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库区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

2006-09-08 23:41 作者: 王维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德国记者安德利亚斯•劳伦斯最近在明镜周刊上发表了“禁区中的痕迹”一文,报导了三峡移民付先才先生受伤致残和在医院治疗的情况,以及秭归县公安局对付先才是自己摔倒受伤的解释。为了到实地去观看付先才“自己摔倒受伤”的痕迹,安德利亚斯.劳伦斯必须先到武汉的湖北省外事部门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进入三峡库区。

一、三峡大坝封顶,近四百名中外记者云集三峡坝区

三峡库区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这是最近才发生的事。记得几个月前,也就是2006年5月20日三峡大坝封顶庆典前夕,近四百名中外记者云集三峡大坝坝址——湖北省秭归县的三斗坪,当时并没有宣布三峡库区是外国记者的禁区,否则几百名来采访三峡大坝封顶庆典的外国记者必须事先到武汉的湖北省外事部门或者是北京外交部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进入三峡库区。

中国人爱图个吉利,图个热闹。一个农民的新房盖成了,要把全村的人都请来喝点酒吃顿饭,庆祝一番,也好光宗耀主一番。三峡大坝封顶,中国三峡总公司自然也要庆祝一番,大家猜测中央领导人必然出席。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李鹏到会并发表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讲话。1997年11月8日三峡工程进行大江截流工程,江泽民、李鹏出席,江泽民发表了讲话。2003年6月16日举行三峡工程两线五级船闸试通航仪式,国务院副总理曾培言出席。就是2005年底,三峡总公司在三峡公园为李鹏的诗碑揭幕举行了庆典活动,李鹏携夫人出席。三峡大坝封顶引来了近四百名中外记者。

二、领导不来,外国记者和三峡移民直接接触

当四百名中外记者千里迢迢赶到三峡坝址时,他们得到的信息是∶中国三峡总公司将秉成节约原则举办本次庆典,不邀请中央和地方领导人参加。

这个消息让记者十分失望,特别是让国内的记者十分失望,中央主要领导不出现庆典,他们所采访的报告就上不了头版头条。采访的新闻上不了头版头条,报导的评分也不会高,这样他们的业绩评分也要逊色许多。要是早知道中央领导不参加三峡大坝封顶庆典,他们也不会花这么多人力和时间来做这个封顶报导。国内记者的不满,在中国三峡总公司举办的新闻发表会上淋漓地表现了出来。记者的提问集中在三峡工程的薄弱之处——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和水库淹没问题等等。

外国记者本来对中央和地方领导人是否参加三峡大坝封顶庆典并不怎么感兴趣,因为国外报刊对中央和地方领导人的活动报导极少。但是外国记者还是很重视和中国中央和地方领导人的直接对话的机会。由于中国三峡总公司把记者请来了,又没有办法提供记者和中央或者地方领导人直接对话的机会,这些外国记者就利用这个机会,去寻找和另一组群人——三峡工程移民的直接对话的机会。由于中国三峡总公司也是在庆典之前刚刚得知中央领导人不参加的消息,整个领导层被这消息震惊了,还处在“休克”状态之中,也就没有来得及制止这些外国记者和三峡工程移民的直接接触。

三、外国记者成为移民的“包青天”

根据华盛顿邮报5月18日发表的文章,“居住中堡乡(Zhongbao)的村民陈群(Chen Qun,音译)17日向记者表示,在1993年被迫迁出的时候,当局曾向中堡乡的村民许诺,将给予他们每人450美元的补偿。但是,至今,他们只拿到了三分之一的补偿,其他的都被腐败官员给贪污了。”“陈表示,当得知有外国记者要来大坝区采访时,当地居民举起了印有“惩罚腐败官员”以及“还给我们生存空间”的标语,希望北京政府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是,很快这些村民就被警察逮捕,监禁数个小时,标语横幅被撕得粉碎。”

在三峡工程移民的心中,外国记者成为中国的“包青天”,他们高举标语牌,希望通过外国记者的镜头和报导,让在北京的领导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了解他们现在生活的真情。同时也通过国外媒体的报告,引起国际组织对三峡工程移民问题的关注,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三峡工程移民问题的解决。

一位名叫付先财的三峡移民接受了德国电视一台驻北京记者的采访,这个采访的节目在5月19号德国电视一台上播出。付先财说,他和其他三峡地区的民众为了三峡大坝建设工程被迫搬迁,但是他们只得到了当初承诺补偿的三分之一。

四、关于“三峡大坝封顶庆典”报导带来的负面影响

虽然说中国三峡总公司宣传说,简单的庆典活动,为公司节省资金300万元人民币。但是这一节约,让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三峡大坝封顶庆典,中央领导人无一人出现,不给三峡总公司面子。一时各种猜测四起。过去人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关于三峡工程的正面报导,听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信其为真。现在突然发现三峡工程成了”爹不亲娘不爱”的“拖油瓶”,就要问一个为什么。几十年来,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教育下,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自我思考的意愿。其实,中国的许多事情,只要问一个为什么,用自己的脑袋去想一想,就可以得到正确的回答。对三峡工程也是一样。只要用自己的脑袋去想一想,就可以发现三峡工程的许多问题,比如在三峡库区到处可见的在海拔175米的移民红线,如果四百多公里河段的水位都保持在海拔175米同一高度,这水怎么流?这泥沙不是全部留在水库里了吗?

