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林失言救灾内幕细节

——天灾冲淡不了人祸

2010-05-01 19:18 作者: 芜阳
手机版 正体 1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泽民想借玉树救灾之机再次表现自己,但是胡锦涛拒绝给他机会,搞了一个九常委默哀仪式并向社会高调公布。与此同时,内部对奥运后遗症亦争论不休,奥运安保日常化遭遇前所未有的抨击。

青海玉树州是个敏感的地方。敏感之处不仅仅在于它是汉族省份的藏族自治地市级区域,而且更在于它与四川西部的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羌(两族)自治州从历史上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信仰区域。这个完整的信仰区域是像一柄尖刀的刀头,刀刃最利之处在西藏东部的昌都。有鉴于此者,在西藏经营积累重要仕途资历的胡锦涛决定中断访问,毫不谦虚地让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迅速发表文章表达自己的高度关注。

名为《同人民在一起——胡锦涛获悉中国青海“四·一四”玉树严重地震发生之后》的长篇电稿,在国际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应,加拿大一位汉学专家、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分析此现象后,对中国国内学术合作者说︰“这是胡第一没有用党的最高领导人的名义而是只用国家元首的身份,发表看来并不谦虚的电稿。估计它的历史依据是‘当仁不让’的那句成语了。”

江泽民再次跟风有用意

也许是胡的智囊班子有意借此次重大灾难来提升两会后跌落到极点的人气,以示胡是中国真正的统治者,文章不惜披露胡在国外处理国内事务的细节。电稿说道︰“第一时间做出重要指示!胡主席十四日立即向国内发出指示,要求各部门全力做好抗震救灾工作,千方百计救援受灾群众生活,维护灾区社会稳定。胡主席还根据抗震救灾工作的需要,指示连夜紧急调用飞机,运送各地救援队伍奔赴灾区,还调集部队昼夜兼程开赴灾区投入抗震救灾斗争。”胡于巴西利亚时间四月十五日晚十一点半起程回国,经过二十五个小时的飞行在十七日下午到达北京。由于胡没来得及按礼仪穿着服装,晚间新闻播出的政治常委会议没有相关画面,而是用六分钟的时间播出文字,即向社会公开政治局常委会的抗震救灾决定。

胡大出国际风头,让在上海一直关注他行踪的江泽民十分焦虑,恐怕国际社会认为自己已经实质边缘化。于是,在四月十八日上午乘京沪动车专列赶到北京,要求参与中央对玉树遇难民众的悼念活动。胡表示同意,但是到四月二十一播出的新闻画面时,只是显示了九常委默哀一分钟的画面,并没有江泽民参与的画面。

关于江参与哀悼活动的文字报道,以中国新闻网为主,题目是《胡锦涛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哀悼玉树震灾遇难同胞》。江没能出现在电视画面上,一方面说明他的活动受到了限制,另一方面说明他的健康确实出了问题,即不适于在公开报道的场合露面。正是后者占了较大的比重,江系人马才故作高调,向外界散步自己还很强势的信息。所谓外强中干是也,所谓色厉内荏是也。

另外,胡曾于唐山大地震三十年(二零零六)到唐山视察并在抗震救灾广场向死难者道歉,赢得了民众的热烈喝彩。而此前的一九九六年,江也有机会致祭唐山大地震二十年,但他没有那么做。等看到胡到唐山的新闻之后,后悔莫及。所以,这次拼死也要趁上玉树震灾的风头。

贾庆林救灾谰言遭抨击

玉树地震给中共各派搭建了表现平台,在江系中作出重大利益牺牲的李长春中断了在土耳其的访问,赶回北京。李此次出访的主要目的是为上海世博会做宣传,但是,他对这次饺命之旅并不感到高兴,因为试图在卸任前漂白自己的江系身份,毕竟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他把本来安排他高就的全国政协主席一职让给了长自己四岁贾庆林。那是江的旨意。江许愿说曾庆红退下后由李接任国家副主席,后来,习近平强档上位,李的副主席之梦就破灭了。不过,在四月十七日政治局常委会议结束后,李还是大力配合胡的高调救灾宣传策略,并严令宣传系统不得擅自报道江的言论。所以,江的哀悼图片亦未出现在纸媒和网络上。

贾庆林作为江的铁杆,对江系的利益自然是绝对维护。因此,在对所分管的各系统传达四月十七日常委会内容时,“按著自己的理解”,要求在抗震救灾中严防境外敌对势力破坏。令人纳罕的是,这样高度敏感的政治言论本该由负责政法暨维稳工作的周永康来说,贾何以擅自越权呢?原因是江在背后操纵,一定要拿出一招鲜的名堂来为自己的派系捞取政治暴利。贾的言论在官媒公开后,网络上的抨击声音霎时潮起。一位网名“皇汉在南”的跟帖者质问︰“子女在国外,自己吃里扒外的官员算不算敌对势力?”

