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彭德怀遭连续批斗后吼叫:好苦啊(图)


彭德怀遭批斗时的惨状。
彭德怀遭红卫兵批斗时的惨状。(网络图片)

中共“九大”以后,彭德怀明显地衰老了,更经常失眠。1969年9月11~14日连续4夜,他几乎彻夜没有入睡。他常常自言自语,有时静坐出神,有时唱歌发笑,踢脚、扬手。有时发脾气、吼叫:“要命啊!”“好苦啊!”

8年牢狱写下15万字自传,只为死后留清白

彭德怀,不满18岁即投身湘军,靠着战功从一名二等兵升到团长。他本可继续沿着这个阶梯上攀,但他却苦苦寻索一条救国救民之路。年届30,他找到了共产党。从1928年到1953年,25年中他有22年身在前线。

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从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消失。在接踵而来的“阶级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他的“罪行”不断升级,从“投机革命”、“伪君子”、“野心家”到“里通外国”。1974年,他在囚禁中含冤辞世。

从百战沙场到挨批斗百场

1967年7月开始,重伤中的彭德怀被数十个单位游街“揪斗”。他强直着头,挺立身躯,伤痛和愤怒使他在被“游斗”中几度昏迷。

1967年7月,《人民日报》号召痛打“落水狗”。彭德怀被揪上批斗台,遭肆意凌辱。

江青十分“关注”彭德怀——她几次不阴不阳地提到:“彭德怀在卫戍区养得胖胖的,过去还没有公开批判一下呢?”,“要把他批倒批臭呵”。7月19日早饭后,彭德怀被告知要去“开会”。直到吉普车开进北京航空学院,他才想到,这是开他的“批斗会”。下午,他被带到北航六系一间教室里,面对着60多个红卫兵。

“彭德怀,交代你的问题!”一个红卫兵厉喝一声。“你为什么要发动百团大战?”

“打日本鬼子呗!”

“百团大战没有请示毛主席,受到毛主席批评?”

“嘿,不对的。打电报了嘛!毛主席、中央军委发来了电报祝贺,说‘百团大战真是令人兴奋,像这样的战斗是否还可以在山东其他地方组织一两次’。”

北航原党委一个负责干部韩爱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批判彭德怀在华北“搞独立王国”,“背着主席打百团大战”,“暴露了我军力量,把日寇引到根据地来,造成很大损失……”彭德怀怒不可遏,打断韩爱晶的话,讲为什么打百团大战,打得怎么英勇。一部分红卫兵似乎听入迷了。韩爱晶赶快扭转局面,喊:“彭德怀,交代你在庐山会议上反党反毛主席的罪行!”

“我没有罪行,只有错误。对庐山会议还保留我的看法。”

全场喧哗起来,有人带头高呼:“打倒彭德怀!”

韩爱晶从桌子上跳过去,指着彭德怀鼻子吼:“你反不反对毛主席!?”

“我不反对毛主席,我只是对毛主席无话不谈。”

韩爱晶一拳出去,打得彭德怀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唿啦围上去一堆人,拽的、打的、踢的,拳脚交加。彭德怀认得其中一个红卫兵,说:“小同志,你不要发火,你不懂事……”话未说完,有人几个勐拳冲着彭德怀胸部打去,彭德怀头撞在课桌上,跌倒时又撞在水泥地面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彭德怀忍痛喊:“你们怎么这样对待一个快70岁的人!”

会场大乱。彭德怀被拽起来,打倒;再拽起,再打倒,连续7次!一个穿皮靴的大个子飞起一脚,向躺在地上的彭德怀右胸踢去,彭德怀深哼一声,昏迷过去。

下午5时50分,彭德怀在半昏迷中被人架回囚室,勒令起身,连夜写“认罪书”。

风云日紧。7月25日,中央文革在天安门广场召开大会,林彪在会上喊出了“打倒军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口号。从7月26日开始,重伤中的彭德怀被数十个单位连续“揪斗”。其中6次为万人大会,7次“游街”。彭德怀不甘受辱,强直着头,挺立着身躯。一些彪形大汉被挑选来揪押他。伤痛和愤怒使他在被“游斗”中几度昏迷。

连续的“批斗”一直进行到1967年末。曾经百战沙场的元帅,挨批斗又何止百场!

