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军事崛起与“非传统安全威胁”

2010-04-07 23:35 作者: Henry Chan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中共)的崛起,引发了西方(以及日本和印度等)的“中国威胁论”(中共威胁论)。“中国威胁论”主要是两个方面,就是大战略层面和军事层面。大战略层面上,藉著畸形的经济崛起,不仅用经济手段,企图将批评中共人权恶劣的西方国家闭嘴,以及以此捆绑台湾,作为统战的主要工具,使台湾不战而降。另一方面,凭著自己的“财大气粗”,在政治和经济上援助北韩、苏丹、缅甸、叙利亚、伊朗等流氓独裁国家,建立反自由世界势力。并且进行间谍和文化、学术渗透,“培养”及加强亲共的势力,认同其独裁统治的合理性及优越性;军事上,得益于畸形的经济崛起而得到急速的发展,大量自制及从俄罗斯购买先进的武器装备,军费每年大幅增长,是全球的安全大患。换言之,“中国威胁论”的主要前提,是中国不是民主国家,而是共产党的独裁政权。尽管中共一再声称自己是“和平崛起”,但是实际作为却是赤裸裸的背道而驰。也就是说,“中国威胁论”决非偶然,而且支持理论的,往往更能看得清楚事实的真相和中共的本质。

美国国防部于今年2月1日发表了《四年防务评估报告》(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老实说,这份报告大有商榷和可议之处。例如报告里过份夸大气候变化(全球暖化)而且被左派牵着鼻子走之嫌,以及有关中共不少敏感字眼被删除(甚至原本将中共列为应对的“第一优先”,降为“第二优先”)......。不过还是有多处强调中共崛起的威胁。不过还是有多处强调中共崛起的威胁,而且重点提到“非传统安全威胁”。所谓“非传统安全威胁”,是指军事和政治以外的威胁(当然,“非传统安全威胁”现在也已成为军事及大战略层面),其中现在威胁最大的就是网络战,不论是对军事方面还是大战略而言,也是如此。

导弹是中共有效战略吓阻工具

中共在军事上的急速现代化,对整个亚太甚至全球战略的影响已不可低估,至少已可以说现在已是东亚地区的军事强权。虽然综合来说美国仍是有一定的军事优势,但正是美国具有军事优势,发展各种“不对称战争”的武器已成为中共军事发展的优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已指出:“中国(中共)正在研发和部署大量先进中程弹道和巡航导弹,装备先进武器的新型攻击型潜艇、日益强大的远程空防系统、电子战和网络攻击能力。”已概括了中共的军事崛起,加上其独裁政权的本质,正是“中国威胁论”的关键所在。

导弹已成为中共最有效的战略吓阻工具。机动发射的“东风31A型”(DF-31A)及其衍生潜射型“巨浪二型”(JL-2)等弹道导弹能攻击美国本土(尽管“巨浪二型”最近一次测试以失败告终),是能够吓阻美国的利器(特别是在台海问题上),单是“东风11型”与“东风15型”短程弹道导弹据估计已有1000杖之谱;而同样具有打击能力的巡航导弹--例如“长剑十型”,也是中共的杀手锏,因为能对付美国驻亚太的军事基地,是一个新增加的一加威胁。而且中共也日益重视太空战,不仅侦察方面大幅提升,也使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精确度大为提高。除此之外,最近备受讨论的,是对于美国海军航舰打击群来说其中一个最大的梦魇,这就是“东风21C型”(DF-21C)反舰弹道导弹。

尽管中共现有多个反航舰的选项。包括以现代级驱逐舰为核心,能发射“日炙”超音速反舰飞弹(SS-N-22),配合“音乐台”(Band Stand)超海平面当达的水面舰;以及空中能发射多种空射型反舰飞弹Su-30MK2、歼轰7(JH-7A)战机轰6改(H-6G)轰炸机等。但是,目前水面舰和空中反航舰兵力最大的缺点,就在于难有机会接近美国海军航舰打击群进入发射反舰飞弹的距离,以及难以突破美国航舰打击群的防空网。因此,中共为了对付美国海军的航舰战斗群,除了着重发展水下战力外,反舰弹道导弹也成为另一选项。“东风21C型”反舰弹道导弹也将近成军部署的阶段。换言之,反舰弹道导弹也是“不对称战争”思维下的产物。

