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川普絞索(五)之中美資金爭奪戰(圖)

2018-01-21 08:3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1月21日訊】(接前文

美國減稅與美資回流

減稅是川普(特朗普)經濟戰略的關鍵環節。過去數十年中,美國製造業不斷關門或搬遷,美國經濟不斷失血。雖然美國工人的高工資和高福利佔重要比重,但更重要的是美國不合理的稅收和管制條例。川普減稅的主要目的是,在保持美國工人的收入同時,促進美國製造業和建築業的復甦和發展,實現美國經濟繁榮。

減稅的首要作用在於吸引巨額資金進入製造業。川普在美國製造業不斷外流的背景下當選,不僅要急劇扭轉製造業失血,更要吸引製造業回到美國。資金是復甦的前提,沒有資金流入,一切都是無源之水。更重要的是,美國製造業不可能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只能以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為主導,製造業復甦和發展必須投入巨資。

如果沒有巨資投入,川普減稅可能面臨根本失敗。假設美國經濟不變,減稅意味著美國政府收入大規模減少。政府剛性支出過多,減稅意味著巨大的政府赤字,隨即引發政府經濟崩潰,進而導致美國經濟崩潰。川普需要通過增加巨資投入擴大經濟循環,加速美國整體經濟增長,同時削減政府支持,這樣才能實現減稅時的政府財政平衡。

更重要的是,巨額資金需要首先到位再逐步回收成本,而不是滾動發展逐漸積累資金。這種方式是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產業的特點。一旦開始建設和運營,就不是單一工廠,而是整體產業鏈,或者部分產業鏈。在產業鏈中,不僅需要綜合的生產設施建設,更需要大規模的高投入研發和生產設備。投入生產後,產業鏈為應對市場競爭,還需要不斷實施自我更新和升級,根據市場變化而轉型。

比如,郭台銘對川普承諾準備投資100億美元。如果發展順利,其潛在投資將達300億美元。川普欣喜若狂,給郭台銘以超國賓待遇。川普知道,郭台銘到美國投資不是他個人單獨建廠,而是一群台商跟隨他進入美國,形成上下游產業鏈。如果郭台銘投資100億美元,配套產業鏈可能投資50-100億美元,這種產業集聚區通常能吸引類似競爭者來扎堆,創造出一個配套和競合產業集群。

企業的投資和政府的支持最終實現共贏。郭台銘首先投資100億美元到基建廠房和設備運營中,然後才有後續的生產和銷售。在生產和銷售之後,聯邦和州政府的各種稅收優惠補貼才能起作用,逐步攤銷到後期的運營中,降低郭台銘的綜合成本。通過這種方式,美國政府和企業達到共贏,政府先承諾對企業少收稅,白白得到企業投資,然後從相關經濟活動中獲得收入;製造業產業鏈冒險投資,獲得幾乎免費的土地和高額稅收補貼,降低長期的綜合投資和生產成本;工人進入工廠工作,領到不錯的薪水給政府交稅;當地服務商為企業服務,獲得收入也給政府交稅。

在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產業中,製造業自身創造的工作崗位並不多。根據郭台銘的規劃,其計畫投資為100億美元,創造1.2萬個工作崗位。郭台銘還考慮最終投資達300億美元,按照規模效益,總共創造3萬人就業。為了配合郭台銘的生產線,產業鏈上其他企業的配套投資額不少於郭台銘的300億美元,假設能創造另外3萬人就業。當整個600億美元的項目建成後,整個產業鏈創造的就業人數為6萬。考慮到製造業周邊的服務業人員,按照1.5位服務業人員匹配1位製造業人員,創造就業的總數大致在15萬。照這樣計算,平均40萬美元增加一個全職就業崗位。

川普要達到經濟目標需要籌集8萬億美元。川普在競選中承諾,將在未來10年增加2000萬以上的就業崗位。從經濟展望的角度,只有創造這個規模的工作,才能支持美國經濟3.5%以上的增幅,川普才能算成功總統。按照靜態模式,增加一個就業崗位需要40萬美元,2000萬就業崗位需要8萬億美元,籌集這份巨額資金是極其艱鉅的任務。

更重要的是,8萬億美元的相當部分需要在前期提前投入。從郭台銘的投資模式可以看出,投入100億美元後到2020年才能完成建設實現生產,300億美元總投資可能需要8年完成。在工業4.0時代,大多數投資者都像郭台銘一樣,需要先期投入廠房和設備,後面才能生產和獲利,所以8萬億美元中的相當部分要在前期投入。另外,川普還需要2萬億美元搞基建,這2萬億美元的大部分同樣是前期投入。

