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驾车撞人刺死伤者 其母向死者父亲下跪


“药家鑫犯的错,自有法律制裁,我们道歉只代表我们自己,而无力代表他。”昨日下午,药家鑫刺死受害人张妙的第128天,他的父母终于当面向死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道歉。

两方律师连日沟通促成

经过两方律师连日来的沟通,昨日(2月25日)下午,药家鑫的父母赶到长安区,向死者张妙的父亲道歉。

据药家鑫的母亲(下称药母)称,去年10月20日晚,她接到了药家鑫的电话,称自己驾车撞人了,车已被暂扣。药母与药家鑫的父亲(药父)一起赶到医院,探望被药家鑫撞伤的两个行人。21日晚才回到家中。22日下午,郭杜派出所传唤了药家鑫,向他及药母通报:就在药家鑫在郭杜十字撞伤两人之前,学府大道附近,有一女服务员被撞身亡。民警询问药家鑫,是不是他撞的。药家鑫否认了。

药母称,10月23日上午9时许,心神不宁的药家鑫走到母亲身旁,吞吞吐吐地说,那个死去的服务员是自己开车撞的。“直到媒体报道出来,我们才知道他竟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致死被撞者。”药母哭着说。

“他以残忍行为摧毁三个家庭”

药母称,儿子被刑拘数日后,警方发来告知书,称药家鑫已被批捕。从那时起,他们便开始四处借钱,准备民事赔偿金。

后来,他们觉得无脸住在家中,担心被媒体找见,这才在外租了一间房子。目前,他们已筹借了一部分赔偿金,但距离受害者家属提出的53万,还有相当差距。“这个畜生(药家鑫),我们夫妻俩为他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他却以自己的残忍行为彻底摧毁三个家庭,我们对他(药家鑫)的恨,远远大于任何人。将来法律怎么判他,都是他应得的报应。”药父哽咽着说。

药父解释,事发后一直没有登门致歉,那是因为,他们夫妻手头根本没有足够的钱,“‘道歉’两个字太无力,我们得筹措民事赔偿款,拿不出钱,我们的诚意体现不出来。”药父说,“如今解释仍然很无力,毕竟我们夫妇未曾拿出勇气登门致歉,这是我们的错,我们承担。”

药母下跪磕头 久久不愿起身

受害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表示,事发后,他和张妙的丈夫王辉,曾多次给药家提供机会,想坐下来商谈此事,但是,对方都没有珍惜,事已至此,谈民事赔偿也就没有必要了。“有什么事,法庭上说吧,我今天来的目的是见到你们(药家鑫父母),如今见到了,我也心满意足了,至于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张平选说完这些话,转身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药母打开一个袋子,里面用塑料纸和报纸包裹着一叠人民币,“这里有三万元钱,不是民事赔偿,也不是道歉,而是死者的停尸费,药家鑫的法律责任他自己承担,我们该负的民事赔偿我们担着,求求你先让张妙入土为安吧。”哭着说完这些话,药母已跪在地上,并向张平选磕了一个头,久久不愿起身。

对此举动,张平选的面部表情非常纠结。此时,受害方的代理律师表示:“从事发到现在已经128天了,张妙的尸体一直停放在太平间,如今马上开庭了,也不差这几天。建议你们将所有赔偿款项交给法院,由法院决断吧。”

来源:西部网(西安)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