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日富强胡同目击记


24日下午三点半光景,我们来到富强胡同。在胡同口站得几乎全是警察和便衣,道路两边到处可见走动着的警察和便衣,还有一些警车和便衣的车。来吊唁的人极少,零零星星。我们被截在胡同口,说是今天只接待赵的家属,不接待外人。我们说,我们理解你们在执行任务,也请你们理解我们,我们是来吊唁的普通百姓。旁边一位白发妇女也大声说,我们不是来闹事的,你们有什么害怕的。但是,便衣和警察根本不放行,说这是规矩,谁都不许进。其中一个警察的态度还可以,另外一个便衣就十分蛮横。有一位姑娘手捧一束鲜花,等在一旁,后来被一个从胡同里出来的人接了进去。

我们见到根本没法与警察和便衣沟通,便在正对胡同口的对面路旁站下来,见到胡同里约200米处有一些人和汽车,除此以外则是空空汤汤,几乎没有行人。我们未站稳,就有便衣过来说这里不让停留,请走开。在我们附近有一个男青年,站着不走,便衣就冲他发起脾气,让警察来检查他的身份证,男青年不服气,出示了身份证,但仍然被便衣纠缠。我们见到他们理论起来,没有人顾及我们,就迅速回到正对富强胡同的路边,哪怕能停留半分钟,我们就可以面向200米外的赵家住所表达我们的不尽哀思。我们默默地注视着赵家的方向,代表全家人和亲友们,向赵的住所致哀大约一分钟:我们虽然不能进去,也没法送去一束鲜花,但是我们毕竟来了,来到了我们尽可能到达的最近距离,向您,我们心里最敬重人致以哀悼。北京的今天,阴阴沉沉,富强胡同口的气氛极为压抑,令人喘不过气。近在咫尺的王府井商业区同往常一样,还是人流不息,人们在忙碌,或者闲暇,看似对旁边的富强胡同毫无所知。

当我们在灯市口附近打听富强胡同的位置时,一位老北京认真地指点后,特别加了一句,你们走好。为找到富强胡同,出租司机开车拉着我们转了好半天,后来也不收费了,说把车停个地方,他也要去富强胡同告个别。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