川普所需的8萬億美元資金要通過資金回流美國來實現。儘管川普一直在渲染未來的美好藍圖,美國真實的經濟形勢已經極為惡化。過去8年的歐巴馬時代,美國政府赤字居高不下,歐巴馬通過各種手段對工商業和民眾加稅和加負,都無法達到預算平衡。美國政府債務從10萬多億增加到近20萬億,民間債務同步增加,中產真實收入連年下降,工商業紛紛破產搬遷,真實通脹不斷加劇,經濟越來越難以承受債務之重。需要強調的是,歐巴馬政策的來源是美聯儲3次大規模印鈔,以及中國、歐洲和日本跟進印鈔。當廉價紙幣淹沒整個世界,歐巴馬經濟才能得以維持。如果沒有瘋狂印鈔,歐巴馬政府早已倒閉,美國經濟也全面崩潰。與之相對比,川普當選總統後,美聯儲不僅停止印鈔,還啟動加息縮表,帶動歐洲日本被迫跟進貨幣緊縮。川普必須藉助美聯儲的政策,促使資金從世界各地回流美國。

川普期望4萬億美元以上的資金回流美國。減稅法案在國會通過後,共和黨議員集體到白宮參加慶祝儀式。川普發言,將推動4萬億美元的資金從世界各地回流。這個數字與我在《解析川普稅改》的分析相符,即川普政府期望3-4萬億美元資金回流。這些資金將為美國經濟增加新動力,起碼能在未來2-3年支持美國經濟增長。

川普減稅快速通過,意圖就是促使美資回流,與其他國家爭搶資金和稅收。根據一份報告,2015年「財富500強」公司中有3/4採取避稅措施,轉移高達2.42萬美元的利潤。其中蘋果作為世界最賺錢的公司,留存在海外的利潤最多,超過2000億美元。世界各國政府日趨增加稅收,避稅公司成各國政府眼中的肥肉,都虎視眈眈準備撕咬一大口。比如歐盟指控蘋果「非法」在愛爾蘭避稅,要求蘋果繳納上百億美元的欠稅,蘋果最終被迫承諾補繳稅款。可以預見,隨著歐盟資金日益緊張,會持續對蘋果這類公司徵收嚴苛的稅費。

在川普的推動下,美國大企業紛紛準備回流。川普減稅案的通過,給大企業一個出路,在美國繳納所得稅海外利潤回流稅,避免在國際上遭到越來越多的補稅和罰稅。蘋果到2016年底的海外利潤總量接近2200億美元,川普減稅後很快宣布2000億美元的資金回流,基本將所有海外利潤都匯回美國。蘋果的資金回流算是表率,引領美國大企業的資金回流。同時美國壓低美元指數,給美資回流創造便利條件,更有利可圖。而且,川普隨時運用多種手段,打擊抵制資本回流的公司,迫使各大公司加速資本回流。

2萬億美元流出中國

川普政府希望在中國的美資回流2萬億美元以上。我在《解析川普稅改》裡從多個角度分析過川普政府期望3-4萬億美元回流,川普後來的發言對此予以確認。從這個數字延伸分析,我估計川普政府期望2萬億美元以上的資金來自中國,即4萬億美元回流資金的最少一半。

川普長期強調中國人非常有錢。競選期間,川普反覆說中國人買川普大廈的豪宅,隨便就能掏出幾百萬美元甚至上千萬美元。財大氣粗的中國人,令無數美國人折腰。所以,川普一邊號稱要制裁中國,一邊稱讚中國人有錢,他喜歡中國。這種矛盾蘊含的是,川普希望通過與中國人做生意,賺更多錢。

川普無比羨慕中國的超3萬億美元外儲。川普的口頭禪是美國很窮,美國欠債20萬億,無力支付各種賬單,所以要省錢;而中國有3萬億外儲,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川普獲選總統後,安倍立即到紐約與川普會面,宣布將投資4500億美元到美國,加強日美關係。川普希望大國崛起的中國,也做類似表態並且行動起來,因此在2017年不斷向中國示好。

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投資佔美國海外投資的相當大比例。根據官方數據,以歷史成本法的計算方式,美國在世界範圍的總直接投資頭寸從2000年的1.32萬億達到2016年的5.33萬億美元。在相應的計算中,美國投入中國直接投資的頭寸從2000年的111億美元增長到2016年的925億美元。而同期,美國對歐洲的投資頭寸從0.69萬億美元增長3.16萬億美元,其中最大的被投資國是荷蘭,接近850億美元。以上數據對比明顯可以看出:第一,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增長速度極快;第二,官方數據無法反映真實的經濟狀況,包括美國公司在中國掌控相當大的經濟份額,以及美資控制的巨額人民幣資產,按照官方匯率換算成的美元資產總額。

