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人物和国家的对抗(图)

——拒绝纳粹礼的奥古斯特

2017-12-21 08:44 作者: 二大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张照摄于1936年,记录了汉堡一家船厂为纳粹海军训练船Horst Wessel号建成出航时举行的一次大型集会。人群后面有一个人双手交叉在胸前,明显与众不同。
人群后面有一个人冷冷的站在那里,双手交叉在胸前。(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12月21日讯】一

在1991年3月22日,德国杂志《时代周报》上刊登了一张纳粹德国时期的老照片。这张照摄于1936年,记录了汉堡一家船厂为纳粹海军训练船Horst Wessel号建成出航时举行的一次大型集会。这个集会规格非常之高,纳粹元首希特勒、副手赫斯均在出席之列。在集会的最高潮处,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臂行纳粹礼高呼万岁,但在人群后面有一个人冷冷的站在那里,双手交叉在胸前,明显与众不同,甚至可以说表情带有明显的不屑。

这在当时是极其罕见的。因为纳粹从上台后就将纳粹礼写入法律,作为表达对领袖忠诚和国家荣耀的必须。纳粹礼成为所有德国人唯一的行礼方式。在纳粹治下,不行礼不仅仅是不爱国,而且还是犯法。

所以在群体性的癫狂中保持清醒,冒着被送进集中营的风险,拒绝行国礼,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这正是这张照片最令人惊叹之处。照片刊登后,一个名为伊瑞妮的女子,联系上了《时代周报》,她说,那个遗世独立的人,就是她的父亲奥古斯特•兰德梅赛。

我们都知道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由于遵从相同的社会行为规范,思维、行为方式是趋同的,这种现像一般称之为从众。低劣的家长总是这样教育孩子:大家都这样,你为什么不?

就像躲入群体需求保命的沙丁鱼,人的这种从众行为,更多的是寻求认同感,安全感。因为大多数时候,特立独行不仅有被社会边缘化的可能,更有身家性命上的危险。

在1936年年仅26岁的奥古斯特就面临这样的难题。当然,这个难题,在别人看来完全是他自找的。

奥古斯特其实本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他和所有的德国年轻人一样,也曾经对纳粹的强国梦所倾倒。1931年,为了能够获得一份造船厂的工作,他还加入了纳粹党。纯种雅利安人、纳粹党徒——如果他按照当时纳粹的法律,或者说一般德国人的思维,按部就班的生活,甚至加入反犹的浪潮表表忠心,恐怕也不会受到任何苛责,甚或会有更好的前程。因为大家都是那样的。

但这个年轻人偏偏在这个时候遇见了爱情。1934年,他和犹太姑娘艾尔玛•埃克勒一见钟情,陷入热恋。按照当时纳粹陆续出台一系列反犹的种族主义法律,和犹太人的婚姻,不仅不被法律所认可,还面临坐牢的风险。

也许是爱情冲昏了他的头脑,也许是爱情激发了他一往无前的勇气。奥古斯特毫无顾忌,坚持自己的选择,在1935年订婚并生下了大女儿英格丽德。为此,他被开除了纳粹党籍。这之后,就有了照片上的那一幕。

奥古斯特的家世非常普通,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一个为了找一份造船厂的工作也要费尽心思去入党的年轻人,在这个世界的位置可想而知。

随着纳粹全面反犹的《纽伦堡法案》的出台,他们的婚姻被视为非法,无法登记。即便如此,这男人仍然不愿抛妻别子。

1937年,在排犹浪潮中,奥古斯特试图带着一家人逃往丹麦,但最终在边境被捕。他被指控并被判违反纳粹种族法的“玷污种族”罪。经过短暂的审判,一家人被判有罪,随后被投入伯格摩尔集中营。在那里,伊尔玛生下了第二个女儿伊瑞妮。1938年5月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奥古斯都被警告再坚持这段婚姻将再次面临牢狱之灾。

这个世界有些人,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平日只是普普通通的路人甲。但往往会有一些匪夷所思的坚持,印证自己生命的信仰。奥古斯都就是这种人。

即便已经在集中营里挂过了号,依然愿意为了自己的所谓非法家庭付出一切,无所畏惧。1938年6月,一家人冒着触犯法律的巨大风险在公众场合下出现,共享天伦。但纳粹也毫不含糊,1938年7月15日,奥古斯都再次被捕,并被判在伯格摩尔集中营两年半。他心爱的犹太妻子则从此永别,被送往贝恩班堡集中营,最终于1942年2月与其他14,000多犹太人一起被杀害。

奥古斯都出狱后在一家货运公司工作了两年,因为他在下水仪式上拒绝行纳粹礼的照片被盖世太保发现,第三次被逮捕。兰德梅塞随后被投入东部边境的劳改营,于1944年2月穷途末路、兵源匮乏的纳粹把他被编入惩教营,最终于1944年10月在克罗地亚的战斗中死亡。

这个普通德国人的婚姻战后得当初拒绝为他们登记的汉堡参议院的追认。他的两个女儿也幸运的在寄养的家庭躲过了战争,最终存活。他那张惊世骇俗的照片的故事,才得以在几十年后,重新为人所知。

我们今天在回忆这个故事,会有什么样的启迪?

大部分人都会想到,在极端的环境下,一个人要坚持良知和风骨,需要付出多大的勇气和代价。我们读到也许只是一段感人的故事,对于当事人而言,是妻离子散、是家破人亡、是生离死别、是无限苦楚。

奥古斯特原本可以用一张离婚证书解决自己所面临的所有危险和痛苦。或者退而求其次,表面上更加顺从一点,举起自己不愿举起的手臂,躲过迫在眉睫的杀身之祸。

但是他没有。他以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的坚定,对抗一个打遍欧洲无敌手的法西斯帝国。时间证明,他赢了。这正是今天我们需要仰望的理由之一。

我们总以为,只有那些写进史书的列传中的大英雄,才有这样的横亘古今的信仰,没想到哪怕是这样的小人物,一个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妻儿的普通男人,也能展现出如此震撼的气场。

面对这样的小人物,也许还可以说说别的。那就是,我们有没有不被贴着国家标签的,群体意志裹挟的自由?

如果你不幸正好是一个纳粹德国的公民,当你自觉的高举手臂,高呼“希特勒万岁”“德意志万岁”,为第三帝国的强国梦陶醉的时候,爱国这个标签,到底是荣耀还是耻辱?

如果你回答不出这样的问题,至少你可以别急着站定某个立场。当你身边有个人不愿意跟你一起振臂高呼,至少你可以想像他是不是奥古斯特。那些打着爱国旗号的呼喊,不一定比沉默更伟大,更高尚。就像某个学生小哥说的,不站起来不代表不尊重,不唱歌不代表不爱国。

很多纳粹余孽在几十年后才幡然醒悟的说,那不能怪我,那是时代的错误。会有人接受吗。当然不行。历史是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写就的。你可以选择不反抗,你也可也选择不盲从。

是的,如果我们没有勇气成为奥古斯特,那请至少善待每一个奥古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作者脸书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