拿出端门斩了,然后再议大事。”

这里不叫午门,叫端门(比午门低一级)。

姬发与众将问曰:“先生为何先斩南将军?此理何说?使诸将不服。”

宜生对诸将言曰:“此等乱臣贼子,陷主君于不义,理当先斩,再议国事。诸公只知披坚执锐,一勇无谋。不知老大王克守臣节,硁硁不贰,虽在羑里,定无怨言。公等造次胡为,兵未到五关,先陷主公于不义而死,此诚何心。故先斩南宫适,而后再议国是也。”

可以想见:文王现在在纣王手里,你因为伯邑考死了现在发兵去打,等于故意在害大王,更何况他们都知道文王是非常守臣节的——这是真正智者的概念……

公子姬发与众将听罢,个个无言,默默不语。南宫适亦无语低头。

宜生曰:“当日公子不听宜生之言,今日果有杀身之祸。昔日大王往朝歌之日,演先天之数,七年之殃,灾满难足,自有荣归之日,不必着人来接。言犹在耳,殿下不听,致有此祸。

“灾满难足”——该过的东西都得过,谁的麻烦谁过!这都是命里注定的。这里有时间的概念,默默挨过就好了。而今天的人不是——都是奋斗、争取。

我们都争取过、奋斗过。你知道奋斗之后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奋斗后,当你获得你所要的,这一切都要在别人的面前去炫耀,当别人不存在,只剩下你一个的时候,你会发觉这东西一点儿用都没有!甚至你恨它!因为你要得到它,从而你付出很多、失去了很多。对比于你付出的一切(绞尽脑汁、坑人害命),得到它毫无意义。得到它的过程只为了治一口气……

这里讲的“灾满难足”就讲述了:人面对很多事情是有业力的消减过程。所以这就是“理解生命境界”的问题。

况又失于打点,今纣王宠信费、尤二贼,临行不带礼物先通关节,贿赂二人,故殿下有丧身之祸。

人的环境很复杂,因为善、恶同在。你看妲己要伯邑考的身体(恶的),文王被迫吃掉自己儿子的肉,是为了不被害死。无论圣人也好,妖也好,都汇集到人这儿,所以就极其复杂。

人中的对与错,太局限性,而生命的善与恶,远远超过对与错。一讲对与错,就局限在人的层面……

为今之计,不若先差官二员,用重赂私通费、尤,使内外相应,待臣修书,恳切哀求,若奸臣受贿,必在纣王面前以好言解释,老大王自然还国,那时修德行仁,俟纣恶贯盈,再会天下之兵共伐无道,兴吊民伐罪之师,天下自然响应。废去昏庸,再立有道,人心悦服。不然,徒取败亡,遗诚后世,为天下笑耳。”

这里列举了纣王的罪恶。诸侯们就是顺天意而为之。

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说反商,诸侯们反的是纣王、妲己。他们只是想另立其他人为王,维持商朝,因为纣王还有七个兄弟。

散宜生的概念是:你要动脑筋,审时度势。事情已经那样了,硬来,只会有麻烦。

姬发曰:“先生之教为善,使发顿开茅塞,真金玉之论也。不知先用何等礼物?所用何官?先生当明以告我。”

宜生曰:“不过用明珠、白璧、彩缎表里、黄金、玉带,其礼二分;一分差太颠送费仲;一分差闳夭送尤浑。使二将星夜进五关,扮作商贾,暗进朝歌。费、尤二人若受此礼,大王不日归国,自然无事。”

公子大喜,即忙收拾礼物。宜生修书,差二将往朝歌来。

不是宜生施妙策,天教殷纣自成擒

行贿总是不好的,但这里是讲:何为小?何为大?文王能够回来为大!这是一个大的天象。行贿变成了小,为把事情做成。

而文王在命运当中要遭难七年,如何回来?要符合人间道理,所以人间要有真正的动作(或善、或恶)去吻合天意。有点儿类似于哪吒,哪吒一出世,到了他七岁那天,一下海,就把龙太子给整了。

