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获金曲特别贡献奖 自称欧吉桑勉励音乐人(组图)


第32届金曲奖特别贡献奖颁给资深歌手罗大佑
第32届金曲奖特别贡献奖颁给资深歌手罗大佑,他致词表示,自己入行44年至今都尚未停下,年轻音乐人怎么能喊停,借此激励音乐界士气,最后更高呼“大家加油”。(图片来源:中央社/裴禛摄)

第32届金曲奖特别贡献奖颁给罗大佑,他说入行逾40年才意识这和新人奖一生都仅能得一次,并勉励音乐人,“老先生、欧吉桑在这都没有停,其他音乐人凭什么停下来,大家加油”。

第32届金曲奖颁奖典礼在台北流行音乐中心举行,特别贡献奖颁给出道44年的罗大佑,在流行、摇滚、民谣等曲风中屡屡创新,他曾创作出“鹿港小镇”、“童年”、“恋曲1980”、“光阴的故事”、“野百合也有春天”等经典动人歌曲,歌迷横跨各个世代,被誉为华语流行乐坛音乐教父。

67岁的罗大佑今天在台上笑说:“敝人在下我入行44年,才发现今天这个奖跟最佳新人奖一样,一辈子只能领一次,非常沮丧。”

罗大佑也以与黄韵玲的对话勉励音乐人,“转眼38年已经过去,在这行里面,必须要用自己的的生命来体验生命、写歌”。

罗大佑说:“今天北流布景、后台一拉开,各位台湾要做音乐剧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做,老先生、欧吉桑在这里都没有停,你们音乐人、歌手凭什么停,大家加油!”

资深乐评人马世芳担任引言人表示,罗大佑让人们发现歌手不但可以有诗人的灵魂,也能有思想家的高度和革命家的气质,“一张唱片也可以成为震撼时代的启蒙事件”。

马世芳说,罗大佑至今依旧不怕走困难的路,不甘心自我重复,也不愿意说讨好听众的话,“直到现在他还在焦虑,他还会生气,他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意见,他还在不断的写歌,他是永远的Rocker,也是永远的愤青”。

马世芳也感谢罗大佑让许多人见识到流行音乐这门艺术可以发挥多大的野心,抵达多么惊人的高度,“谢谢你,因为你的歌,让我们都变更成熟,也更有胆量的大人”。

颁奖典礼现场也邀请曾与罗大佑合作过的5组歌手,黄韵玲、“娃娃”金智娟、家家、老王乐队及告五人等跨世代组合,演绎罗大佑经典歌曲致敬。

罗大佑
67岁的罗大佑今天在台上笑说:“敝人在下我入行44年,才发现今天这个奖跟最佳新人奖一样,一辈子只能领一次,非常沮丧。”(图片来源:中央社/裴禛摄)

罗大佑:不停止创作要做一辈子

“我永远把自己当成写曲的人,不是一个歌手。”罗大佑开始做音乐时,还只是个20出头、满腔热血的青年,音乐就是他批判社会的武器,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叛逆、敢言的他,在1980年代掀起黑色旋风。

现今的年轻世代如果没听过“鹿港小镇”、“亚细亚的孤儿”,或者粤语歌“皇后大道东”,可能无法想像罗大佑当年在两岸三地被视为“抗议歌手”。

“创作音乐是一辈子喜欢做的事,不会停止创作。”

45年过去了,罗大佑持续创作,只是不同于那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如今歌曲更多的是温情。

改变罗大佑的最大原因是女儿诞生,当爸爸之后,他多了份柔软,也变得有耐性。2015年第一次在采访场合见到他时,就已看不到当年的“愤青”;然而,即使年岁增长,写歌不像过去那般激进,不变的是依旧关怀社会,以及做好音乐的初心。

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回来了

出身医生世家的罗大佑,从小学钢琴、吉他。音乐启蒙阶段,陪伴他的是父亲买的卡带录音机,成为日后迈向音乐路的关键。

就读医学系时,他担任摇滚乐队Rockers键盘手,开始创作音乐,后来当过几年的医生,为了音乐决定放弃从医时,一度引起家庭革命。

不拿手术刀的罗大佑,改用他的词曲唱出社会问题,用音乐鼓舞人心。

1985年罗大佑离开台湾,1990年在香港创立音乐工厂。他创作过很多电影歌曲,许多香港电影都能听到罗大佑的作品,与作词人林夕合作的“似是故人来”、“女人心”,更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歌曲。

