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两次越南战争的根源内幕 中共为了和苏联抗衡以及争夺地区霸权

2003-08-09 21:29 作者: 朱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以谎言欺蒙民众,源远流长。且不说建政以前,单讲1949年建国之后,朝鲜战争,究竟是谁侵略谁,大陆百姓至今沿蒙在鼓里,只知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打败美国野心狼。真相早已大白,勿庸多言,本人这里想披露中国建政以后另一个正面战场--两次越南战争的有关详情内幕。
援越抗美和对越自卫反击战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中共为了争夺印度支那霸权。

本人父亲195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俄语系,因为出身于三代贫农根正心红的革命家庭,所以毕业后立即被分配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供职于总参谋部第三局---即情报局。顺便透露一下,当时的总参谋长是罗瑞卿大将,总参谋部情报局共设十个处,第一处是苏联及东欧情报处,第二局为中东情报处,第三处是远东情报处,其次还有西欧情报处,古巴及南美情报处,南亚情报处,等等。顾名思义,各处各司其职,为中共搜罗情报。本人父亲学的是俄语专业,所以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窃听电台和截留来往的信件,对象就是从苏联途径中国发往东南亚(主要是印度支那各国)的短波电台,并迅速破译成中文。因为著名的中苏两党“长波电台不搞合作社之争’’,毛共与赫鲁晓夫对敌国的电台窃听格外重视。

其时越南领导人仍是胡伯伯---胡志明。中苏关系早已恶化,苏共赫鲁晓夫为维持其亚洲霸权,积极扶持新欢越南。当时的共产国际社会中,中苏两党间论战上升为两国间矛盾,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的中国祸不单行,老百姓雪上加霜还得偿还几亿美元的战争贷款。北韩金氏王朝忘恩负义,倒向苏联,毛共奈何不得,只好阿Q似地谓其“朝修’。在敏感时刻,中共也把绣球抛向了新宠---越南。老好人胡志明在国际共运史中有一句名言:“苏联当老大,中国当老二,团结抗美帝。”胡志明这么说为的是什么,无非想伸手从中苏两国间多讨点援助,“两头吃”。当时北越入侵南越,美国武装干涉。中国虽然正面对美不宣战,但是实际上承担了大量的物资支援和人员培训工作。北越军队的游击战术从何而来,乃土生土长的毛泽东军事思想是也。

当时本人的父亲工作地点在西安,参谋营隔壁正好是一个军官学校,每个月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广西云南长像的军人到此培训,对外严格保密,主要由中国少校以上军官一对一施训,教授游击战术。和本人父亲同一军营的有个南京炮兵学院毕业的少校军官,每天散营后无不牢骚满腹,怨声载道,讥讽越南人黄鱼脑袋,百遍教不会。后来这个军官自己也被派到了越战前线,双耳被迫击炮震聋,成了个二级军残。80年代父亲到西安出差,还见过他。“越南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共产党蒙蔽老百姓,为了支援北越和美国作战,老百姓再次勒紧裤腰带,大米黄豆几百吨几百吨地运往越南,大量当时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也通过胡志明小道源源不断的送往南越前线。中共对越南支援之无私,考虑之周全,几十年后令美国佬也惊叹不以---十几年后越南人倒打中国的武器弹药还是中国当年援助的。