根據官方數據,中國從2000年到2016年,經濟總量(GDP)增加近10倍。2000年,中國的GDP接近1.2萬億美元,居世界第六;2016年,中國GDP超過11萬億美元,居世界第二。到2017年底,中國貨幣總量M2達到167萬億人民幣,按照官方匯率6.5,接近25.7萬億美元,居世界第一。中國的資產市場獲得極大擴張,僅房地產市場的估價即達到300-400萬億人民幣,即45-60萬億美元,遠超美國資產價格總額,成為世界遙遙領先的第一。與之相對比,荷蘭2016年的GDP是7700美元,佔中國GDP總量的十五分之一強。這個數據反映,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頭寸925億美元完全可以忽略。

但實際上,美國製造業企業在中國投資巨大且利潤豐厚,是中國經濟的基礎動力。中國加入WTO後,美國公司最初以外包的形式在中國生產,出口返銷美國和歐日等市場,挽救了當時瀕臨崩潰的中國經濟。隨後美國公司不斷進入中國投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幾乎所有美國大公司都進入了中國,在中國的中高端市場佔據一席之地。隨著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中國市場接近美國,讓美國公司獲得巨額利潤。不少公司甚至認為,中國市場將超過美國市場規模,並把中國看作其主要市場。這些公司在中國獲得巨大利潤後,積累大量存款。

美國金融資本也不斷進入中國,成為推動中國資產市場膨脹的主要力量。中國加入WTO前,已經有不少金融資本進入中國,推動中國資本市場擴張。沒有美資的投入,中國大陸的房地產市場和股市無法形成2008年之前的兩個大牛市。美資在中國大陸股市和樓市暴漲中獲取巨額利潤,根據公開數據,美資主力僅在香港股市投資了結後即獲利數千億美元。

2009年後,美國金融資本瘋狂進入中國,成為進入中國的外資主體。2009-2016年,數以萬億計的美元游資以各種渠道進入中國,搖身而為中國外儲,給中國貨幣系統注入新的動力,不斷推高中國樓市和股市。沒有美國金融資本的注入,中國不可能出現4萬億後的持續貨幣擴張,中國體制高層說外儲太多是個負擔,之後推動2014-15年的股市牛市、以及到2016-17年的房地產漲價去庫存。可以說,美國金融資本是中國資產膨脹的主要支持力量,也在金融資產膨脹中獲得超級豐厚的賬面回報。

2015年初,我在《外企大潰敗》中,按照最保守的方式估算,外資的資產達到5-10萬億美元。雖然外資操作極其分散,中國相關數據極不透明,但是從整體經濟分析,還是可以歸納出大致的經濟數據。過去三年,經過我進一步分析和修正,結合中國經濟模式的重要變化,估計外資在2017年底持有現金規模超過10萬億美元。

川普政府估計期望2萬億美元從中國流回美國。考慮到中國是美資的主要目的地,川普政府應當較為瞭解美資在中國的投資規模,並且對收益有一定的估算。如果按照投資和收益,川普政府應當預期4萬億美元資金回流,其中從中國的回流份額應該佔到一半,即2萬億美元左右。中國外儲高達3萬億美元,中國對美國2017年的貿易順差創歷史新高,都讓川普確信,應當推動美資從中國回流2萬億美元以上,支持美國國內的基建和製造業發展。

川普迫使人民幣升值,支持美資更順利回流。川普利用匯率操縱國大棒後,美元指數累計下跌10%。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也從6.9下跌到6.4,整體跌幅達7%。在匯率操縱國的壓力下,人民幣無法對美元貶值,只能為美資企業換匯離開中國提供便利條件。

中美資金爭奪戰

中國無法滿足美資回流的需求,企圖阻止美資回流,或者以人民幣抵數。川普將被迫採取最強硬的措施,迫使中國償付美資。中美資金爭奪戰爆發,局勢急轉直下。

中國體制給撤出外資以人民幣結算已經構成實質違約。在中國的外儲規定中,外資合法登記的直接投資,都算作中國外儲對這些外資的負債。外資合法經營後,如果結業,可以在繳納法定稅費後,與外管局換匯結算,拿外匯離開中國。但是從2014年起,中國即卡住數十家日本企業的換匯要求,直到2016年日本企業集體到中國談判索要外匯,中國的外儲緊張狀況才逐漸曝光。隨後越來越多的外資曝出,很難從中國結匯。到2017年底,川普減稅後,中國專門出臺新的外資結算規則,外資繳納應計稅收後,中國不再承諾給外匯,而是允許外資將人民幣帶離中國。這個新規則說明,中國在國際結算中違約。

美元從中國回流到美國,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想讓美元從中國回流到美國,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人民幣結算的方式只能對付歐日韓等國家。歐日韓長期在美國的武力庇護下,依賴美國的信用生存,成為典型的投機分子。川普上臺後,他們看到川普美國利益優先,不再主動給他們供血,紛紛與美國疏離。同時,中國經濟不斷增長,對這些國家的產品需求日增,所以他們積極加強與中國的關係,把中國當帶頭大哥。當中國推行人民幣國際化並以人民幣結算時,歐日韓將無可奈何。美國也不會再為他們出頭,任其自食苦果。這裡要指出的是,日本是想兩頭得利,一方面給美國投資,積極支持川普的經濟計畫,另一方面討好中國,希望從中國獲得更多利益。

