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见:怎么这么多"各执一词"

2008-06-25 00:50 作者: 管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四川大地震一个多月,新闻报导有所突破,一定程度上呈现出开放的样子,而某种的消息混乱,似乎也就不可避免。

先是,人们关注空军的出动,特别是空降兵的举动,据说难度极大,于是传出上千的空降兵出发前写了"遗书",相形之下,那些批评空军出动迟缓的人看上去似乎是无情地逼空降兵们"赴死"。很快,这则大肆宣扬的报导被斥为"谣传",再后来,又说是"请战书"误传为"遗书",这样,军人请战而指挥官指挥冷静,相映生辉。其间,空降行动迟缓已是事实,据说是因为危险极大,而高空伞降被称为"壮举",但还是引来批评,说是低空伞降实际更为危险,何况军队秉承"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的训练宗旨,所有行动迟缓的辩解实际则为"畏难畏严畏惧实战"之辞。

接着,是救灾帐篷出现在成都市区的图片出现在网上,而追查后则称,是某位灾民转给了他的市民朋友,似乎这就是合理的解释,更为严厉的追查却是对准着揭露此事的人们。

更奇怪的是,央视报导中,"红十字会人士"称,价值千万元的一批帐篷已运到灾区,而细心观众却发觉,那批帐篷单价高达万元,致使舆论大哗,红十字会于是追查,那报导中"红十字人士"竟然"查无此人"。

此外,还有几件"各执一词"的事情。

其一,"非主流"地震专家在地震前提出了预测、预报,地震后痛心疾首,愤而公开说出了当时的情况,而有些地方地震局看来也有预报,在地震后的有关报导中披露出真相,但是,国家地震局官方则坚持否认震前有过这种预测及预报。

同时,震央映秀镇附近紫坪铺水库诱发大地震的推断,不仅涉及地震预测预报,更涉及普遍出现的水库建设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尖锐矛盾冲突。对此,国内外学者已有多人提及,但实在关系重大,官方如何反应,尚须拭目以待。

其二,教师范美忠在地震中未能"为人师表",事后公开为自己辩护,受到许多批评,而他在电视节目中低调而坦率,特别是,他呼吁大家不要再关注他,多些关注害死数千学生们的豆腐渣工程,则得到了许多人的理解和赞同,使得对他的批评也有所缓和,但是,范老师的教师资格随后即被取消。校方说是"接到都江堰教育局转达的国家教育部通知,吊销范美忠教师资格证,解除继续聘用,但原因不详",范美忠说他"一直就没有中国教师资格证",坚持自己是"因言获罪",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则表示,解聘"先跑老师"范美忠是由他所在的学校自主决定,而非教育部决定。

其三,影响最大的,也许是灾区学校建筑物的倒塌,造成大量学生伤亡,全世界为之震动,而建筑物倒塌之原因事关重大,形成最为尖锐的官民对立局面。民间的看法,一般集中在教育经费短缺以及腐败问题、施工问题而造成学校建筑物质量低劣,特别是,遍布全国的学校危房问题多年来未能彻底解决,在大地震中凸现其严重性,而官方则一般都自觉地回避1989年即已确定的建筑物抗震"小震不坏、中震可修、大震不倒"原则,回避学校建筑物倒塌现场暴露出的"铁丝混凝土"现象,一味将学校建筑物倒塌主要归咎于大地震之烈度超过建筑物设防烈度。


在未成年人严重的生命损失面前,这样的说法当然是苍白无力。官方相当被动,也就当然需要有人助一臂之力,于是余秋雨引人注目地挺身而出,"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他引证所谓"国际地震专家"的话说,"地震到了7.8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这位对国外"反华媒体" 警惕性极高的"余大师",看来对自己本国的建筑物抗震原则一无所知,但是,中宣部要求将其文章在网站置顶,还有"救援队的朋友把我劝告请愿灾民的文章及时地向有关帐篷作了转达",显示出其来头实在不小。

比较富于"专业"水平的辩护,是最近出现的以"工程地质条件"或"场地条件"为主因,巧妙地罗列各种各样的现象,将施工质量问题淹没在各种原因之中。然而不可回避的却仍然是,多处地方展现出学校建筑物倒塌而邻近建筑大多未倒之现象,表明灾区学校建筑物的"工程地质条件"或"场地条件"有着明显的共同特征。

对一件事情,人们有不同的看法,这很自然。对一件事情本身,人们有不同的描述,这很有意思,而这种描述甚至还会直接对立,就更有意思了。

震前有无预测预报,或解聘教师是谁的决定,本来都不复杂,却偏偏呈现不同版本,表明了事情的复杂。而学校建筑物在地震中倒塌,其原因尽管较为复杂,也并非什么难题,却发展成为对立局面,成为敏感话题,甚至上升到"为反华媒体所利用"的政治高度,从而转移人们对政府施政的政治关注,就有了鲜明的政治意义。在这个意义上,余秋雨掀起"余震",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其本意看来是为官方平息民怨而"釜底抽薪",但却弄出了一场"余震",说不定反而"火上浇油",因为他的"含泪劝告"象传单一样洒向灾区帐篷,实际上是在撕裂死难者家属心头的伤口。

"为反华媒体所利用",是一顶相当传统也相当沉重的帽子。公布灾害数据,开放国外媒体采访,接受外援,接受外国救援队,以及温家宝摔电话、对军队将领说狠话,等等等等,只要"反华媒体"们愿意,都可以为它们所利用。这样的话,余大师的眼泪恐怕不够多,恐怕劝不过来。不过,似乎"反华媒体"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报导民众的自发的声音,而事关众多的死难学生,政府一时还不好过于强硬粗暴,余大师的眼泪就派上用场了。

自发地发出声音,自由地讲出意见,官方说法之外,民间也执一词,或执多词,在中国,看上去仍然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其一,威胁到专制的权力,其二,得到"反华媒体"支持。那么,就要以后者为借口而消除前者。这样一来,危险就反过来对着民间,进而,官方对自由的恐惧表现为民间对自由的恐惧,就成为公民社会成长的巨大障碍。

不过,市场经济进化到如今,人类对于自由的追求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市场经济进入资本主义阶段的初期,马克思等人分析其矛盾过程,就得到了他们对于未来社会的判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而当市场经济伸展到信息社会,出现了突出地以自由为其追求的互联网技术,人类自由发展的潮流已经清晰可见。这时,坚持专制的政治力量,还在步步顽抗,甚至不惜运用大量资源在互联网上建造专制的屏障,为专制而推波助澜。它们会取得相当的成功,因为自由的进程同样不是直线性的,全球化的自由进程更是充满着曲折,不时会出现倒退。坚硬的专制板块横冲直撞,要让其它的一切都变得松散,成为齑粉,只是,它将来会撞上新的板块还是新的物质,以及到那时候它是否还能经得起新的撞击,却不是完全取决于它自身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议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