近年来,中共积极发展反舰弹道导弹不遗余力,成为对抗美军航舰打击群的战略武器。美国对此极度重视,并认为能产生重大的战略意义。早在2005年,美国海军退役少将麦克凡登(EricMc Vadon)曾表示:“反舰弹道导弹能力与1964年中国(中共)获得核子武器,在战略上是等价的。”2009年5月,美国海军学会会刊的一篇文章说明反舰弹道导弹的能力:“事实上,仅仅是感受到中国(中共)一篇文章说明反舰弹道导弹的能力,以其对威慑、军事行动和西太平洋军力平衡带来深远的影响,将会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西方观察家更认为,反舰弹道导弹的研发是一种心理因素,促使美国海军航舰打击群不敢进入战区(台海)或远离反舰弹道导弹的射程范围外(1500公里外),航舰酬载兵力如F/A-18E/F战机被迫在更远的距离外起飞作机,其作战效益大幅降低。纵使美国F/A-18E/F采用了先进的APG-79主动相位阵列雷达及AIM-120空对空飞弹、鱼叉攻陆飞弹(AGM-84H,Standoff LandAttack Missile-Expanded Response,SLAM-ER)、联合防区外攻击武器(JSOW)等视距外对空及对地武器,以及神盾巡洋舰及驱逐舰能远距离发射攻陆的战斧巡航导弹等利器。

为因应中共“东风21C型”反舰弹道导弹的威胁,美国军方也已开始着手进行反制的措施,以抵消这种反舰弹道导弹的政治(大战略)层面与作战结果。具体措施美国军方至今仍没有披露。只是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2009年1月表示:“为了对付中共先进反航舰技术,国防部在‘一些计划’的开发上取得了良好进展”不过已肯定的是,DDG-1000驱逐舰建造数量大砍,转移继续建造更多具有反弹道导弹能力的神盾驱逐舰。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前战略顾问克拉斯卡于《Orbis期刊》中,题为《美国如何输掉2015年海战》论文中,内容即是想定:2015年某天,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George Washington,CVN-73)在东海遭到中共的中程导弹击沉,舰分为两段沉没,4000多官兵葬身鱼腹,成了21世纪的“珍珠港事件。”虽然略显夸张,但是中共现在的导弹实力,完全是可以做到的。特别是现在“东风21C型”反舰弹道导弹的战略性杀手锏。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2007年中共在四川发射了一枚导弹击落自己8年前发射的一颗据说是已损坏了的气象卫星。这对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是重大的警惕,因为意味着中共有击落别国卫星,进而瓦解他国C4ISR系统的能力,也就是说中共未来太空作战计划的一次预演。中共强调的“空天一体”的军事战略,除了空战的战机外,更是以弹道导弹击毁别国卫星,不仅取得制空权,而且也透过控制太空,破坏对方的C4ISR系统,以取得海战、陆战的主导权。除此之外,中共的俄制S-300系列、雷神M1型系列以及自制的“红旗”(海军为“海红旗”)等系列均属先进的防空系统,也让美国等倍感头痛。在今年1月11日,中共成功进行陆基中程反弹道导弹拦截试验,就是一个例子(试举实为中共对美国军售台湾的问题上的一次表态)。

追近日本的中共海军

以拥有海基反弹道导弹能力的神盾驱逐舰(金刚级及爱宕级)、日向级直升机母舰及“亲潮”和“苍龙”级柴电潜艇为骨干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是仅次于美国海军的第二大海军强国。近10几年来,中共海军方面的发展却非常迅速,欲有挑战美国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在亚太地区海权之势。051C“中华俄式神盾”和052C“中华神盾”两级的神盾驱逐舰,是中共欲迈向“蓝水海军”、在亚太取得海权及其海军迈向现代化的重要指标。近年来除“中华俄式神盾”和“中华神盾”受到注视外,目前最受重视的,就是中共发展航空母舰。中共发展航空母舰已是公开的秘密,只差采用何种舰载机以及何时服役而已。美军太平洋司令部预计中共在2012年前后实战部署航空母舰,并且认为“似乎反映出了挑战美国在地区内的活动、攻击包括美国的盟国在内的近邻国家的意图”。

