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秦永敏夫妇蜜月成“冤月”(图)



秦永敏王喜风在婚礼上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和新婚妻子继续要求当局依法办理结婚证,但仍未如愿。结婚证的困扰使蜜月变成“冤月”。这桩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婚姻,成为反映中国异议人士境况的窗口。

*结婚证尚无着落*

中国异议人士秦永敏和山西女子王喜风,5月13号在武汉举办婚礼后,半个多月以来一直在为获得一纸结婚证奔波,但是尚无结果。日前他们再度向社会发布通报,要求原各自所在的武汉市青山区政府以及山西省浑源县政府,依法为他们办理结婚证。

王喜风,山西省人,1975年生,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来武汉前是山西家乡当地的中学生物教师。她自称是秦永敏的“政治支持者”和“知心爱人”。秦永敏,59岁,原系武汉钢铁工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西单民主墙时代起投身中国民主运动,多次入狱和劳教。1998年因成立中国民主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2010年出狱,目前处在政治权利剥夺期。

*回山西恐惧 出武汉禁止*

这份通报详细介绍了他们结婚典礼前无法顺利办好结婚证的周折。其中谈到,王喜风所在山西浑源县户籍部门,先是承诺很快发放结婚证,为此二人才将婚礼定在5月13号。但是一名上级主管突然横生枝节,要求王喜风必须亲自回山西办理有关手续。

王喜风对美国之音说,由于她要同中国知名异议人士结婚,山西浑源当地政府早把她打入另册,回山西意味着诸多不测。她说:“我一个人单独去(山西),我的生命和人身安全谁来负责?因为我走的时候,山西省公安厅就调查我的一切情况,所以我很怕啊!我一个人回去能不害怕吗?如果两个人一起回去,武汉这边又不让秦老师出去。”

*谁在误导?*

秦永敏和王喜凤5月13号婚礼,当局限制其规模,尤其不许来自全国各地的异议人士参加,唯恐他们在武汉集结和串联。对于冒险前来者,当局进行抓捕和围堵。但是对于婚礼本身,还是予以实际认可,一些警方人员和街道行政代表送礼致贺,令新人很感动。

不过,婚礼刚过当地警员王辉5月19号就开始对秦永敏夫妇发难。对于当局先是允许举行婚礼,摆出结婚证似可通融办理的架势,但很快改变面孔,王喜凤似乎很淡定,她说:“我是这样想的,不管他们(当局)有什么目的,也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既然要做守法的公民,我们就要按照合法的程序去争取。”

*前人大代表建议上访*

湖北省潜江市原人大代表姚立法,同情秦永敏夫妇遭遇。他对美国之音说,当局用结婚证刁难秦永敏夫妇,是因为这对夫妇是为弱势群体敢于说真话的维权人士。至于下一步怎么办,姚立法说:“我当然还是建议,秦老师该申诉的申诉,该信访的信访,该起诉的起诉。上访实际上是求助政府,希望在法律框架内正常把事情办好。因为秦永敏先生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违法,政府就更不应该违法。”

记者询问秦永敏夫妇下一步打算。目前充当秦永敏发言人的王喜凤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打算进一步争取。如果不行,我们就向上级反映,往省里反映,往中央反映。总不能不让领结婚证吧,否则太不合乎情理了。”

*民事程序泛政治化*

武汉和山西当地警方值班警员说,不便接受境外电话查询。秦永敏夫妇再次强调,从一开始他们就希望依据现行婚姻法规定程序履行相关手续,只是因为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步入婚姻殿堂,民事程序被地方当局变成了政治追讨的工具。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