就是说,人中的对与错,局限在人的环境,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之下,就不是对与错了……

真正厉害的人审时度势。“审时”,时辰的概念就是命运的概念——知道顺天意;“度势”,度量的概念就是分寸——知道把握成度——也就是取决于把握者对天意、定数的理解……

有诗曰:
明珠白璧共黄金,暗进朝歌贿佞壬。
漫道财神通鬼使,果无世利动人心。
成汤社稷成残烛,西北江山若茂林。
不是宜生施妙策,天教殷纣自成擒。

自那时候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散宜生在人间表现出他的才智多谋,其实只是顺应了天意——“天教殷纣自成擒”。所以这是一个相互对应的。没有费仲、尤浑这样的佞臣,散宜生不用去上供品,当他不用去进贡的时候,纣王还有麻烦吗?

且说太颠、闳沃扮作经商,暗带礼物,星夜往汜水关来。关上查明,二将进关。一路上无词,过了界牌关八十里,进了穿云关,又进潼关一百二十里,又至临潼关,过渑池县,渡黄河,到孟津,至朝歌。

为什么把这条路讲得这么细?等后面去伐纣王的时候,带兵也是这么走的。这本书写的都是上下回扣。等你看到姜子牙伐纣的时候也是这么写的,要过这些关卡(界牌关、穿云关、潼关、临潼关),在不同的关卡展开不同神仙间的冲突。

二将不敢在馆驿安住,投客店歇下,暗暗收拾礼物。太颠往费仲府下书;闳沃往尤浑府下书。

且说费仲抵暮出朝,归至府第无事。守门官启老爷:“西岐有散宜生差官下书。”

费仲笑曰:“迟了!着他进来。”

可不“迟了”吗?这里有两个意思——你早来啊!早来,伯邑考不至于被杀(费仲心里很明白,散宜生是为了周文王);迟了——你这个人不识相!但你还是来送钱了,反正一分钱我也要、一万块钱我也收。他就是见钱眼开者。

太颠来到厅前,只得行礼参见。费仲问曰:“汝是甚人,夤夜见我?”

太颠起身答曰:“末将乃西岐神武将军太颠是也。今奉上大夫散宜生命,具有表礼,蒙大夫保全我主公性命,再造洪恩,高深莫极,每思毫无尺寸相辅,以效涓涯,今特差末将有书投见。”

一切都是奉承之词。都是靠嘴活着的……

费仲命太颠平身,将书拆开观看。书曰:

西岐卑职散宜生顿首百拜致书于上大夫费公恩主台下:久仰大德,未叩台端,自愧驽骀,无缘执鞭,梦想殊渴。兹启:敝地恩主姬伯,冒言忤君,罪在不赦。深感大夫垂救之恩,得获生全。虽囚羑里,实大夫再赐之余生耳。不胜庆幸,其外又何敢望焉。职等因僻处一隅,未伸衔结,日夜只有望帝京遥祝万寿无疆而已。今特遣大夫太颠,具不觍之仪,白璧贰双,黄金百镒,表礼四端,少曝西土众士民之微忱,幸无以不恭之见罪。但我主公以衰末残年,久羁羑里,情实可矜,况有倚闾老母,幼子孤臣,无不日夜悬思,希图再睹,此亦仁人君子所共怜念者也。恳祈恩台大开慈隐,法外施仁,一语回天,得赦归国,则恩台德海仁山,西土众姓,无不衔恩于世世矣。临书不胜悚栗,待命之至!谨启。”

那时候的人都那么说话,现在的人觉得不得了……

费仲看了书共礼单,自思:“此礼价值万金,如今怎能行事。”

你给他钱,他就想办法。所以这些官很好唬弄。中共的官就是这样。在共产党营寨做事,你只要会送礼就行。不是送多、送少,是会送——审时度势,不能乱送,乱送会出事的。就得投其所好,知道人家要什么、知道人家要的水平。这是门学问。