美國企業不會接受人民幣結算。美國企業作為美國政府的納稅人,既是美國經濟金融體系的一部分,也是美國超強軍力的供養者。雖然美國大企業積極反對川普並對中國諂媚,但美國政府仍然有義務為這些美國企業服務。美國企業資金回流,本身也支持川普的政策,受到川普政府的支持和保護。受到強大美國的保護,美資企業撤離中國時,有足夠底氣只要美元,不接受人民幣。

川普更無法接受中國不支付美元。川普自詡為經濟和就業總統,執政一年的業績主要集中在經濟上。川普施政第二年,將大展宏圖,推動美國經濟更快增長,也需要更大規模的資金。只有資金回流美國,川普即將推動的基礎設施建設才能兌現。如果中國不付美元,美資無法順利回流美國,基礎設施無法展開,製造業無法預期加速建設,川普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美國民眾也無法接受。在川普施政第一年,對於大多數民眾來說,最重要的一個成就是,進一步吹大股票泡沫。在歐巴馬時代,依靠美聯儲大規模印鈔,股票泡沫已經很大,川普多次批判股票泡沫。川普上任後,股市不斷上漲,甚至加速上漲,川普不再說股票泡沫,而是將股票上漲歸於自己的政績。相當數量的美國民眾,以養老基金持股獲得豐厚收益,更加支持川普經濟措施。這裡需要明確,美國股市上漲的基礎是,預計到減稅帶來的美國資金回流、大興基建、製造業發展和利潤提升。如果資金無法從中國回流美國,所有計畫落空,股市泡沫大規模破裂,養老基金大縮水,大量美國民眾將遭受嚴重損失。

川普的身家性命受到根本威脅,必將對中國採取最嚴厲的措施。我在《川普風暴》中反覆強調,大政府民主黨一直想把川普置之死地,甚至對其家族不利,川普執政必須成功,必須打垮大政府。成功的基礎是經濟成功,才有其他跟進措施。如果中國阻止美資回流,川普的經濟計畫落空,美國股市崩盤,進而引發經濟危機,等於把川普推入絕境。川普哪怕只為自救,也必然要求中國必須籌措美元支付給美資。如果中國做不到,川普必然對中國採取最嚴厲的制裁措施。主流媒體一直宣稱川普精神不穩定,抹黑或者企圖彈劾川普,只有當川普陷入絕境時,人們才會發現,川普將會以多麼凶狠的手段進行報復。

川普將充分調動美國民眾的憤怒制裁中國的違約行為。美國中產階級已經壓抑了二十多年,在這二十多年裡,大多數中產階級不能再忽略經濟惡化,天天看著製造業不斷搬走,失業的人越來越多,物價不斷上漲,各種稅費大幅增加,學費醫療養老成本暴漲,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川普獲選當日,美國民眾的情緒高漲,經濟活動直接加速。很多中小企業在2017年業務大增,製造業工作崗位增加,員工工資停止下降開始回升,尤其是減稅通過後,很多公司宣布發額外獎金,提高工資,並且計畫在2018年制定更多的績效獎金計畫,鼓勵員工多勞多得。股市樓市上漲,不僅增加民眾的賬面財富,更增強民眾的信心。如果中國阻止美資回流,導致美國經濟建設無法順利開展,美國股市暴跌,必將引發美國民眾的憤怒,要求和支持川普對中國採取制裁措施。

川普嚴厲制裁中國會得到全美支持。在目前的中美關係中,大多數美國民眾已經認識到中國的威脅,要求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支持中國的只有少數金融機構和大企業,利用好萊塢和主流媒體為中國歌功頌德。一旦中國違約不付美元,則直接危害大企業利益。金融機構和大企業為了保護利益,也會請求川普採取措施制裁中國。好萊塢和主流媒體看到中國無利可圖,會翻臉比翻書還快,馬上抨擊中國。當所有力量合流,美國將對中國採取全面經濟制裁,徵繳中國資產,以抵償中國對美資的欠債。

川普一旦啟動對中國制裁,歐日韓等國會馬上跟風。歐日韓作為見風使舵的國家,隨時會為利益反水。他們投靠中國,被中國坑了,敢怒不敢言。一旦看到美國制裁中國,立即依附美國報復中國。他們雖然拿不到錢,但是會重審所有與中國的交易,沒收中國出口的貨物,並要求中國高價付美元現金才發貨,否則斷絕所有與中國的交易。(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 2018年1月17日)

責任編輯:靖曄 来源:看中國首發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