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凤祝寿PK贾元春省亲

2012-07-18 10:52 作者: 党夏苔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看到北大校长周其凤回家为母祝寿哭得一塌糊涂,许多人感到有点雷人,令人不禁会想:这咋象久蹲牢房刚刚越狱的逃犯见到母亲一般呢。不正常啊!!

这里我也想起《红楼梦》中的贾元春省亲的那个情景,按理说贾元春省亲那确实是很不容易。古代的皇宫内院戒备森严,作为皇帝的妃子回家一趟确实很难,机会非常的难得,再加上女性们本来就多愁善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贾元春回到贾府时也是哭得象个泪人。这一切完全符合常理。

可是到了21世纪的今天,作为中共的高级官员,众所周知的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吃喝玩乐、吹拉弹唱、金钱美女、随心所欲,想包二奶包二奶,想买房子、车子信手拈来,可是周其凤咋见了母亲却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情形,真正上演了喜儿哭跪杨白劳的现实版了呢?这一切真的令人深思。

其实周校长真的有那么想念他的母亲吗?我看未必,因为现在的交通太方便了,更何况周校长实在眷母至极,完全有能力把母亲接到身边进行奉养。虽然老年人不习惯城市环境,但是至少可以接过去住上一段时间。如果周校长感觉这样也无法尽到自己的孝心,那么索性干脆学习古人的“父母在,不远游”,干脆辞官归乡,亲奉父母,这又何尝不可呢,这样还能留下一个不恋贪腐、拿得起放得下的美名。

那么周校长的眼泪从何而来呢?如果排除周校长假哭的可能性的话,如果周校长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真哭,我想这里有一个发自潜意识的根本原因。那就是这与中共的这个体制对人的扭曲以致使人产生的人格的分裂是分不开的。其实在中共的这个体制下,周其凤校长和中共的所有官员一样,他们每天都在做着相同的事:说假话,办假事,做假人。可想而知,对于一个有良知的人来说,这种日子过得有多痛苦,这种日子过得有多霉暗,这是人过得日子吗?如果真的能够意识到这一点,那周校长见到最能够依赖和信赖的母亲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和灵魂深处的那种痛苦便再也不加设防地爆发出来而自然无法自抑地变成为了抱母痛哭!而这种痛哭决不亚于元春省亲所引发的那种痛苦,元春省亲的痛苦那只是局限于一种人身上的不太自由,可是她们的灵魂还是向上的。而周校长的这种痛苦却是来自于灵魂深处被邪教绑架从而灵魂无法自由的一种痛苦。所以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北大周校长,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有灵性的人吧,虽然他曾发表过“美国教育一塌糊涂”的言论,但是后来对于网友们用那样的漫画来辱骂他也能做到理性地对待,在我眼里他还是一个有些人性的人吧;而对于一个有人性的人,在中共的这种体制下却象被卖身的妓女般身不由己,周校长又焉能不痛苦呢?只要还有眼泪,说明还是有些人性在吧。而最可怕的是在这个体制下已经没有了眼泪的人,象胡锦涛等人般对于再大的人民的痛苦都麻木不仁,那才是最可怕的人,也是最可悲的人。其实许多党官的家庭都有一部中共体制下的血泪史。如果他们已经没有了眼泪,那他们很可能已经没有了人性。

所以,周校长,你尽情地哭吧,我支持你,但是还要记住等哭过以后把那个该死的党给退了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