沉思半晌,乃吩咐太颠曰:“你且回去,多拜上散大夫:我也不便修回书,等我早晚取便,自然令你主公归国,决不有负你大夫相托之情。”

太颠拜谢告辞,自回下处。不一时闳沃也往尤浑处送礼回至,二人相谈,俱是一样之言。二将大喜,忙收拾回西岐。去讫。不表。

对方收了东西,一般都会办事的,比现在的共产党好。现在很多共产党人收了东西不办事。朋友肯定有这感触,特别是做生意的,在外头混的。不光现在,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咱们都遇到过……

自费仲受了散宜生礼物,也不问尤浑;尤浑也不问费仲;二人各推不知

送礼的人一定懂得规矩,一送就得送他们两,不能只送一份。只送一份的话……这些人就是人精——费仲、尤浑在我眼睛里,就是现在精英文化中的人——这玩意儿得上学学(BMA、公关系)。

一日,纣王在摘星楼与二臣下棋,纣王连胜了二盘,纣王大喜,传旨排宴。费、尤侍于左右,换盏传杯,正欢饮之间,忽纣王言起伯邑考鼓琴之雅,猿猴讴歌之妙,又论姬昌自食子肉,所论先天之数,皆系妄谈,何尝先有定数。

实际是纣王不懂。那周文王只是为了求得自保,纣王又当真……

费仲乘机奏曰:“臣闻姬昌素有叛逆不臣之心,一向防备。臣子前数日着心腹往羑里探听虚实。羑里军民俱言姬昌实有忠义,每月朔望之辰,焚香祈求陛下国祚安康,四夷拱服,国泰民安,雨顺风调,四民乐业,社稷永昌,宫闱安静。陛下囚昌七载,并无一怨言。据臣意,看姬昌真乃忠臣。”

费仲就编故事了……

纣王言曰:“卿前日言姬昌‘外有忠诚,内怀奸诈’,包藏祸心,非是好人,何今日言之反也?”

费仲又奏曰:“据人言,昌或忠或佞,入耳难分,一时不辨,因此臣暗使心腹,探听虚实,方知昌是忠耿之人。正所谓‘路远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费仲拿了钱,开始打马虎眼了……

纣王曰:“尤大夫以为何如?”

尤浑启曰:“依费仲所奏,其实不差。据臣所言,姬昌数年困苦,终日羁囚,训羑里万民,万民感德,化行俗美,民知有忠孝节义,不知妄作邪为,所以称姬昌为圣人,日从善类。陛下问臣,臣不敢不以实对。方才费仲不奏,臣亦上言矣。”

纣王曰:“二卿所奏既同,毕竟姬昌是个好人。朕欲赦姬昌,二卿意下如何?”

费仲曰:“姬昌之可赦不可赦,臣不敢主张;但姬昌忠孝之心,致久羁羑里,毫无怨言,若陛下怜悯,赦归本国,是姬昌已死而之生,无国而有国,其感戴陛下再生之恩,岂有已时。此去必效犬马之劳,以不负生平报德酬恩,臣量姬昌以不死之年忠心于陛下也。”

这是费仲最坏的地方。我们看到很多做下属的都这么说话:老大……(啪啦啪啦)还是你拿主意!这些人都是贪宦之人……他们永远在利益上给你分析,从不在生命上表达善、恶。这就是恶者。

尤浑在侧见费仲力保,想必也是得了西岐礼物,所以如此,我岂可单让他做情,我益发使姬昌感激。

尤浑出班奏曰:“陛下天恩,既赦姬昌,再加一恩与,彼自然倾心为国。况今东伯侯姜文焕造反,攻打游魂关,大将窦荣大战七年,未分胜负。南伯侯鄂顺谋逆,攻打三山关,大将邓九公亦战七载,杀戮相半。刀兵竟无宁息,烽烟四起。依臣愚见,将姬昌反加一王封,假以白旄、黄钺,得专征伐,代劳天子,威镇西岐。况姬昌素有贤名,天下诸侯畏服,使东南两路知之,不战自退。正所谓举一人而不肖老远矣。”

