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小说】促织(上)(图)

2008-03-04 09:54 作者: 作者/蒲松龄 译编/林语堂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本篇选自聊斋志异。蒲松龄(西元1640~1715年)为一博学鸿儒,才气过人。康熙岁贡,后应试不第。实则其才固不在时文,且通儒硕彦例多敝屣功名也。儿童故事「促织」,为浦氏杰作之一。


* * *
吉弟是个十一岁的孩子,一天,和父亲出去捉促织,空跑了一天回来,但是他觉得很高兴,因为今天父亲和他玩耍,成了他的一个玩耍的好伴侣。吉弟生性敏感。五岁的时候,有一天,不知为了什麽,父亲举起棍子要打他,他怕极了,脸变得惨白,父亲没忍心下手,棍子掉了下来,他非常怕父亲,父亲今年四十五岁,沉默寡言笑。,

吉弟的矮小,像别的九岁或十岁的孩子一样,一年以前,母亲给他做了一件短褂子,原以为他长得很快,可是现在穿着还是又长又大。他长得本来就单薄,配上个特别大的脑袋,一双又大又黑的淘气的眼睛,两个丰满的腮颊,越显得生得软弱。平常,他总是不一步一步好好儿的走,老是跳跳蹦蹦的,完全是个孩子心。哥哥当年像吉弟这麽大年岁时,已然成了母亲的一个大帮手,吉弟可不行,现在哥哥已死,姐姐又嫁在一个远处的人家,母亲自然对吉弟娇惯过甚,母亲是个伤心人,身体倒还壮实,只有吉弟特别顽皮淘气时,她才微微笑一笑,吉弟虽然已经十一岁,面容笑貌上,仍然是孩子气,遇到快乐和忧虑的时候,他完全像几岁大的小孩子。

吉弟六岁那年,闹了一件令人难忘的事。他把一个促织带到私塾里去,老师发现之後,就把那个促织用脚踩烂。吉弟大怒,趁老师一转身,从椅子上一跳,骑到老肺的背上,使足了劲用小拳头往老师身上捶,同学们一见,哗然大笑,後来老师把吉弟挣摆了下来才算完。

今天下午,去捉促织之前,他看着父亲用一根细竹竿默默的做捕虫网的把儿,然後缚在捕虫网上好去捉促织。做好之後,父亲对他说:「吉弟,带着那个竹匣子。咱们到南山去。」父亲是个读书人,不好意思明说去捉促织。

但是吉弟心里明白。他同父亲一齐出去,高兴得好像过新年一样。吉第也曾出去捉过促织,可是一向没有福气带这个合用的捕虫网。现在真是想什麽有了什麽。再者,家里向来也不答应他到南山去。南山离家有一里半地,他早就知道南山里有好多促织。

那正是七月,天气热。他同父亲二人,手拿着网,满山坡上跑,穿过丛莽,跳过沟壕,翻转石头往下窥探,细听昆虫的鸣声,听那勇敢善斗的促织所发的清如金石的鸣声。那种情景真是吉弟梦想不到的,一听见清脆的鸣声,他就看见父亲的眼睛闪亮,在丛莽中把一个声音失迷之後,又听见父亲低声咒骂,在回家路上,因为没能捉住那个最漂亮的促织,父亲还惋惜叹气。他觉得这是父亲头一次表现出赤子之心,他觉得父亲很可爱。

为什麽来捉促织,父亲懒得说明,吉弟虽然心里暗喜,觉得不应当发问,一到家,看见母亲正立在门口儿,等着父子二人到家吃晚饭。

母亲很焦虑,问他们,「捉住了几个没有?」

「没有。」父亲很郑重的说,沮丧失望之至。吉弟心里非常纳闷,夜里父亲不在跟前,他问母亲,「妈,您告诉我,爸爸是不是也喜爱促织。我以前以为全家只有我一个人喜爱促织呢。」

「不是,他不,他不得不去捉。」

「为什麽?给谁呢?」

「给皇上进供。你爸爸是村长,他接到县太爷一道命令,要给皇上捉个好促织。谁敢违抗皇帝的旨意呢?」

「我不明白。」吉弟越听越胡涂。

「我也不明白。在十天之内,你爸爸一定得捉个好促织,不然就要失去村长的位置,还要罚钱。咱们太穷,拿不出钱来,那麽就非坐监不可。」

吉弟不指望再多明白,也不再追问。心里只明白捉促织是一桩极其重要的事。

原来当时宫廷之中,斗促织的风气正盛极一时,平日以促织的胜负赌博,中秋节斗促织的狂热为全年之冠。

在宫廷之中,这种爱好由来已久。宋朝有个宰相,现在业已亡故,当年成吉思汗的大军进入汴梁时,他正在看斗促织,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吉弟的父亲姓成,单叫一个名字,住的地方叫华荫,华荫并不是个产促织的地方。只是一年以前,本省有个乖觉的县令,他找到了一个勇敢善战的促织,进到官里去。後来一位王爷於是给本省的府尹写了一封信,要他再找些好促织进到宫里去,好在中秋节一年一度的斗促织时候用。府尹就给各县令下命令,要从各县选拔精壮的促织送到省里。一位王爷向府尹私人的一个请求,竟成了皇帝的圣旨,草木小民,那里知道。促织的价格於是飞涨不已。据说一个县令曾出百金之巨,求得了一个善斗的促织。本省民间,斗促织也成了一种普遍的娱乐,所以手里有勇敢善斗的促织的,虽然给他好价钱,也不愿出卖。