国外媒体这次则着重报导三峡工程的移民问题,特别是记者通过在坝址处和移民的直接接触,把三峡工程的移民真相揭露出来,并把移民问题和中国社会的腐败问题、人权问题等联系起来。台湾记者汪莉绢在报导中写道∶大陆宣传三峡工程给重庆和库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确,从移民搬迁迄今,北京中央和三峡总公司陆续在库区投入数十亿元人民币,用于基础建设和建设新城;一幢幢外观摩登的大楼、具欧洲风格的广场、宽阔平整的街道以及各式造型独特的新式桥梁。隐藏在华丽现代新城的背后,却是一群群没有工作、仰赖补偿金过活的移民。

所以说,中国三峡总公司节省了“三峡大坝封顶庆典”的资金300万元人民币,但是对公司形象、对三峡工程的形象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则难以用人民币来计算。

五、三峡移民遭毒打

三峡大坝封顶庆典,中央领导人无一人出现,让三峡工程很没有面子。利益集团就把心中的怒火转到向外国记者透露真情的三峡移民身上。

2006年6月8号,付先财因接受德国电视台记者采访一事,受到了湖北省秭归公安局的传唤,向他了解有关采访的情况。秭归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队长王先奎警告付先财说,跟政府作对没有好结果。王还说,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付先财送去劳教。王先奎还威胁付先财说,他这样做会连累到他的家人。就在付先财离开公安局回家的路上,身份不明的暴徒袭击了他,把他打成重伤失去知觉,昏倒在路上。付先财后来被路人发现,路人打报警电话之后,付先财被送到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经过检查被诊断为“颈椎骨折”,后果是可能会终身瘫痪。付先财因无力支付高昂的手术费用,医院在未拿到现金之前,拒绝为付先财实施医疗手术。事件发生之后,有关当局一直试图封锁消息,并且派出警力24小时在付先财所在的医院和病房外面进行监控。采访过付先财的德国媒体记者得知这一消息后前往医院探视他,却被警察挡在门外。后来,德国方面派人去宜昌为付先财支付了6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此时,医院方面也得到政府部门的担保,才给病人做了手术。

付先财因接受德国电视台记者采访而受到毒打受伤致残的消息在德国传出之后,引起民众的极大愤慨。德国电视一台是德国影响最大的电视台,在当天新闻节目中发表了北德广播电台负责人普洛克对此事的评论,要求中国政府确保中国公民今后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不用因为讲了真话而担心人身安全。德国政府外交部也要求中国政府对此做出解释。

在北京举行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女发言人姜瑜表示尚不了解此事。不过,她同时表示,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依法治国。姜瑜说,中国人民享有广泛的人权和基本的自由,但是,公民也应该遵守相关的法规。对于记者问,如何评价德国外交部准备派医生去治病,女发言人姜瑜表示,这是一起发生在中国国内的案件,有关部门也正在调查,当地的医院也正在对伤员进行全力救治,不希望受到任何外界的干扰。

其实,中国距离一个法制国家还很遥远,依法治国只是政治家嘴中的美丽辞藻。中国人民并不享有广泛的人权和基本的自由,三峡工程的移民更不享有基本的人权。中国的维权人士经常受到身份不明暴徒的袭击,而这些暴徒显然是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的指使而有目的地行事的。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中国政府特别害怕三峡工程移民和海外记者的接触。2002年三峡工程云阳县移民向香港记者提供了三峡工程赔偿费组成的资料,并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监禁。其实,云阳移民提供的赔偿费资料,长江水利委员会早就在其科研成果中予以公开发表。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2005年5月14日美国记者采访傅先财后,秭归县公安局茅坪镇派出所所长王先奎就多次到傅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中国哪一条法中规定,中国公民不能和外国记者接触?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也曾威胁说:“你若继续告状,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

六、三峡库区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

在德国政府和世界舆论的压力下,湖北省秭归公安局作出了如下的解释∶付先财离开公安局后,是自己在回家的路上摔倒滑到堤下,才造成颈椎骨折。付先财则说,秭归公安局是歪曲事实。由于目前没有第三者作证,此案就成了无人‘作证的死案。与此同时,三峡库区宣布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没有湖北省或重庆市外事部门的批准后,不能进入三峡库区采访。

如果湖北省秭归公安局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没有人袭击了付先财,而是他自己摔倒受伤的,那么秭归公安局完全可以广泛地邀请中外记者到现场去观看,同时也不必派人监视付先财和他的家人,阻止中外记者和付先财的接触,更不必威胁其他的三峡移民。再者,中国政府应该让中外记者深入三峡库区了解移民安置的实际情况,看看付先财等移民反映的到底是不是真实情况。因为,谎言总是要被揭穿。如果付先财撒谎,付先财则失去世界人民的同情;如果湖北省秭归公安局撒谎,中国政府将在道义上大失分。从常理来推断,胆怯的一方往往是撒谎的人。

将三峡库区宣布为外国记者的禁区,想以这种方式阻止三峡移民和外国记者的直接接触,想用这种方式掩盖三峡工程移民贫困生活的真相,只能是胆怯的表现。

作者为工程师,现居德国。

来源:观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