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心声】我突然明白了共产党是什么(图)


我经历过萨斯,也正在经历武汉的疫情。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政权会隐瞒这种自然灾害?
我经历过萨斯,也正在经历武汉的疫情。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政权会隐瞒这种自然灾害?(图片来源:示意图/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31日讯】编者按:自2004年以来,全球兴起了声势浩大的退出共产党运动。不少人因为看透了共产党的腐败和作恶多端,不愿与之为伍,公开在海外退党网站用真名或化名声明三退退党、退团和退队)。也有人向中共的上级党委提出退党,结果不获批准,反而引来一轮一轮的谈话、了解思想,不给退!最后没辙,干脆直接在海外退党网站发表声明退党。

中共号称有九千万党员,有多少事实上已公开声明退党?只是中共要了他们表面的名单,但人心已失。

当下中共内忧外患前所未有,有识之士认为,共产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其统治的瓦解。那些勇敢的民众,退党的义举正逢其时,呼应中共倒台之势。他(她)们也正成为国人摒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重建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看中国》特此刊发部分来自海外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的退党声明原始记录,以饷读者。

以下:

我明白了!

我今天突然明白了!共产党不是一个政权组织,不是一个什么专政团体,也不是一个什么独裁党派,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邪灵!它有生命、有血肉、有爪牙,关键是有它的生存目的。那么,它的生存目的是什么呢?

我经历过萨斯,也正在经历武汉的疫情。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政权会隐瞒这种自然灾害?你说隐瞒经济败象,政治黑幕,民生问题,对于一个邪恶政党来说,倒确实是他们的选项。可是天灾他们为什么也要隐瞒呢?自然灾害它可没有政治倾向性,也不是针对专制政权而来啊?为什么从2004非典到2020新非典,都是如此一致的表现呢?

那年,怪病的传言在广州,官方出来“辟谣”,这年,也是从微信群、微博里先爆出来,官方再次辟谣,处罚人员;那年,张文康说北京安全,欢迎投资和旅游,这年,官方说“可防可控”,在未查清传染源、未查清传播通道、无特效药的情况下说“可防可控”;那年,北京开“两会”,需要“和谐稳定”,这年,湖北第十三届人大会和政协会1月12日至1月17日召开,中间没有宣布一起新增病例。

1月18日人代会闭幕后,病例马上暴增;那年,各国纷纷发现非典病例后,中共不得不承认,这年,也是日本、韩国、泰国发现后,不得逐步不解封病例数量;那一年,这一年,都是岁末年初,面临即将开始的春运,错过了最佳控制时机;那一年,这一年,都是重要信息不是经官方披露,而是小道消息、专业人士和上网翻墙得知;那一年,这一年……

渐渐的,我明白了。我看过《九评共产党》,看过《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开始我把这两本书看成揭露共产党邪恶的书,反党的书。我也反感共产党,所以看了,但是还是按照原来的观念在读,只是读了觉得解气,现在我才恍然大悟,我并没有把他看懂,这些书的最重要意义,是点出来了共产党是一个邪灵实体,完全意义上的生命体,有着独立意识、自我形象和组织肌理的类兽物种!《共产党宣言》里的那第一句话,“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游荡”。不是比喻,是真实的自述!真实的自述!真实的自述!重要的问题说三遍!

它的生存目的是什么?是饮尽国人之血,充盈邪灵之体!中国人,不过是其刀俎上的鱼肉而已。那些明知道疫情已经发生而按下不报的官员,等于是帮助邪灵一再延长快乐饕餮人命的时间;那些只会复读“不信谣,不传谣”的小粉红,帮助洗白辩解的,不过是为虎作伥的伥鬼。他们是无意的,麻木的,自以为是为了“稳定”、“大局”、“爱国主义”的那些价值观而行事,殊不知背后邪灵狂笑的大嘴还在滴着血滴。明白了,明白了……

曾经以为,法轮功朋友们劝我们退党,我虽然对共产党没有好感,却总是一再拒绝他们的美意。因为我在想,我早就自动退团退队了,有什么意义呢?这样不声不响的退了,对共产党又有什么打击呢?没有让他少一枪一炮,没有让他少一分钱税赋贡入,也没有让它的党员登记册上数字减少一个。所以,我一直一笑而过,没有退。

今天想通共产党的真实存在形式后,我突然明白了法轮功朋友的心情和想法。他们是对的。那些隐瞒疫情的官员,那些帮助辩解的粉红,那些“顾全大局”的顺从屈服之徒,他们其实本质上是邪灵机体的一个细胞,尽管他们不知道。他们张口时,其实是邪灵在背后发声;他们行动时,其实是邪灵在背后伸爪;那些枉死的生命,其实是送上邪灵祭台的献品。瞒报疫情的周先旺、马国强、蒋超良、王晓东,这些被武汉人们骂了十八代祖宗的人,就是瘟神的先锋,共产邪灵吃人的将军!

我是一个爱好历史的国人。我了解三年大饥荒,了解文化大革命,了解六四,也了解所谓天安门自焚案背后的戏份,也知道活摘器官是长期存在的。我愤懑过、狂怒过,也深深的思索过,为什么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中华民族怎么摊上这个统治的政党?现在,我一通百通了,明白共产党的本质后,一切都有答案。

在此,郑重声明退出团、队。这不是一起政治声明。这是让我身体的一部份消失。曾经属于共产邪灵的那一部份,曾经或被动或主动地供其驱使的那部份身体,曾经在宣誓的那一刹那,注入我身体的那一层,自今而后,与我永远的再见了。

同时,我劝退了一个我的朋友,在历数了共产党的历史后,我是这样对他说的:“你能逃脱历史的责任和道义的谴责吗?即便能够逃过人世间的这些,假如真有不可知的力量存在,如何面对那未来的审判,它史上攒下的无边罪业,哪怕作为它的一个份子,所分摊的那些你能承受吗?”

于是,看着电视上不断增长的感染人数,他点头了,同意退出。

杨德福,退团、队

吉良,退队

另外,恳请迅速升级自由门和无界,武汉封城,也在封网,翻墙上网太难了!这个时候,全国人民都想听到真实的声音!

 

声明人:杨德福等2人

2020-01-25 23:06

中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元清 来源:退党网站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