纣王闻奏大喜,曰:“尤浑才智双全,尤属可爱。费仲善挽贤良,实是可钦。”

二臣谢恩。纣王即降赦条,单赦姬昌速离羑里。
有诗为证:
天运循环大不同,七年方满出雕笼。
费尤受赂将言谏,社稷成汤画饼中。
加任文王归故土,五关父子又重逢。
灵台应兆飞熊至,渭水溪边遇太公。

费仲、尤浑他们拿了钱毁了谁?毁了成汤社稷。而纣王却说他们好。就像现在习近平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人……那些宦官、佞臣出卖的一定是国家、社稷,而偏偏他们以国家、社稷之名去欺诈他人。

西伯夸官先饮宴 蛟龙得水离泥沙

咱们说到散宜生行贿费仲、尤浑成功了,两个人就在纣王面前说好话。其实费仲在骗纣王,非说西伯侯在羑里怎么样、怎么样,那是他编的话。所以所有奸臣,在任何一个环境中,他将骗所有人,包括他的主子。这是一个奸臣唯利是图的时候自然表现出来的品质。他没有什么对、错。

有人说他仰仗着纣王才拥有这么一份权力,他干嘛要去骗他的主子?因为他存在的一切就像北京话“两头鬼”,两头鬼其实往深入说是句骂人的话,不好听的话。两头鬼的概念就是里、外不是人,他本身就不是人。

所以在今天的现实环境中,这样的人非常多,而这样的人能够如鱼得水。我通常说:你看那个人的眼睛会说话。有些人眼睛冒精光,精光外泄,那大多都是骗子,大多以他的利益,以现实环境中的具体利益来随口去接茬说一些话。说的是什么,他都无所谓,他本身就是一种条件反射,而这样的人眼睛很难清澈。

有一句话叫清如止水,可以一眼望到底,是一种清澈的概念。他这种精光,掩盖了生命内在的一切,但他掩盖的本身,却是他真实生命暴露的一切,也就是他是一个欺诈者。

所以费仲、尤浑欺诈纣王的时候,就反着说。如果换个角度来讲,散宜生确实不愧为可以审时度势,在力保西岐的时候,他可以知道何为进、何为退。行贿费仲、尤浑可以叫退,也可以叫进退,就是在文王的道理当中,很少这么做;但在进的角度来讲,文王本身很乖巧、很诚实;人说要东西,我就给东西。他是这么个人。如果从这个角度说,你又不能说散宜生使了诡计。

所以生命就是这样的,生命最后走来走去一定走到你生命内在的本质上。就是说:你做事,出手到底是善的、恶的?而不在于你做什么具体的事情。

很多朋友我以为对这样的说法有一些迟疑,更多的朋友都是一些简单的理解:这个事不好,不能做;那个事不好,不能做。真正有大作为的人,其实他什么都不怕,不怕的原由就是连他自己的生死都不在其中,这个时候他看到的不是人的生死,不是人中的胜负,而是看到了相当一定境界的层面(事情的本身)。

所以我以为这段看起来很表面,不是打杀的,但是很有趣。

且说使臣持赦出朝歌,百官闻知大喜。使臣竟往羑里而来。不题。

西伯侯正被囚禁在羑里之中,那是个小地方,我们跟大家介绍了,其实就是现在河南的汤阴县。那地方出了很多名人,可能是跟原来的轩辕帝有关,轩辕帝也是从河南出的。

且说西伯侯在羑里之中,闲思长子之苦,被纣王醢尸,叹曰:“我儿生在西岐,绝于朝歌,不听父言,遭此横祸。圣人不食子肉,我为父不得已而咬者,乃从权之计。”