这一时期,也就是冷战最白热化的敏感时期,美利坚盟主从约翰逊换成了尼克松,苏联对中国落井下石,中国国际空间的夹缝比之于朝鲜战争时期更为狭小,可谓雪上加霜。可是人家越南人不领情,当他们发现,苏联这个靠山比中国更有油水可捞时,便把风骚撒向了苏联---20世纪最邪恶的共产党国家。中国怎么办?为了争夺印度支那的地区霸权,也为了争当共产国际的老大,中国把目标瞄向了新宠---柬埔寨,所以也就有了后来的中柬蜜月期,西哈努克那“花花公子’’的臭名在中国也就家喻户晓。为了混淆视听,红色高棉那令人发指的罪行在中国一直未能公布于众。中共历来的宗旨是,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去圆他们的大国沙文主义之梦。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胡志明去世,武元甲上台。这是一根后来让邓小平恨得咬牙切齿的“墙头草”,一个十十足足的政治小人。(八十年代初,中共局级以上干部中皆传达着一句官方评价:中国人牙缝里省下的饭食,养活了两条沙皮狗。这两条狗,一条是指武元甲,还有一条就是那个差不多要破世界独裁史吉尼斯纪录的卡斯特罗。后者更早地倒向了苏联,专咬中国。)穷小子互相欺负,这也司空见惯,所以越南和柬埔寨为了弹丸之地闹点摩擦也可理解。中国既然已经扶植了柬埔寨,自然就得在对越南上有所收紧。这就是七十年代伊始中越关系恶化的主要因素,老百姓还蒙在鼓里。

中共领导人多次访问柬埔寨,包括周恩来和陈毅等顶级官员。访问为虚,摆平小国间纠纷为实。这里举一个真实的历史细节,也堪称西哈努克外交手笔上的杰作。六十年代中后期,有一次周恩来和陈毅同访柬埔寨,西哈努克欲亲自驾驶直升机引领中国领导人“检阅“一块越柬争端领地。但他得知陈毅生性耿直,说一不二,怕被拒绝后难有挽回余地,所以设计绕开陈毅。西氏得知陈毅平素贪玩,遂派高官领他去狩猎钓鱼。同一天西氏把周恩来请上他的御用直升机,请他同游争端地。这本是一个普通的外交议程,却不料西哈努克“别出心裁”,巧言支走周恩来的大批随从警卫,彻底驱除所有阻挠。周恩来也未必大义凛然,只是在外交上一贯儒雅谦和,尤其对待亚非拉小国可谓礼贤下士之至。西哈努可最后如愿与周恩来单独飞往小岛争端地,与早已在岛上等候的柬埔寨御用记者“不期而遇”。中方保安人员自然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可西哈努克的目的当然达到了:中柬两国领导人亲密无间的战友关系经过镁光灯一爆光,自然迅速传入了越共武元甲之流眼里,有了中国撑腰,越南还想觊觎这一块火药桶,自然得顾忌三分。

想到不久前小泉纯一郎访问美国,小布什作了一场外交秀:亲自驾车迎送小泉。这算什么?绿茵场上弱队出门将,外交场上穷国出天才,金正日、卡斯特罗还有西哈努克在国际舞台上时有精彩表演。七十年代中后期,越南在苏联的支持下,不断谋求印度支那的地区霸权,但并未直接向中国开火,只是柬埔寨在越南的挑衅之下岌岌可危。最后战火的确是烧到了中越边境,但究竟是谁先开的火,中共心里明白。老百姓以为是自卫反击战,实际上在中共军方内部早有传言,是柬埔寨故意制造中越的正面摩擦以拖中共下水。越南也不是傻瓜,和中国正面较量必败无疑。为什么对中越战争的历史记载中,只有过程和结果---共军直抵河内,却从无开端和导火线的详细叙述?这不符合史家对历次正面战争记载的惯例。抗日战争有九一八和芦沟桥事变,太平洋战争有珍珠港偷袭战,就连联合国军介入朝鲜战争都有仁川登陆战作为标志,而几十年来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发端却一直隐约其辞,奥妙即在于此。政治是上层建筑欺骗老百姓的东西,战争的直接受害者却是普通人民。多少个家庭几代人参军,爷爷抗美援朝,伯伯斗私批修,父亲援缺抗美,儿子对越自卫反击,一家子老老少少给中共当了炮灰。可悲的中国愚民,可恨的红朝谎言。

如果说从1840年开始的鸦片战争到1945年结束的抗日战争,是以中国人民抵抗外来侵略和民族压迫为主体而贯穿的话,那么之后的国共内战则只是党派的江山之争,而1949年中共建政后的数次战争,就完全是当权者的政治需要,根本不把人民的生命和百姓的和平安宁放在眼里。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如果中共依旧不敢正对历史,那么它离自己的灭亡已经不远了。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