另一位叫“宋兵乙”的网友则引用电影台词说︰“原来这个是同行啊。”同样意指贾是国家和人民的敌对势力。著名的西祠胡同网则更大胆,把官方新闻标题给改写成《假︰抗震救灾任务艰巨,防境外敌对势力破坏》。讽刺贾是政治假货。

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在四月二十一日召开的讨论抗震救灾的第二次专题常委会上,贾为自己的不当言论做了自我批评,并辩称是“按著自己的理解”来表达的。吊诡的是︰四月十七日第一次专题常委会的对外公告没有“防止境外敌对势力破坏”的言辞,最明显的措辞是“一定要做好维护稳定的工作”;另一方面,玉树灾区来自西藏昌都、四川甘孜和阿坝的救灾喇嘛都被劝返,回到各自的原在寺庙,并且达赖喇嘛回国查看灾情的呼吁也遭到了中共的拒绝。

一场盛会就是一场人祸

上海世博在即,奥运安保模式再度被祭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时,维稳对中共的巨大压力,迫使政法委系统运行“奥运安保日常化”模式。此种模式花费高昂,被体制内学者批评为“天价维稳”,更有高官指出︰奥运会给中国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灾难,二零零八年奥运后中国矿难直线上升就是证明,“天灾冲淡不了人祸”。

这位高官的助手向本文作者透露了一个分析报告的数据内容︰奥运会结束后到山西王家岭“三·二八”矿难之前,即不包括“三·二八”矿难在内,一年半的时间,发生重大矿难十起,死了七百零七人,月均死亡四十人;此前,从二零零四年陕西铜川矿难到奥运会前的山西娄烦矿难,也是十起,三年八个月,死了一千零九十六人,月均死亡二十五人。还有,把以上两段中的二零零八年单另拿出来分析,从七月的河北蔚县矿难到十二月的山西山阴矿难,半年内死亡四百八十六人,月均八十一人。

这些数据正是前指高官说“天灾冲淡不了人祸”的原因之所在。矿难中的奥运因素也正为体制内学者说关注,他们发现各级官员利用奥运的名义压制矿工和矿工家属对安全问题的反应,因此,所谓的奥运安保日常化也不可避免地给社会带来巨大伤害。这位高官还坦率地表明他已经给中央写了信,要求在抗震救灾结束后,好好总结天灾中的人祸因素,比如云南大旱与水电过度开发关系,奥运后重大矿难的信息传导机制,等等。

世博会是否政变契机?

有传言说︰云南大旱发生后,有水利专家在不小的范围内要求“公审江泽民”,人们以为老专家是“法轮功分子”,但经严格查证证明老专家是无神论者,而他要求审判江的理由是——不排除全国其他地方如华北平原发生特大旱灾或水灾,而江时期通过计划生育罚款与农村宅基地有偿使用,收取了农民七千五百亿的款项,这些款项没有一分钱用于农田水利建设。老专家的说法有一定的片面性,因为朱镕基主持金融改革时,通过政策导向向农村投入了约四百亿的打井办电贷款,而且大多挂了账。这点善政还是可以记在江名下的,尽管四百亿与七千五百亿无法相比。不过,老专家的说法确实说明江的政治贻害已经达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农村宅基地收费虽然只实行了短暂的四年(九零至九三),但是,总计两千一百亿的收入究竟如何支出的,至今已经成了一个谜团——几乎户户农家都保留着那时的收费票根,但是,几乎每一个乡镇都没有相应的收入账簿。

“江泽民怕捣后账”这是任何一位有正常智力的农民的判断,因为国际审判江即阿根廷发出逮捕令的法轮功传单贴遍了农村的大街小巷。不惟如此,江集团肯定也怕上指水利专家那样的追溯,问问七千五百亿的农村款项哪里去了?

北京小道消息说︰江害怕胡指使第六代领导人对江时代的恶行进行暴露,如果习李接班后只干一届,到十九大时,江或许还活着;退一步说,如果中共二十大如苏共二十大那样出了秘密报告,江也会死后背上臭名。因此,江在努力联络军方旧部,想借胡温参加世博会开幕之机,发动皮诺切特式的政变。另有来自军方不同的消息则表明,胡锦涛不会出席世博会开模式,最高规格定在温家宝以总理身份参加,云云。

来源:《争鸣》杂志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