至于目前来说,中共海军对亚太地区的美国海军最具威胁的是潜艇。中共的潜艇包括有8艘基洛(Kilo)636型潜艇、4艘基洛级877型潜艇、“宋级”(039G)、“元级”(039A)、“明级”(035型)现代化柴电潜艇。另有“商级”(093型)、“夏级”(092型)、“汉级”(091G型)以及新服役的“晋级”(094型)核动力攻击潜艇等。其中基洛级的636型潜艇更配备号称“航舰毁灭武器”的3M-54E“俱乐部”(SS-N-27)潜射型反舰飞弹。事实上,从2000年起,中共的潜艇频繁穿越第一岛链。如日本的P-3C反潜巡逻机先后在2003年11月发现“明级”、2004年10月发现的“汉级”、2005年10月发现的“宋级”等等,其中2004年10月2005年10月的两次到达第二岛链关岛附近的100多公里处。2006年10月26日和2007年11月11日,中共的“宋级”的潜艇更是在出现在当时尚未退役的“小鹰号”航空母舰及其打击群附近,其中2006年的那次,潜艇更是接近“小鹰号”五浬位置浮航通过。换言之,除了反舰弹道导弹外,潜艇也成了美国航舰的梦魇。也因为如此,美军对于中共的潜艇却不敢轻视。

2009年12月30日,美国的《国防新闻》中,以“中国(中共)潜艇愈来愈安静”为标题大篇幅报导,指出“中国(中共)海军持续现代化的过程中,潜艇噪音值逐渐获得改善。”更提到中共海军的柴电潜艇群,自制的潜艇噪音值已经接近俄罗斯基洛(Kilo)级636型潜艇的标准。这已说明美军对中共潜艇的重视。可是,面对中共的潜艇威胁,美国在西太平洋反潜这方面却正在消退的困境。主要原因是美军在西太平洋的核动力攻击潜艇数量不足(而新型的“维珍尼亚”级建造率实是太低),而空中的反潜主力P-3C反潜巡逻机也因机体金属疲劳与锈蚀等问题,可用数量却是大幅数少,虽然用以取代P-3C的波音公司生产新型的多功能海洋巡逻机(MMA)在2013年换装108架,但似乎很难缓和日益繁重的反潜作战需求。这也反映出,潜艇已成为中共在海战中赢得“不对称战争”的重要途径。

四代半战机为主力的中共空军

1980年代中共的空军仍是不值得一提的。但是在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引进Su-27、Su-30MKK(海军版为Su-30MK2)的先进俄制战机(也有可能购买比Su-30更先进的Su-35),并进行仿制(歼11),中共空军的实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同时已有自制先进战机的能力,歼10战机就是代表作(一般认为歼10已具有抗衡美制F-16的能力)。意味着中共的战机已经进入了四代半的时代(中共分类则为三代半)。不仅是台湾的F-16A/B,甚至美国现在空军的F-15C、F-16C/D、海军的F/A-18C/D/E/F,日本的F-15J、F-2(F-2因为成本等各种原因子量大幅判减),面对中共大量四代半战机,其实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F-22的第五代战机虽已服役,仅订购187架的数量来应付全球安全和危机,难免有被压垮的命运;F-35虽则大规模量产但尚未服役,而且极有可能因成本延迟部署。更重要的是,中共对其第四代(第五代)战机歼14(J-14)积极投入的研发,而针对F-22/35反匿踪科技Y-27米波雷达也已问世。

美国F-22的数量因政治因素(奥巴马政府)而被压垮。因此,目前F-22配合现有的战机F-15、F-16、海军的F/A-18C/D/E/F则成为应对中共庞大数量的四代半战机群的主要途径。在去年阿拉斯加的演习中,由7架F-22搭配24架F-15,对抗3倍以上(108架)的敌机,“击落”了83架而仅损失一架F-15。而F-22藉著其主动相位阵列雷达辨识目标,引导F-15进行攻击。况且,F-15与F/A-18E/F(及其电战衍生型EA-18G,而EA-18G也有着在军事演习中“击落”F-22的纪录)也已换装主动相位阵列雷达(其中F/A-18E/F的APG-79主动相位阵雷达更能够进行电子攻击,在敌机的任务电脑上“放病毒”、或者使敌机电子系统瘫痪、电路及天线脆弱处短路停机)。加上未来的F-35战机也会考虑挂载AIM-120空对空飞弹的数量,多少能弥补F-22数量的不足。近几年来,F-22已是几近轮调的方式进驻亚太(关岛或日本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性质就是对中共进行战略吓阻。但假如中共的歼14战机成功研发服役,现今美军应对中共的战机群的战术及战略吓阻,极可能随之失效,进一步对亚太地区的空权造成失衡。