很显然,他如果不吃的话,连他自己都麻烦了。

正思想邑考,忽一阵怪风,将檐瓦吹落两块在地,跌为粉碎。西伯惊曰:“此又是异征!”随焚香,将金钱搜求八卦,早解具情。

姬伯点首叹曰:“今日天子赦至。”唤左右:“天子赦到,收拾起行。”

众随侍人等,未肯尽信。

很有趣的!一般房瓦掉下来其实不是件好事,可是西伯侯算完之后,又是件好事——赦令下来,七年之忧解了。

房屋的瓦掉下来不是好事,但他看却是好事,但后来又带来了一些麻烦,所以也就变成了:他接到了特赦令之后,里面包含了正、负之间的争夺——既是好的一面,同时又有惊险的过程。

而惊险的过程并不能阻饶他最后脱离羑里成功返回西岐。可是在返回西岐的过程中,就是结束七年之忧(囚禁)后,他又不得不担心后怕……

这就是讲:有任何波澜壮阔的过程,但他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同时又对当事人是一种考验:当事人信不信命理、定数上的东西?如果信的话,在他内心中不会有太多的犹豫;如果不信的话,就容易产生犹豫,被不太随愿的表面现实(命定的结果)所左右。

不一时,使臣传旨,赦书已到。西伯接赦礼毕。使臣曰:“奉圣旨,单赦姬伯老大人。”

姬伯望北谢恩,随出羑里。

很显然,朝歌在羑里的北边。

只见羑里父老牵羊担酒,簇拥道旁,跪接曰:“千岁,今日龙逢云彩,凤落梧桐,虎上高山,鹤栖松柏,七载蒙千岁教训抚字,长幼皆知忠孝,妇女皆知廉洁,化行俗美,大小居民不拘男、妇,无不感激千岁洪恩。今一别尊颜,再不能得沾雨露。”

这是一个对子,里面有龙、凤、虎、鹤……古时候人们是把生命作为思考中心的……不谈任何表面化的东西:你的政治如何、你的立场如何、你的观点如何、你的社会关系如何……

那时候把女人的贞节看得是最重要:“妇女皆知廉洁”。书中是对应着妲己,来显示出妲己的肮脏、淫秽。

“再不能得沾雨露”,就是说受其滋润,能够得以教化。这些都是非常形象的一种比喻的词汇。

左右泣下。西伯亦泣而言曰:“吾羁囚七载,毫无尺寸美意与尔众民,又劳酒礼,吾心不安。只愿尔等不负我常教之方,自然百事无亏,得享朝廷太平之福矣。”

西伯侯为什么可以教化?因为他可以通晓八卦,他在人中的境界高过普通的人,对一切事情,他处世的方法、概念可以避灾取福,趋向福气,而这一份东西大多不去伤害别人,所以这就是西伯侯能够给予大家的。

共产党的话:“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非常邪恶的说法——毛泽东有他的思想,习近平又来个新思想,还与时俱进——思想能随着时代改变?做人的道德标准能随着时间改变吗?……那是超越时间的,你怎么能否定呢?

什么叫与时俱进?与时俱进跟朝三暮四有什么区别?……其实他内在的东西就是放荡,就是淫邪的,今天没有人能意识到这个问题——与时俱进你就老得改,跟上时代步伐。跟上时代什么步伐?……欲望的东西,你能高兴吗?……“与时俱进”表面看起来是个好词,实际只会放纵人的欲望。

黎民越觉悲伤,远送十里,洒泪而别。

西伯侯一日到了朝歌。百官在午门候接。只见微子、箕子、比干、微子启、微子衍、麦云、麦智、黄飞虎、八谏议大夫都来见西伯侯。

姬昌见众官,慌忙行礼,慰曰:“犯官七年未见众位大人,今一旦荷蒙天恩特赦,此皆叨列位大人之福荫,方能再见天日也。”