有些村长利用机会,向人民勒索金钱,说是为皇帝买促纤,吽做促织捐。吉弟的父亲其实也可以向村民收一大笔钱,拿一半往城里去买个促织,另一半入了自己的私囊。可是,他却不肯。他说,若是呈递一个促织是他做村长的职责,他宁愿自己亲身去捉。

吉弟也替父亲担忧,自己也觉得负有亟大的责任,因为他平日玩儿,现在成了大人的正事。他和父亲在凉爽的树荫里歇息着,不断望着他脸上的神情。父亲掏出烟袋,点上,嘴里喷出一口烟来,眼眉时时蹙动,似乎要说甚麽,但要说又停止,又喷出烟来,张开嘴。要说又停止,又吐出口烟来,最後,脸上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向吉弟说,「吉弟,你能给我捉个好促织吧?一个好促织值钱不少呢。」

「怎麽呢?爸爸,」

「你看,好孩子,中秋节皇宫里有一个全国促织比赛大会,谁胜了,皇帝就赏钱呢。」

吉弟大呼起来,「真的吗?皇上亲自赏钱吗?皇上也喜爱促织吗?」

父亲勉强说,「是啊。」好像一种可耻的念头迫着他破口说出似的。

嘿,爸爸,咱们也许能捉住一个能咬会斗的,夺了全国冠军呢!」吉弟极为兴奋。「您能看见皇上吗?」

「不会,促织由县太爷送去,再由府尹进贡,若是能够参加比赛的话。得一定好的才行。谁的促织得冠军谁就得好多锒子呢。」

「爸爸,咱们一定能捉一个好的,一定要发财了。」

孩子的热诚的确不容易压制得往。父亲把机密告诉了孩子之後,又绷起了脸。父子二人於是站起来,再去寻找。吉弟觉得他应当给父亲捉住一个勇敢善斗的促织,为母亲,也应当,因为常听见母亲说家里穷,日子不好过。他自己说,「我要捉一个,教他跟别的促织斗,斗了又斗,斗了又斗,到斗胜为止。」

父亲现在很高兴,因为吉弟很懂得促织,能帮自己忙。整整三天,他们没能捉住个好的,在第四天,他们走了一步好运。那时父子二人已经爬过了山顶,正下对面的山坡,山坡上有一带小丛林。往坡下走好远,有一个古老的坟地,那一片坟地有五十尺宽,由远处可以望得很清楚。吉弟出主意说到坟地去,到那儿也许能捉到几个好促织,尤其是那一片地方的沙土发金红色。他们沿着一条小溪走到那一片坟地,坟地四围有很多石碑。到了坟地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在那七月天的下牛,促织的确不少,很多很多的促织一齐发出了清脆的叫声。吉弟兴奋之至。这时,一个青蛙突然从脚下的草里跳起来,跳到一个窟窿里不见了,而从那个窟窿里跳出来一个很漂亮的大虫子,矫健有力,跳得很远是个大促织。那个大促织跳到石碑下面一个窟窿里不见了。吉弟和他父亲蹲在地下,展住气息,细听那沉重宏亮的鸣声。吉弟撅了一根细长的草叶子,想用那根草叶子把那个促织赶出来,但是促织立刻停止了叫声,他和父亲深信全国冠军的促织斗士一定就在那个窟窿里呢。无奈那个缝隙太小,小吉弟的手也伸不进去。父亲想主意用烟薰也薰不出来。吉弟去提了些水来,灌进窟窿里去,父亲用网在窟窿口儿准备好。

过了一小会儿,那个大促织往外一跳,正好跳到网里头。那个促织长的真美,是「黑脖子」一类,下颚大,身子细,两条有力的大腿立得很高很紧。全身红褐色,美丽而光泽,明亮如漆。父子二人几日的辛苦,总算如显以偿了。

两人欢天喜地的回到家里,把促织放在父亲屋里的桌子上,用一块铜纱盖得很牢固。成村长第二天就要把促织送给县太爷。他告诉妻子严防邻家的猫来,自己出去找点儿粟子回来好喂它。他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谁也不许动它。

吉弟高兴得不得了,不由己的走到父亲房里去听那个促织叫,隔着铜纱往罐子里看,真是欢喜得心花怒放。

但是大祸来临了,因为过了一会儿,罐子里没有了声音,吉弟轻敲了几下,罐子里也没有动静。促织显然是跑走了。罐子里黑黝黝的,他也看不清楚。他把罐子拿到窗前去,慢慢把纱拿开,促织冷不防跳了出来,落到书桌子上。吉弟慌了,赶紧把窗子关上,绕着屋子追赶那个促织。他一时慌张,竟忘了用捕虫网去扣,等用手把促织捂住,却把促织的脖子弄烂,碰断了一条腿。(待续)

来源:聊斋志异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