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弗奇 早该被驱逐的“美国钟南山”(图)

2020-11-04 08:39 作者: 曾节明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安东尼.弗奇早该被驱逐的“美国钟南山”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及白宫抗疫小组组长的安东尼.弗奇(图片来源:Alex Edelman-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1月4日讯】身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及白宫抗疫小组组长的安东尼.弗奇,突然于大选前夕跳出来攻击川普(特朗普),为拜登助选的意味非常浓重:

弗奇在周六晚(10月31日)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中说:拜登“正从公共卫生的角度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而川普则“从重启经济和解除封锁的角度看待(新冠疫情)。”

这种一边倒的厥词,显然有违事实真相,因为拜登不在国家领导人的位置上,根本谈不上“认真对待”新冠抗疫,只能说他对抗疫持什么样的观点;

就抗疫的观点来说,拜登虽然唾沫横飞地呼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隔离、减少外出、聚集等等谁都会唱常识调子,并没有拿出什么实在的有效抗疫方法,也没有给出实在的方案,以解决在他所主张的隔离、减少外出、聚集的情况下,经济下滑问题、广大弱势群体的收入问题——因为如果只考虑公共卫生,不考虑经济,社会是难以为继的,就存在全面崩溃的危险。

拜登考虑问题的方式,就是典型的左派方式:好唱高调、摆道德高姿态,却拿不出任何解决问题的实在的东西。

而川普就实实在在地兼顾到抗疫和经济复苏这两方面,川普的这种兼顾,显然更切合实际的,因为新冠瘟疫并非短时间能根除,因此必须寻求长期防治和经济复苏的平衡点,否则经济和社会将难以为继,而经济和社会的崩盘又反过来对防疫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至于弗奇所指控的:“从重启经济和解除封锁的角度看待(新冠疫情)”,完全是诬蔑之词,试问:今年春疫情高峰期,疫情川普亲自先后到法国和德国找药,又身体力行地推动使用价廉有效的羟氯喹宁,并且在染疫的情况下,率先试用鸡尾酒疗法...对于新冠的治疗,川普处心积虑地追求让大众获取价格低廉而有效的防疫药物和治疗手段,追求真正解决问题...而不是只念叨光鲜无错的“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隔离...”等等不能解决问题的陈词滥调,这是只重经济、轻视防疫的表现?

试问,防疫和经济分得开么?让大众用上廉价和有效的药,是不是最有力的防疫??

弗奇关键时刻跳出来,对川普施以政治色彩浓重的诬蔑,出乎很多人意料,于我却见怪不怪,因为我知道他一直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货色,他就是“美国的钟南山”。

早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初,身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的弗奇,就表演了极其丑恶的一幕:作为白宫抗疫小组组长,他在今年二月居然公开欺骗美国大众说:戴口罩并不重要;四月美国疫情大爆炸,他又改口说:戴口罩重要,必须戴口罩;6月12日他被媒体追问为什么对戴口罩前后态度不一时,弗奇竟诡辩说:

“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当时的公共卫生工作者。因为当时口罩紧缺,如果大家都一股脑冲出去买口罩,那么那些真正需要口罩的人就没了。(维基、2020.4.4德国之声、新西兰中文先驱网2020.6.17)”

颠倒黑白地对大众撒谎,把大众置于感染新冠的生命危险当中,这种赤裸裸践踏公众知情权误导行为,形同谋杀,居然可以说成“保护当时的公共卫生工作者”!可见其卑鄙无耻程度。

虽则特疯子一度也鼓吹不戴口罩,但弗奇鼓吹在先,而弗奇身为“权威专家”及国家抗疫负责人,他对公众的巨大误导作用,远远超过川普,就象钟南山在抗疫上对中国愚民的误导作用,远远超过习近平一样;

更何况,特疯子不戴口罩是出于个人信仰,他自己也不戴口罩,而且在明白真相后他也转而倡导戴口罩;

而弗奇却一面忽悠大众不戴口罩,一面自己却在风险场合小心翼翼地戴着特供的N95口罩,这和谋杀有什么区别,这不是骗死人不偿命吗?

这就是左派的一贯作风:卑鄙、虚伪、骗死人不偿命。

弗奇的锅,甩不到川普头上,因为川普政府如果抗疫有失误,身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及白宫抗疫小组组长弗奇难辞其咎,更何况,作为头块牌专家和白宫抗疫负责人,弗奇还有带头欺骗大众、鼓吹不戴口罩的罪行!

羟氯喹宁作为一款治疗疟疾的低成本有效药,早被法国专家Didier Raoulta团队、纽约医生Vladimir Zelenko等多人的临床试验,证明是极适宜于大众的底层本的有效治疗药物,因此川普不遗余力地进行推广,并且亲自服用了一段时期,在服用的时期,川普一直没感染新冠...除中国大陆外,台湾也广泛地使用羟氯喹宁+锌片的防治法,成效摆在那里。

但是弗奇却伙同美国药商既得利益集团的代理——美国药监局,以对美国大众生命负责等堂皇理由,拼命阻挠羟氯喹宁的推广;这就非常可笑,弗奇这样一个忽悠美国大众不戴口罩去染疾送死的“专家”型骗子,忽然间关爱起美国大众的生命来了!

“美国的钟南山”弗奇、美国天价药费的祸首之一药监局,啥时候良心发现,换作菩萨心肠了呢?

按他们的逻辑,坐视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染疾、坐视数以十万计的美国人病死,倒是对美国大众生命负责???

嘴上冠冕堂皇、道貌岸然,心里龌龊、冷酷、阴毒、卑鄙,是民主党和西方左派的一贯作风。

弗奇和药监局为什么拼命阻挠羟氯喹宁、甚至川普试用的鸡尾酒疗法的推广,说白了,就是作为美国药商代理、和民主党既得利益连襟的药监局,和心向民主党的弗奇,不愿意美国民众获取底成本的免疫药物——这样他们就得不到暴利了;他们更不愿意新冠疫情及早得到遏制,这样对川普选情的打击就小了!

在这里,弗奇与民主党与中共是一条心的。

弗奇与中共的一条心,更赤裸裸地表现在他对新冠病毒人工合成论毫无证据的决绝否定,以及对新冠疫情向中共追责的强烈反对上:

2020年5月份福奇接受《国家地理》访问时针对政治圈开始炒作的病毒起源论以及中国责任论等,弗奇竟说:这是一种无意义的讨论,泛泛说什么:“新冠病毒的结构经过科学界大量研究,其不可能是人类已知科技能人为创造出的。”但弗奇却迄今拿不出新冠病毒不能为人工合成的证据。

对于中共国实验室泄露的可能,弗奇则武断地说:

“有荒野求生外发现病毒带回实验室,然后从实验室泄漏”这种论述类型的故事,本质是一种自我循环论证(circular argument,指逻辑上自己证实自己的谬论)的无意义讨论,是一种永无结果的浪费时间。”(nationalgeographic.com.[2020-07-27].(原始内容存盘于2020-06-06).)

故意玩弄专业辞藻,用神秘玄乎的语言,把逻辑和常识之水搅浑,对于白宫内的这位如此高阶配合自己甩锅、脱罪的“美国钟南山”,中共一伙恐怕偷乐得做梦都笑醒几回!

弗奇的极端丑恶表演,也反映出以民主党为代表的美国左派,其堕落甚至超越了台湾国民党,已深度沦为唯恐美国不乱、唯恐美国疫情不重、唯恐美国遏制中共...的全世界反美势力代理。

川普连任的第一件事,应当是驱逐为中共洗地、破坏美国抗疫的白宫头号内鬼——安东尼.弗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独立评论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