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专栏】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图)



​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柏林移除前东德共产党头目昂纳克竖立的一座马克思雕像(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4年09月18日讯】中国经济当前的全面危机,加上中共政权的严峻政治危机,使得即使是铁杆的中共文人,也在反思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实际上,马克思的这些理论,虽然是一百多年前针对资本主义所做的预测,但其愤怒和充满敌意的诅咒及臆测,其描述的现象种种,实际上正在当今中国一幕幕的展现。马克思如果地下(或地狱下)有知,恐怕会万分感叹,觉得是张冠李戴、正打歪着和阴差阳错了。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一篇文章说,当代中国的现实对传统的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提出了“严重的挑战”。文章承认,20世纪以来,既出现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也出现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危机;既有生产过剩的危机,也有生产短缺的危机。但特别令中国共产党人沮丧的是,从19世纪下叶资本主义世界性危机以来,经济危机不但没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资本主义国家反而在每次危机后的10年左右,都催生出一场场新的科技革命,从而推动资本主义走向新的繁荣!中共文人吃惊的发现,倒是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社会主义,必须反省自身的理论和策略。

百年前对资本主义的臆测

马克思在19世纪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其矛盾“无可调和”;个别企业生产的有组织性和整个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完全对立;而且,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社会购买力相对缩小,也是对立的。这些对立,就是引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马克思进一步乐观的“预测”:资产阶级的关系太狭窄,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因而资本主义“必然灭亡”。

共产党人臆想的是,资本主义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必将引发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从而引发社会主义革命。但现实恰恰相反,原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引发了其政治危机,使得这些国家摆脱了共产主义的桎梏。从最近的历史看,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2009年欧洲议会大选中,左翼政党全线溃败,右翼大获全胜。英国、法国、德国的右翼政党都取得选举的胜利而成为执政党。

中共御用文人囿于马克思理论的自我指导、自我设限、自我禁锢,即使在当前仍然顽固的认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是「无懈可击」的。为了维持中共存在的基石、马克思的理论大厦不倒,他们只能东拼西凑,试图把“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割裂来看,来为资本主义的持续成功和社会主义的日薄西山寻找脚注;或者用宏观调控和国家干预,来解释资本主义为什么没有“必然灭亡”。

中共文人没意识到,中共国的经济体制,既可按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执行,也可学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又可以运用宏观调控和国家干预。中国目前的经济格局,严格说来,应该是“权贵资本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的杂交,亦即中共权贵的掠夺和希特勒纳粹主义专制的高度混合。这样的经济仍然陷入当前深重的危机,恰恰呼应了马克思当年对欧洲资本主义的痛斥和诅咒

中共国踏上“必然灭亡”之路

中国经济整体状况的糟糕,几乎无以復加。经济危机(Economic Crisis)的主要表现,如商品过剩、销售停滞、生产下降、企业开工不足甚至倒闭、失业增加、资金周转不灵、银根紧缺、利率上升、银行破产等,在中国普遍出现。标准普尔称,未来一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面对艰难的经营环境,小型企业融资成本上升,有倒闭的风险。大陆上市银行中报显示,银行业面临资本压力,多家银行准备发行优先股、资本债以补充资本。 

33家上市钢铁企业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18家负债率超过70%。绝大部分钢企靠银行借贷扩张,资产负债率连年攀升。31家上市煤炭企业中,22家资产负债率同比攀升,生存环境恶劣,行业风险加大。大陆官方与汇丰的8月中国制造业PMI双双回落,突显经济疲弱。

最近,中共开始要求地方政府试编资产负债表。这就是说,这些地方政府从来就没有编制过资产负债表,亦即它们从来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财产、多少负债、还债能力如何、信用如何、是否会破产等一系列的问题。为刺激经济增长,各级政府陆续推出数额庞大的投资计画,金额高达10万亿人民币。资本主义即使在最“盲目”的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时,也没有如此浪费性的“投资”和烧钱。

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恰恰是百年前中共鼻祖马克思所“预见”和“期待”的,诸如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和“生产过剩”,这些会导致资本主义“灭亡”的现象。只不过,马克思预测的对象,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国经济中的混乱和过剩,有房地产过剩、原料过剩、产能过剩、运输过剩和能源过剩。全国性的生产,处于无政府状态,经济计画难以实现,市场调节也不能奏效,一如马克思说诅咒的那样。

资本主义国家没有那么多政府干预,没有“国家计委”精心规划,反而自然调节得很好。为什么拥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双重手段的中共国,在计画之上加上部分的市场机制,反而会效率更低?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国有限的市场调节,不但没有因为政府的干预变得更有效率,反而因为政府的干预,许多资源和人力、财力,都因为腐败寻租的原因,变得比资本主义社会更加没有效率;甚者,反而具有相反的效率,因为资源和财富没有公平的分配,直接流入了权贵的钱囊。

马克思预期说,经济危机造成了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对生产力造成严重破坏;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了社会的基本矛盾;经济危机激化了社会的阶级矛盾;经济危机也加剧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中国目前面临的,正是四面楚歌、全方位的危机;与周边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以及远方的发达和不发达国家之间,无不矛盾重重。

共产主义者还认为,市场成为真正的世界市场,再没有可供扩张的空间时,伴随经济危机而来的,就是战争和各种社会危机的空前爆发。君不见,中国社会危机的空前爆发,和中共目前加强军备、穷兵黩武,随时准备用战争摆脱危机,也正与马克思百年前的描述和诅咒,是一模一样的。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