罗大佑就像“鹿港小镇”写的“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在纽约、香港、北京等地漂泊,2012年女儿诞生,58岁的他当了爸爸,2014年带着妻女回台定居。

选择回台的最大动机,罗大佑坦言就是为了女儿,“回到我自己的家乡来住,我觉得她好像会长得比较健全一点”。就像罗大佑认为父亲对他的影响很大,他也正在努力成为这样的父亲。

终于回到家乡的罗大佑,2017年推出专辑“家III”,主题与1984年的第3张专辑“家”相互呼应,当年从批判转型到温情曾遭受反弹,如今再也没违和感,反而更能听见罗大佑对社会人文的关怀。

创作秉持对时代的真心

“一首歌的最大意义,就是可以让人回到当初的那个情境。”

罗大佑创作信念是秉持“对时代的真心”,歌曲有着浓厚时代氛围,是某世代的共同记忆,甚至跨世代都能产生共鸣。

1981年写给歌手张艾嘉的经典歌曲“童年”,旋律轻快,唱着“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就算七八年级生不知道歌词里的“诸葛四郎”和“魔鬼党”是什么,也不清楚为何要抢宝剑,仍能勾起大家的童年回忆。

1982年的“鹿港小镇”,罗大佑戴墨镜、穿黑衣,嘶吼着“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唱进多少北漂游子的心坎里。

2019年在宣传演唱会时,罗大佑谈起创作,依旧强调要透过音乐作品“把这个时代的感觉写出来”。

而他的情歌也是传唱金曲,“恋曲1980”、“恋曲1990”、“滚滚红尘”、“是否”、“爱的箴言”都是经典,歌词美、旋律动听;岁月更迭,如今再听依然触动人心。

写自己想写的歌

1982年罗大佑推出首张专辑“之乎者也”,用音乐批判台湾社会、时局,震撼华语歌坛,掀起台湾史无前例的自省风潮。“鹿港小镇”唱出“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反思台湾经济起飞年代,现代化带来的冲击。

第2张专辑“未来的主人翁”延续批判风格,“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遭到中国禁唱。

罗大佑在1984年的第3张专辑“家”,颠覆过往“抗议歌手”、“愤怒青年”形象,改走温情内敛路线,却引发反弹,后来他就转往香港发展。多年后聊起这段过去,罗大佑说,当时他感情不顺利、医生没做好,又对创作的歌曲不满意,只好离开台湾。

1988年总统蒋经国过世,罗大佑感受到人们既害怕又期待,有一股年轻力量正在汇整的氛围,写下展现人民力量的“京城夜”。收录在专辑“美丽岛”的“绿色恐怖份子”则是影射319枪击案。

罗大佑也写过嘲讽文化大革命的“爱人同志”,谱出香港主权移交前人们焦虑与不安的“皇后大道东”,“东方之珠”更成为香港人的传唱金曲。

一向不避讳表达对社会、政治的看法,罗大佑曾说:“很多人都说我很政治,其实是很多人都不出声,我比较大嘴巴,因为我是医生,我会诚实的说‘这个人生病了’。”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唱什么就唱什么,这就是罗大佑。

做音乐最重要是激情

“做音乐最重要的就是激情。”罗大佑认为即使出道久了,对音乐还是要保有像对女人一样的激情。

如今的罗大佑在创作音乐有更多耐性和持久力,一张专辑做了13年,只为熬出好音乐。太爱音乐的他,连因坐骨神经问题开刀,住院5天,也带着吉他,把握时间写出2首曲子。

他曾说:“音乐创作者除了应具备专业素养,更应有对社会的关怀,将这份情怀借由音乐传达给更多人。”从20世纪写到21世纪,深入浅出的歌词,字字都是罗大佑的社会关怀。

罗大佑在做音乐的道路上,努力保持一颗单纯的赤子之心。“当初为何做音乐?怎么开始做音乐?我们不能忘记这个东西,我们要回到最简单的状态。”

近来罗大佑也与新生代歌手合作,包括告五人、谢震廷、阿爆(阿仍仍)等人,将他的经典歌曲注入新生命。

拿过金曲奖最佳编曲人奖、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歌曲,在华语歌坛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这回罗大佑要上台领的是第32届金曲奖特别贡献奖,表彰他在台湾社会环境快速变迁的年代,成就一场华语流行音乐的革命。

责任编辑:一帆 来源:中央社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