礼多人不怪!明白的人、谦卑的人永远是对别人施礼的,而不是教训别人。别人尽微薄之力,你要还、答谢,不能够欠别人的人情。

众官见姬昌年迈,精神加倍,彼此慰喜。

只见使臣回旨,天子正在龙德殿,闻知候旨,命宣:“众官随姬昌朝见。”

只见姬昌缟素俯伏,奏曰:“犯臣姬昌,罪不胜诛,蒙恩赦宥,虽粉骨碎身皆陛下所赐之年。愿陛下万岁!”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一切都表现出周文王的忠。

王曰:“卿在羑里,七载羁囚,毫无一怨言,而反祈朕国祚绵长,求天下太平,黎民乐业,可见卿有忠诚,朕实有负于卿矣。

你看!送点儿礼,纣王跟西伯侯道歉了!这就是当时散宜生说伯邑考:你去办那个事(救父),你又不懂那个礼,不知道对方都是什么人,不知道什么人你不能对症下药,你把自己给耽误了。

其实那时候很多人可以生活在命运的境界中,他们不像现在的人那么贪生怕死,否则哪吒为什么可以把自己的胳膊、腿给剁了,而李靖夫妇看着儿子这么剁也能接受。就是说,他们很多人都有能力、有本事,也通晓自己肉身跟魂魄之间的关系,包括民俗上这些东西都能接受,所以他就对人的死没有太害怕。

现在的人就是活在肉体上,所以怕这肉体没了……

今朕特诏,赦卿无罪。七载无辜,仍加封贤良忠孝百公之长,特专征伐。赐卿白旄、黄钺,坐镇西岐。每月加禄米一千石,文官二名,武将二员,送卿荣归。仍赐龙德殿筵宴,游街三日,拜阙谢恩。”

这些东西只有大王才赠与的,是一种象征,一种标志,就像今日的礼宾车、二十一响(不一定恰当),它没有实际用途,不是打仗用的,但是当被赐予这些东西时,代表着被赐者获得了大王的荣耀。

西伯侯谢恩。彼时姬昌换服,百官称庆,就在龙德殿饮宴。怎见得:
擦抹条台桌椅,铺设奇异华筵。
左设妆花白玉瓶,右摆玛瑙珊瑚树。
进酒宫娥双洛浦,添香美女两嫦娥。

都是成对成对的女孩子。

黄金炉内麝檀香,琥珀杯中珍珠滴。

那个时候都要焚香。香,应该都是木头(木屑)做的。而且,不同的木质代表的含义不同,大多是檀香。不同味道的香会放在不同的环境……

香烧完之后,其实是演绎在另外的空间。我们看到哪吒行宫,人们去上香的过程就给予哪吒三魂七魄、身体的能量。

两边围绕绣屏开,满座重铺销金簟。
金盘犀箸,掩映龙凤珍馐;
整整齐齐,另是一般气象。
绣屏锦帐,围绕花卉翎毛;
叠叠重重,自然彩色稀奇。
休夸交梨火枣,自有雀舌牙茶。
火炮白杏,酱牙红姜。
鹅梨、苹果、青脆梅;
龙眼、枇杷、金赤橘。
石榴盏大,秋柿球圆。
又摆列兔丝、熊掌、猩唇、驼蹄;
谁羡他凤髓、龙肝、狮睛、麟脯。
漫斟那瑶池玉液,紫府琼浆;
且吹他鸾箫凤笛,象板笙簧。
正是:
西伯夸官先饮宴,蛟龙得水离泥沙。

龙在水中要起来了。如果龙落在地上就完了。

要的般般有,珍馐百味全。
一声鼓乐动,正是帝王欢。

话说比干、微子、箕子,在朝大小官员,无有不喜赦姬昌。百官陪宴尽乐,文王谢恩出朝,三日夸官。

夸官就是游街。

怎见得文王夸官的好处?
但见:前遮后拥,五色旛摇。
桶子枪朱缕荡荡,朝天凳艳色辉辉。
左边钺斧右金瓜,前摆黄旄后豹尾。
黄旄、豹尾就是古时旗子的装饰品。

西藏在藏传佛教中的很多仪式,我们看到他们摆挂的旗子,其实是与天、地连在一起。那样的仪式其实和我们婚礼上拜天、敬地是类似的。只不过现在都没了。

带刀力士增光彩,随驾官员喜气添。
银交椅衬玉芙蓉,逍遥马饰黄金辔。
走龙飞凤大红袍,暗隐团龙妆花绣。
彩玉束带,箱成八宝。
百姓争看西伯驾,万民称贺圣人来。
正是:
霭霭香烟馨满道,重重瑞气罩台阶。