还值得一提的是,现今空战的大脑--预警机,中共在这方面也有长足的进展。最受关注的是其“空警200”和“空警2000”,因为这两种预警机包含了瑞典(“空警200”)以及俄罗斯、欧洲甚至以色列(“空警2000”)的先进技术,先不论现时“空警200”和“空警2000”在性能否与欧美的E-3(或美国海军的E-2C/D)的预警机相提并论,但在空战的预警管制技术的大跃进是不争的事实。

网络战是最重要的“非传统安全威胁”

中共除了常规的军事崛起外,网络战(中共称之为“信息战”)也是其进行“不对称战争”的重要选择。中共深知现今网络战的重要性,因为C4ISR系统成为现代战争中的重要一环。现在中共最常见和最基本的网络战手段,就是进行网络攻击,也就是说利用电脑作业系统以及网络的弱点进行攻击。只要以病毒的方式破坏对方电脑和通讯为主轴的C4ISR系统,使对方的联网作战陷于瘫痪,在“不对称战争”之中获胜更是事半功倍,因此也称“信息战”(网络战)为“点穴战”。

现在以骇客的方式入侵欧美、印度、日本等政府及国防电脑,窃取政府和军方的机密,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且有愈来愈猖獗的趋势。也是今年美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重点提及的主因。近来最轰动的例子,就是著名网络公司Google在去年12月遭受中共骇客的攻击(与此同时,34个金融、科技等构也遭受中共骇客的攻击),窃取了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等的电邮帐户资料,加上Google本身也不满中共长期实行网络封锁,因而撤出了大陆。这件事看来,只不过是中共在网络战上的小试牛刀而已。事实上,据网络安全公司McAfee研究指出,中共、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都已投入网络军备竞赛,为日后的网络战争作准备。而另一间网络安全公司Symantec研究人员最近发现,几乎有30%的电子邮件由中共发出,而且针对的关键目标是亚洲防务政策专家和人权活动。

美国联邦调查局更认为,中共已经组成一支超过18万人的网络部队,其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建立起全球第一支“资讯武装部队”。这样的武装部队,不仅是未来战争的其中一种形式,也显示了中共在“点穴战”亦即网络战方面的投入程度。不过对于自由世界来说,却是一个重大的威胁。有见及此,美国国防部于去年6月23日成立了“网络指挥部”(U.S.Cyber Command,USCYBERCOM),应付日益严重的网络攻击威胁以及准备未来真正的网络战争。而此“网络指挥部”是由四种军种的“网络指挥部”:陆军网络指挥部(Army Forces Cyber Command)、海军舰队网络指挥部(U.S.FleetCyber Command,也称“第十舰队”)、空军的“第24空军”(24th Air Force)和海军陆战队网络空间指挥部(Marine Corps Cyberspace Command)所组成。

除此之外,Google因不满中共进行网络封锁和骇客入侵,因而撤出了在大陆的市场。本身也涉及网络自由和言论自由,甚至是人权问题,而美国国会也拨出巨款支持反网络封锁等等。某种程度上可视为另一种网络战。因此可以说,“非传统安全威胁”的网络战,既进入了军事方面,也进入了大战略的范畴。

美国对台军售问题上,中共的国防战略研究所所长杨毅少将说要对美国“立规矩”;军事科学院院长罗援少将说要“清算”美国;国防大学的朱成虎叫嚣要以抛售美国国债进行报复;而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在今年1月出版的《中国梦》一书中,也呼吁扩军夺取美国在世界的地位。这些足以流露出中共独裁和军事崛起称霸世界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是得到愤青们的认同。面对中共军事崛起,除了引起美国和日本的高度重视外,印度和东南亚国家也因加强军队作为应对,当时以印度最为积极(不过印度在其军事上,老是犯了好高骛远的弊病)。其实,笔者认为应对中共的军事崛起,最有效的方式,除了增强军力和军备外,也应着重在军事技术与各种情报方面进行交流。此外,更要提防中共在大战略上运动分化或“分而治之”的诡计,此手段目的是令盟国之间或一个国家的内部之间产生混乱,继而发生离散现象,最后就能够逐个击破。那就无异于与蛀虫生活在一起,迟早会把你的房子吃倒的。换言之,中共的分化或“分而治之”的诡计,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武器,足以与“军事崛起”相提并论。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