参加批斗会回来,彭德怀还要写自传——交代全部历史,从6岁时写起。哨兵日记记载,彭德怀在挨批斗的日子,每天要写自传八九个小时;不挨批斗的日子,一天写十二三个小时。

中共“九大”开幕之时 彭德怀第一次落泪

“大批斗”的暴虐过去了,1968年开始了一场更为残酷的、隐秘的斗争——审讯。

1967年9月28日至12月6日,专案组8次审讯彭德怀的入党问题,目标是“彭德怀是假党员”。从新年开始,又突击审讯彭德怀所谓“里通外国”问题。从1952年到1959年,彭德怀5次被派去苏联谈判或访问,在专案组的方案中都当作“里通外国”罪行来审查。

多次逼供,彭德怀忍无可忍,“腾”地跳起来,拍桌子大吼:“你们的目的达不到!”审讯者一起站起来骂:“你简直无耻之极!”“混蛋透顶!”……

专案组用车轮战突击审讯彭德怀,一堆人围着彭德怀,你一喝,我一喊,轮班无休止地追逼,一句话反复问,直至彭德怀精神恍惚,“要什么给什么。”

庐山会议后,彭德怀曾要求党中央审查他;“文革”开始,他衷心欢迎审查,相信审查会洗清他的冤屈,澄清事实的真相。但残酷的事实使他认识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不顾灾难的后果,在被审时痛斥怒驳,对操生杀之权的专案人员捶桌怒吼:“你再审,我也是顽固!”“我就是顽固,顽固到底!”“你们把我枪毙了吧!我什么都不怕!”

1968年5月7日,由陈×等5人“攻他的核心问题”,审讯室内彭德怀忍无可忍,他怒吼、痛骂。主审人鼓动说:“不交代不能收兵。”最后,陈×的笔记记着:“我们的目的基本实现了。”

从被揪以来,彭德怀忍受着红卫兵的批斗、哨兵的监视、专案组的审讯,期待着“九大”使党的一切回到正常轨道上来。1969年4月1日,这一天终于来到,当彭德怀在囚室里听到院外群众游行,高呼庆祝“九大”开幕的口号时,不禁痛哭。这是被监禁以来,他第一次落下英雄之泪。

“九大”开了24天。哨兵日记上记着,彭德怀在看到这次大会的公报后,常常彻夜不能入睡,有时叹气、流泪、摇头,有时“呆坐发愣”,“突自笑起来”。在看“九大”公布的中央委员会及政治局委员名单时,他“扳着手指头数”,“流泪4次”。“九大”开会期间,哨兵日记每天都有他叹息、流泪的记载。

从1967年8月的大批斗和审讯开始,哨兵日记就常常记录彭德怀“通夜不睡”。“九大”以后,彭德怀明显地衰老了,更经常失眠。1969年9月11~14日连续4夜,他几乎彻夜没有入睡。他常常自言自语,有时静坐出神,有时唱歌发笑,踢脚、扬手。有时发脾气、吼叫:“要命啊!”“好苦啊!”

1970年7月2日,江青催促专案组对“主要案犯”定案。7月21日,彭德怀专案组上报建议:“撤销彭德怀党内外一切职务,永远开除党籍,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剥夺公民权利。

1974年11月29日14时50分许,彭德怀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身旁没有亲人。

彭德怀逝世后,专案组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如是说:

这是彭德怀的手表。这块手表是彭德怀从抗美援朝时开始戴起,直到刚被关押时还戴着,后来就不让戴了。彭德怀被关押期间穿的棉衣和内裤。衣服上的补丁都是彭德怀自己补的;棉衣上的布面已破了,棉花大部露在外面。彭德怀在关押中的生活用品:铝勺和手帕,是侄女彭梅魁为他买的。

受审人员彭德怀,因患直肠癌,经治疗无效,于1974年11月29日病死。彭德怀是里通外国、阴谋夺权的反党分子,我们意见,将其化名王川,尸体火化后,骨灰存放成都一般公墓。

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批示:“照报告上所提办法办。”

责任编辑:陈天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