夸官时,文王要坐在轿上围着城走三天。其实包含纣王在夸耀自己。

朝歌城中百姓扶老携幼,拖男抱女,齐来看文王夸官。人人都道:“忠良今日出雕笼,有德贤侯灾厄满。”

如果“忠良今日出雕笼”,那不放虎归山吗?其实,民间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纣王亲手给自己立了对手。

夸官三日可归西歧 怎奈被黄飞虎说反

文王在城中夸官两日,到未牌时分,只见前面旛幢队伍,剑戟森罗,一枝人马到来。文王问曰:“前面是那里人马?”

两边启上:“大王千岁:是武成王黄爷看操回来。”

文王急忙下马,站立道旁,欠背打躬。

武成王见文王下马,即忙滚鞍下骑,称文王曰:“大人前来,末将有失回避大驾,望乞恕罪。”乃曰:“今贤王荣归,真是万千之喜。末将有一闲言奉启,不识贤王可容纳否?”

西伯曰:“不才领教。”

武成王曰:“此间离末将府第不远,薄具杯酒,以表芹意,何如?”

文王乃诚实君子,不会虚辞谦让,随答曰:“贤王之命,姬昌敢不领教。”

黄飞虎随携文王至王府,命左右快排筵宴。二王传杯欢饮,各谈些忠义之言。不觉黄昏,掌上画烛。武成王命左右且退。

黄飞虎曰:“今日大人之乐,实为无疆之福。但当今宠信邪佞,不听忠言,陷坏大臣,荒于酒色,不整朝纲,不容谏本,炮烙以退忠良之心,虿盆以阻谏臣之口。万姓慌慌,刀兵四起。东南两处已反四百诸侯。以贤王之德,尚有羑里困苦之羁,今已特赦,是龙归大海,虎入深山,金鳌脱钓,如何尚不省悟!况且朝中无三日正条,贤王夸什么官,显什么王!何不早早飞出雕笼,见其故土,父子重逢,夫妻复会,何不为美。又何必在此网罗之中,做此吉凶未定之事也。”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当他夸官三日,都过两天了,剩最后一天,黄飞虎横插了一杠,跟他说了这么一番道理。

黄飞虎当然是好意要他赶快跑,但是黄飞虎并没说为什么要跑,而这里说的跑是说:你现在依然还在罗网之中,夸官还有一天,是福、是祸可不知道。

黄飞虎是好意,但是插这一杠就引出了更多的麻烦。

武成王只此数语,把个文王说的骨解筋酥,起而谢曰:“大王真乃金石之言,提拔姬昌。此恩何以得报!奈昌欲去,五关有阻,奈何?”

要过五关才能回西岐。

黄飞虎曰:“不难。铜符俱在吾府中。”须臾,取出铜符令箭,交与文王,随令改换衣裳,打扮夜不收号色,迳出五关,并无阻隔。

因为黄飞虎是镇国大将军,也就是现在说的总参谋长,所以,所有通关的兵符都在他府中。

文王谢曰:“大王之恩,实在重生父母,何时能报!”

此时二鼓时候。武成王命副将龙环、吴贤,开朝歌西门,送文王出城去了。

黄飞虎横插一杠就把文王圈走了。夸官还差一天呢!如果他不跑会怎么样?如果他跑了,纣王要找他麻烦,又会怎么样呢?

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责任编辑:陈锦缘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